再害俄國!江曾欲強姦胡錦濤(多圖)
 
戚思
 
2007-5-13
 


2001年10月上海APC會議,普京不與江同色,為何2007年要與狼同舞呢?!

【人民報消息】俄國的民主制度得來的不易,但是俄國的教訓是沒有清除共產黨的毒素。波蘭發現了這個隱患,正在補救。俄國在前蘇聯克格勃最高領導人普京的執政下,漸漸迷失在經濟利益之中。

其實,任何時候,經濟利益都不允許掩埋道德和良知,否則最終會給國家和民族帶來無法彌補的災難。

江曾特意選定這一天


7歲多的晶晶已經成為人質!
3月28日在胡錦濤訪俄最後一天,俄政府配合江曾的計劃,強行秘密綁架擁有聯合國難民身份多年的法輪功學員馬慧及其在俄國出生的7歲小女兒回中國大陸。等胡錦濤到北京後,馬慧母女已經被押送到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城市哈爾濱市,至今仍下落不明。中共把馬慧小女兒也綁架走,是為了作為人質,迫馬慧就範。

在這個罪惡的過程中,俄國政府配合江曾,甚至讓俄國秘密警察協同中共特務,一直把馬慧母女押送到北京

俄國是民主制度,總統是民選的,在「天滅中共」的歷史關頭,普京政府配合中共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是逆天而行,將會給俄國帶來可怕的災難。

今天是5月13日,「法輪大法日」,世界很多國家的政要發出了賀信,而江曾特意在這一天安排了又一次強行綁架旅俄法輪功修煉者的惡性事件,而俄國政府通力配合。

又一個聯合國正式承認的難民被俄警察從家中強行帶走,還是在聖彼得堡市,由那裏的秘密警察出頭。這個被秘密綁架的是旅俄法輪功修煉者、清華大學著名教授高春滿先生,他的妻子米拉是俄國人。

5月13號上午11點30分左右,據稱是警察的幾個俄國人到高春滿家中,以查護照為名要求家人開門,在檢查完護照後,不顧妻子(俄羅斯公民)米拉的反對,強行將身體不適的高春滿抬上車拉走。

據悉,高春滿幾年前曾突發腦溢血,因此行走不便。為此妻子米拉非常擔心丈夫的安全,一直不同意警方將人帶走,並希望他們能夠允許丈夫吃完午飯後再走,但均遭俄警方拒絕。

米拉說警方沒有告訴她這些非法行動的具體理由,也沒有告訴將她的丈夫帶到什麼地方。她表示,非常擔心高教授像馬慧一樣被遣返到中國。她呼籲各界人士幫助她尋找丈夫。但由於今天正趕上是公休日,因此很難找到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查詢高教授的下落。


清華大學著名教授高春滿(左二)在俄羅斯參加
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現年73歲的高春滿原為清華大學化工系著名教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的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間,李嵐清曾親自坐鎮清華大學,對清華近千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其中有四十幾位被非法判刑(最長13年)和勞教,許多學生被校方開除。高春滿教授在這種情況下被迫離開中國到俄羅斯避難。

高春滿已經在俄羅斯居住多年,並與當地人成婚,他本可循移民手續辦理俄羅斯綠卡長久居留,但由於俄國移民局規定,辦理該項手續中需要本人回國辦理相關文件,因此一直被中共列為重點迫害對象的高春滿放棄了這種移民方式。

2003年他向聯合國申請難民身份,當年就獲批准。為得到在俄羅斯合法居留權,他同時向俄羅斯移民局申請了難民身份,遭到拒絕,後不得不向當地法院提起訴訟。但俄國態度不明朗,此事擱下了幾年。今年為了得到俄國的配合,中共給出40億美元的誘人合同,3月28日馬慧被秘密綁架回大陸,中共又把73歲的高春滿當作下一個目標。

馬慧是在等待法院開庭前就被綁架,由於這成為外界譴責的理由之一,所以中共與俄國當局總結上次教訓後,綁架高春滿前要先把這個問題解決。於是,今年4月24日,擱了幾年的訴訟在聖彼得堡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法院判決高春滿「敗訴」自然是秘密綁架的第一步,這事處理「利索」後,曾慶紅命令在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那天綁架高春滿。目前高下落不明。

江曾恨胡溫沒有法輪功血債

中共那很快到來的末日結局,除了那些被經濟利益熏昏的政客和富商外,都看的非常清楚了。中共高層的人即使嘴上不承認,行動上也都做好了退路。江澤民的孫子生在美國,賈慶林的兒子、曾慶紅的兒子移民澳洲,羅幹買礦山,等等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只要不牽扯人命,什麼都好說,錢拿走了,可以吐出來,可以慢慢還,有累累血債的就得用命去還了,尤其是有修煉人血債的,更禍及家人、甚至子孫後代。


4月30日新華網重點推薦的兩篇文章
都長時間開天窗。
雖然江澤民與曾慶紅、羅幹爭權奪利,內鬥激烈,但在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方面,卻保持高度的一致,他們的手上都蘸滿了鮮血。在自己必定要走向滅亡的歷史關頭,他們瘋了般的要多找幾個墊背的。尤其是千方百計要讓胡錦濤手上蘸上血。所以每次胡溫出訪,受訪國受到來自北京非常大的壓力和經濟誘惑,就失去理智的限制法輪功的和平抗議活動。事後雜誌上網絡上往往看到很多自相矛盾的文章出籠,同一篇文章裏一面說胡錦濤什麼事都得和江商量,把胡描繪成依然是個在江面前唯唯諾諾的小媳婦,另一面又把胡描繪成獨斷專行,所有惡事都由他一人拍板算數的大獨裁者,把江曾羅手上的血塗在胡溫頭上。

最近,新華網開天窗事件,就是李長春在新華網上刊登何柞庥等寫的罵法輪功創始人的文章,內容被胡溫拿下去了。只是題目還在,倒成了替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做的免費廣告。

中共是一個活的獨立的生命,中共高層的每個人也是一個獨立的生命,他們可以選擇與中共同歸於盡,也可以選擇棄中共而去,他們每個人的所作所為、點點滴滴都為自己選擇了未來。

黃菊的12分鐘和羅幹的「三個不惜」內部講話

最近有消息透露,羅幹有個「三個不惜」的內部講話,具體內容是:「要不惜人力、不惜物質代價、不惜國際形象都要把局勢穩住。」

到國際形象都「不惜」的火候,那局勢咋還能穩的住呢?

黃菊氣都喘不勻的情況下,最後堅持了12分鐘,鼓動上海幫繼續禍國殃民,結果很快心電圖就成了一條直線。羅幹這個「三個不惜」發表的時間把握的也很到位,臨咽氣前總不能不讓這哥兒幾個最後踹一下腿吧。

只是,普京,你可別跟著助惡為虐,作為民選總統,你沒有權力辜負俄羅斯人民的期望,把黑暗帶給俄國!

(人民報首發)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