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移植器官來源疑雲重重 中共統治下的國家犯罪行為
 
2007-1-5
 
【人民報消息】自2006年3月8日指控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暴行在國際曝光以後,國際各界人士紛紛指責中國的罪惡行為,並自發組織獨立調查團對此進行調查。下面是國際各界人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調查組織及獨立調查團經調查得到的來自中國政府機構公布的一些數據,這些數據表明,中國移植器官來源疑雲重重,中共以被抓捕的眾多法輪功學員為人體器官庫,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豐富器官來源的最好解釋。

中國近年移植器官超多

1、據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不完全統計,截至2003年,中國累計完成器官移植5.5萬余例。其中腎移植5萬多例,目前每年完成超過5000例,2001年已經登記的106個單位共施行腎移植5561例,2004年全國實施腎移植7000多例。其中親體腎移植的數量僅為數百例,這一比例上升至約4%。肝移植方面:1991年到1998年這8年間大陸施行肝臟移植數為78例;隨後移植數量成倍增加: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別施行了118、254和486例,2002增加到996例,2003年肝移植1300多例。

2、據衛生部統計數據,1993年至2005年,中國共實施了59540例腎移植、6125例肝移植和248例心臟移植,數量呈逐年增長態勢。僅去年一年(2005年)的肝移植手術就達2700多例,腎移植手術近六千例;加之骨髓移植、角膜移植以及其它臟器的移植手術,全年的器官移植手術已近萬例。

3、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一研討會上公布,目前中國大陸有五百多家醫院開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約為三千五百例,而據知情人士透露,實際數據至少是公開公布數據的三倍。即從一九九九年以後全國肝器官移植數量大幅增加。

4、國際第三方的獨立調查。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梅特斯(David Matas)宣布發起獨立調查,調查報告指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有41500個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截止二零零五年,中國提供的器官移植案例近六萬例,比過去五年成長近三倍;這些器官的取得都非志願捐贈,而是來自移植庫。報告中稱,活體移植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說法為這一問題提供了答案。

以上是不完全的比較保守的統計,實際移植案例數要大於此數。雖然中共“邀請”國際社會來調查,但是中國大使館拒絕國際第三方獨立進入中國進行實地調查。

以下是幾個實例:

1、國內移植器官成批出現

湖南醫院免費移植肝腎

2006年4月28日湖南瀟湘晨報發表了:“免費進行20例器官移植”的報導,稱湖南省人民醫院將免費為20人換肝換腎,患者可通過該報熱線報名。據悉,該醫院還通過長沙晚報,湖南經濟電視臺等媒體免費發布消息。

這篇免費報導讓人懷疑:現在這個社會,向窮人施捨一頓免費午餐都非常難,給無房住的人施捨一間房屋就更不用說,而這裏施捨的卻是人的肝、人的腎。這肝是哪裏來的?這腎是哪裏來的?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二十四例肝臟和腎臟移植

據中國媒體報導,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沈中陽,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以前數年,僅完成八十例肝臟移植;而在二零零一年度完成肝臟移植一百零九例,腎臟移植八十例;至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沈中陽完成了第一千六百例肝臟移植手術,居世界前列。這說明,沈中陽在四年零五個月時間內共做了肝移植手術一千五百二十例,即平均幾乎一天做一個肝移植手術。該中心在二零零五年一年中,完成原位肝臟移植六百四十七例,腎移植四百三十六例,肝腎聯合移植二十一例,胰腎聯合移植兩例,“創多項全軍和全國之最”,即平均每天做器官移植手術三點零三例,如果沒有一個龐大的器官活體供應庫,所謂“世界前列”是不可能實現的。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該中心主任沈中陽接受記者專訪時稱,僅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到三十日的兩星期內就做了五十三例肝移植手術。有患者家屬披露,該移植中心一天之內最多做過二十四例肝臟和腎臟移植。即器官成批的出現。

軍隊、武警醫院的器官移植數量驚人

據調查,在中國一百五十多家部隊醫院中,絕大部份都開展了器官移植。並且從其公開網頁可見,部隊醫院實施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驚人。僅舉幾例:

作為全軍器官移植的核心機構,第二軍醫大學長征醫院器官移植所完成的腎移植的公開數字是二千八百例次,肝移植約三百例次。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至四月三十日的九天內,該所完成十六例肝移植和十五例腎移植,其網頁宣稱這創造下“單位時間內完成移植例數的新高”。

解放軍總醫院附二院器官移植中心網頁介紹,中心副主任石炳毅主刀腎臟移植一千二百例、肝臟移植一千一百一十一例、心臟移植二例、胰腎聯合二例、肝腎聯合二例、幹細胞移植五例。

位於重慶市的第三軍醫大學西南肝膽外科醫院,二零零五年被總後勤部批准成為解放軍肝臟移植中心,其臨床肝移植始於一九九九年,每年收治來自海內外的肝膽胰病員三千餘例,開展移植手術二千四百例次。

河南鄭州市器官移植戰果亦“輝煌”

2006-04-19 河南報業網報導:河南省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鄭大一附院副院長張水軍認為,器官移植手術現狀在全省是“遍地開花”。

登陸河南省鄭州市各器官移植中心網站你可看到如下信息:

中原腎移植協作中心(鄭州市中心醫院):2004年的五一節前後,打出的廣告:“五一期間我中心完成腎移植手術15例。最近腎源豐富,歡迎患者咨詢聯繫”“中心主任蔡憲安親自主刀及參與腎移植手術800余例,成功率100%。”

中南腎移植協作中心(鄭州市三院):“中心近幾年來,每年進行腎移植手術100余例,”

華中器官移植協作中心(鄭州市五院):“2005年是我中心事業興旺的一年,除了年初連續完成了3例肝移植手術外,還接連創造了一天完成移植手術9臺、年度共完成腎移植手術120臺的紀錄,……”

鄭州市腎移植中心(鄭州市七院):“2003年完成114例腎移植,2004年元月份順利實施腎移植手術28例,為2004年爭取完成150例腎移植手術鋪墊了良好的基礎。……近幾年每年行腎臟移植100多例,手術成功率達100%。”

中國軍隊華中腎移植中心地址(解放軍460醫院-河南省鄭州市互助路10號):“我中心連續三年腎移植手術超過100例。”“2002年完成腎移植手術103例。”“……近期不少患者從世界各地通過各種途徑聯繫換腎事宜,在此我們表示,腎源充足,歡迎及時就診及治療。”

最近,鄭州市五院又曝驚人消息:在全國有庫無眼的情況下,五院眼科中心38顆眼球待字閨中(東方今報2006年10月26日報導)。

2、每年過萬人次的海外移植團隊浩浩蕩蕩湧入中國

除用在中國人移植器官以外,尚有來自韓國、日本、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印度、以色列、埃及、歐洲、澳洲及港澳臺等地病人。像臺灣還出現了中間商,介紹病人來大陸進行器官移植,從中收取傭金,有的傭金高達一萬五千美元。據《朝鮮日報》報導,僅韓國每年在大陸接受器官移植的可達一千人。據以色列媒體報導,每個月都有約三十名以色列人前往中國大陸接受器官移植手術。有關人士調查發現,臺灣初步估計每年有三千~五千人次的團隊被中介赴大陸做移植手術。英國《獨立報》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報導,日本二零零四年便有超過一百名日本人,到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位於杭州的“浙江省第一人民醫院”的患者來自世界各地,有白人、黑人,還有韓國人、日本人等。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百分之八十五的器官移植手術患者來自海外。他們多來自韓國、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臺等近二十個國家。

移植器官配型之神速

在中國不少做器官移植醫院的網站上公開說,等待器官的時間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短很多,只要一個月、一兩個星期甚至一兩天就可以找到配型符合的關鍵器官。請看下面的一些具體例子。

1.心臟移植

心臟移植手術本身難度大,在中國能夠做心臟移植手術的醫院遠不如做其它器官移植的醫院多。加上心臟移植要在心臟離開供體後四至六個小時內完成,如果沒有事先供體和病人的血樣配對,在極短時間內通過意外死亡的隨機配對實現心臟移植可以說是不可能的。

吉林大學第二醫院一天之內即為患者找到了合適的心臟供體

吉林省長春市《新文化報》在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發表了一篇報導,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來自溫州的謝抱時(女)在弟弟的陪同下,來到吉林大學第二醫院(吉大二院)心臟外科做檢查。醫生說如果不做心臟移植手術,壽命已經超不過三個月了,所以第二天(二十八日)就給她做了移植手術。即吉林大學第二醫院(吉大二院)僅在一天之內即為患者找到了合適的心臟供體。該報導沒有說明器官的來源。

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的記錄

西京醫院心血管外科副主任王紅兵教授有一天連做了三例心臟移植手術,創了全國第一。現任武警總醫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長,曾長年擔任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心血管外科研究所所長、主任蔡振傑教授,也於二零零三年九月某天創造了一天主持三例心臟移植手術的記錄。

2.肝臟移植

肝臟移植指全肝臟移植。人只有一個肝臟,供體肝臟被摘取後就不能存活。近年來快速增加的全肝移植數量讓人震驚。

一天內找到肝腎移植供體

例一:據《南方日報》報導說,三十六歲的海南人任貞朝,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因肝病入住中山三院,注射“齊二藥”的亮菌甲素後,四月三十日出現無尿、浮腫等急性腎功能衰竭症狀。五月上旬出現神志不清,狂躁不安,白天晚上不停說胡話的嚴重肝性腦病症狀。五月十六日專家診斷,如不馬上進行肝腎聯合移植,病人將很快死亡,於是三院開始尋找匹配的肝腎供體。

報導稱,“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僅隔一天時間,省外就傳來好消息——配型與病人吻合的肝腎找到了。五月十七日下午六時,肝腎被火速空運到了廣州”。晚上八點手術開始。肝移植由中山三院院長、肝移植中心主任陳規劃主刀,腎移植由洪良慶主刀,八小時後,手術順利完成。

不僅如此,僅隔一天,五月十九日中山三院又為一中毒患者實施肝腎聯合移植的消息。對於陳規劃本人,主持完成了一千多例臨床肝臟移植手術,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完成二百四十六例。

二十四天之內找到了“新鮮”的稀有血型肝供體

河北科技報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刊登一篇《稀有血型婦女換肝成功》的報導:某裴女士,四十五歲的,十四年前患了肝硬化,十二年前做了脾切除手術。後病情不斷惡化,又發生了肝性腦病及肝性脊髓病,反覆肝昏迷等並發症。該女士是RH陰性AB型稀有血型,這種血型在人群中只占千分之二。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該患者住進邯鄲市中心醫院普外一科。醫務人員一邊為她尋找肝源和稀缺的“特種”血源,一邊做各種術前準備工作。五月十一日晚八點,換肝手術實施,次日凌晨五時許成功將“新鮮”肝臟移植到病人體內。據報導稱,術後,裴女士各生命指標已恢復正常。即邯鄲市中心醫院在二十四天之內即找到了稀有血型的“新鮮”肝源。

3、與國外對比

2003年,在加拿大的所有移植手術中,器官受體等待時間的中間值是32.5個月;卑詩省的等待時間中間值更長,為52.5個月;在美國等待器官也需要好幾年時間。例如要等一個腎,平均需要大約五年時間。在國外等一個人體的關鍵器官一般至少也得兩年時間。這與中國國內的等待時間形成鮮明對比。

而國外的器官移植體系完善,在美國,有一個龐大的志願捐贈器官人群。美國的成年人幾乎人人都有駕駛執照,當一個人在申請駕駛執照填表時,就會讓這個人選擇,如果出現交通事故當場死亡的情況下,他/她是否願意捐獻器官,以及願意捐獻哪幾種器官等等,然後把答案輸入全國性的資料庫裏。有報導說,百分之三十的美國人,約八千四百萬人,已簽了死後捐獻器官的文件。美國有高度發達和普及的醫學技術,幾乎對每一個人都保存血樣等方面的資料,這些都儲存在資料庫裏,隨時可以被調用。

在實際操作中,美國的自願捐獻器官主要依靠意外交通事故中身亡的人。所以每次美國出現交通事故,警察首先檢查是否有人死亡,一旦確定死亡,就馬上檢查死者的駕駛執照,如果發現死者是器官捐贈自願者,那麼警察最先通知的就是醫院的直升飛機。直升機上的醫護人員會在第一時間把死者的器官摘下來,緊急送給在醫院裏等待著器官捐贈的垂死病人。這需要全國範圍內快速反應的警察和醫院之間的配合,以及先進、快速的交通工具,全國性高素質的醫療隊伍,還要知道就近哪個醫院躺著需要何種器官的病人,否則時間太長器官無法保鮮,一切努力都是白費。上面的這些條件,中國還遠遠達不到。

然而,中國器官移植配型成功的時間遠遠少於器官移植體系完善的美國,不能不說是反常之極的事情。

器官移植嚴格的醫學要求

從醫學角度來講,器官供體必須與接受者相匹配,這樣,接受者的抗體才不會排斥供體的器官。然而,尋找合適的供體並非易事。為了減少免疫排斥反應,首先血型(ABO血型)必須相同;PRA PRA(Panel reactive antibody,群體反應抗體)最好是陰性;淋巴細胞毒性試驗必須<10%或陰性(細胞毒性試驗是指受者的血清與供者淋巴細胞之間的配合);淋巴細胞轉化率(淋巴細胞混合培養)要低於20%—30%(此法需5~6日才有結果,實用價值有限);HLA組織配型(國際標準是直接測定供者與受者HLA-A、HLA-B,HLA-C,HLA-DP,HLA-DQ,和HLA-DR等6個位點)是影響器官存活的主要因素。HLA位點具有眾多的等位基因,造成HLA的極端多態性。在非直系血緣關係的人群中,幾乎不可能發現HLA完全相同者,因此,一般非血緣關係的人之間的匹配程度都屬於不完全匹配。即便是不完全匹配的器官,在美國找到一個可移植腎臟的時間需要長達2到3年,甚至更久。一旦確定了可被移植的器官,供體和受體之間還要作進一步更特異的配型試驗(Crossmatch)。

從醫學上來講,皮膚、眼角膜等器官完全可以在人死以後再摘取器官,然後進行冷凍儲存和運輸。而心、腎、肝等內臟器官對“熱缺血時間”非常敏感,影響移植器官成活率的關鍵是“熱缺血時間”必須盡量地短,因此要保證或提高成功率,就需要在人剛死或者在活體上摘取器官,在極短時間內(腎在十二至二十四小時內,肝在十二小時內,心在四至六個小時內)移植到病人體中,否則就會嚴重影響器官移植的成功率。

因此依靠隨機的意外死亡人數是不能保證預訂配對的。而人只有一個心臟和肝臟,心臟或全肝移植後供體無法生存,這說明,配型成功的健康心臟和全肝要依賴於非意外死亡。

從醫學上講,在非直系親屬的人群中,器官不完全匹配率是百分之一左右,要找到一個不完全匹配的移植可用器官,一般需要三百至四百的人群作供體。這說明,僅那每年公開的三千五百例全肝移植(實際上有過萬例全肝移植),意味著至少有數十萬人的器官庫,才能保證全肝的匹配移植。

心臟移植手術本身難度大,加上心臟移植要在心臟離開供體後四至六個小時內完成,如果沒有事先供體和病人的血樣資料庫選擇配對,可以說在極短時間內通過意外死亡的隨機配對實現心臟移植是不可能的。而中國沒有這樣全民的全國性的血樣資料庫。

中國超豐富的移植器官源自何處

根據公開的報告,1999年之前在中國總共進行了大約30000個器官移植,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大約進行了18500個器官移植。中國醫療器官移植協會副會長石秉義教授說2005年以前進行了90000個器官移植,自從迫害法輪功開始後的2000年至2005年,進行了60000個器官移植。推測起來,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進行的有確定器官的來源的18,500個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6年中會產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數量。這意味著2000年至2005年這6年間進行的41,500個器官移植,這些供體源自何處無法解釋。

捐贈之說無法成立:中國非親屬間的無償捐獻器官寥寥無幾。《南方都市報》2006年7月22日的報導也證實這點:到目前為止,我國完成器官捐贈二十一例,共捐獻器官八十八個。其中廣東地區捐獻人數就占了百分之五十。

2005年7月9日,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馬尼拉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首次代表中國政府承認,目前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但另一方面,中國衛生部坦言,除了百分之二的捐贈器官源外,他們對另外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來源無法控制。這顯然話中有話。

《中國青年報》報導說,全國人大代表敦促最高法院復議所有死刑案件時稱,大陸每年判處執行的死刑犯約有一萬人。而中國去年的死刑數據官方報導不足1100例,當然中國的死刑數是絕對的機密,就以目前處決1萬死刑犯來計算,那麼這些死刑犯中有多少人可能提供器官呢?受“人死也要全屍”的傳統習俗的影響,中國人一般不願意器官捐贈,同意出賣器官的死刑犯及家屬只是極少數,據知情者說,死刑犯本人或者家屬同意捐贈器官的比例不到5%,無人收殮的比例最多5%。這樣死刑犯真正可以提供器官捐贈的人數每年最多1000人左右。按照1%的匹配率計算,每年僅有10個人可作為供體提供移植器官!

顯然,中國如此大的移植數量和器官配型速度,僅靠捐獻和死刑犯提供甚至把黑幫綁架都算上也是遠遠滿足不了需要的。

也就是說,除死刑犯之外,還得有一個巨大的由中國衛生部以外的更有力部門控制的更加秘密的“死刑犯”活體器官庫,隨需摘取,源源不斷地提供活體器官,用於“大多數(百分之九十八)移植器官”。

這個更加秘密的“死刑犯”活體器官庫的存在,以及誰是這百分之九十八器官源的幕後操控者,是中國器官移植的關鍵。

國家統一控制的巨大“活體器官庫”

考慮到器官移植中配對的難度,心臟、肝臟是人不可缺少的關鍵器官,加上中國沒有一個像美國那樣成熟的志願捐獻器官的系統,和中國人不願死後捐獻器官的文化特點,上面這些驚人的反常數據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中國有一個受控的巨大“活體器官庫”,等待著病人的配對(在國外,是病人等待器官)。這個巨大的“活體器官庫”有如下的特點:

1. 由政府控制。

2. 活體沒有人身自由,沒有人身安全保障,關鍵器官隨時被摘取。

3. 抽血化驗等都事先準備就緒,儲存在數據庫中供使用。

4. 病人來後,一旦發現一個合適的配對,該活體就被拉出去摘取器官。

5. 摘取器官地點在軍隊、警察系統。

這個“活體器官庫”對於許多內部人(尤其是醫生)都是公開的秘密。位於上海的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征醫院的醫生對國際咨詢人員說:“我們是國家統一有(器官)來源的,這個呢我們怎麼講呢……只有醫生知道啦。”

設在瀋陽的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是招攬生意的國際窗口,在“中國臟器移植實際情況”的說明中點出了關鍵,“目前,中國每年完成的移植手術數量僅次於美國,可謂世界上第二移植大國。”“能完成如此數量的移植手術,是與中國政府的支持分不開的。中國政府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以及民政部於1984年10月9日聯合頒布有關法律,確立提供臟器是一項政府支持行為。這可謂世界絕無僅有。……”(在盜取器官黑幕被揭開後,被刪除)

曾經以五種語言面向全世界招攬病人的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宣稱同樣的精神:“……器官移植手術數量如此之多,這全歸功於政府的支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門、司法部門、衛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頒布了一項法律,以確保器官捐獻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這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獨一無二的。”(在盜取器官黑幕被揭開後,被刪除)

活體器官庫大部份是法輪功學員

江澤民曾經密令:“對法輪功怎麼處理都不過份”。中共政府的內部規定早就允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即中共政府從“法律”上支持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但是同時要對器官的來源“嚴格保密”。

1、中國器官移植數量的增長與對法輪功的迫害的加劇是同步的:1999年之前,在全中國有22個肝臟移植中心,而到2006年4月中,中國已經有至少500家移植中心,1998年為止整個中國的肝臟移植手術共有135例,而僅2005年一年中,就有超過4000例肝臟移植手術。腎臟移植更明顯(1998年3,596例移植,2005年進行了10,000例移植)。

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一研討會上公布,目前中國大陸有五百多家醫院開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約為三千五百例,而據知情人士透露,實際數據至少是公開公布數據的三倍。即從一九九九年以後全國肝器官移植數量大幅增加。

2、驗血和體檢:我們了解到,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有系統的驗血和體檢。我們所聽到的相當數量的證詞以及法輪功學員的親身經歷證明,這種驗血和體檢確實存在。為什麼這些學員被驗血和體檢?而其他犯人沒有?

大家都知道,驗血和器官健康與否是器官移植的先決步驟。器官供體必須與接受者相匹配,這樣,接受者的抗體才不會排斥供體的器官。

3、證人的出現:俗話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早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網就登出一條消息,說“一些邪惡警察正在與貪財黑醫密謀出售大法弟子人體器官,其手段之殘忍,滅絕人性,令人髮指。據悉,僅石家莊某中醫院已分得六個指標”。但是當時這條消息並沒有引起人們的關注。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這個黑幕終於被撕開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一位化名為“皮特”的記者披露,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地區有一個秘密監獄,關押六千多位法輪功學員。關進去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能夠活著出來的,他們最後會被殺掉,他們的內臟會被摘取,送至各個醫療單位去,以牟取暴利,遇害的法輪功學員被焚屍滅跡。

三月十七日,一位曾在蘇家屯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工作的證人(後來化名為“安妮”)進一步指證,二零零一年開始有六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該集中營,迄今無人生還。她說,她的前夫是該院主刀外科醫生,曾告訴她,在二零零三年十月前的兩年中,他曾親手摘取了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這些眼角膜“捐獻者”們無人活下來,因為他們的內臟器官隨後被其他外科醫生活體摘取,甚至連他們的骨髓、頭髮、皮膚和脂肪也被攫取販賣,最後被扔進焚屍爐焚化滅跡。這“運作”從二零零一年就開始了,二零零二年達到高峰。

隨後不久,三月三十一日,一名自稱“瀋陽軍區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下稱“老軍醫”)的證人站出來指出: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確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燒屍體甚至活人直接焚燒也很普遍,但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三十六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

“老軍醫”透露:“在我接觸的資料中中國最大的法輪功關押地在吉林,只有代號是672-S,關押人數超過12萬,集中了很多的全國各地的法輪功、重刑犯、各種政治犯,但是地址不詳。”“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地區主要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僅在吉林九臺地區的中國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就有超過一萬四千人被集中關押。”

“很多人都將器官移植的數據集中在官方公開的部份上,實際上在中國進行的地下非公開的器官移植數量要比公開的要多幾倍。例如:如果官方公開的是一年是3萬例,那麼實際進行的數量應是11萬例,這也是中國器官移植價格劇降的根本原因。由於有巨大的活體來源,因此,許多的軍事背景的醫院在公開上報的同時,私下也大規模的進行獨立的器官移植,導致實際的數量遠遠高於官方統計。”

這三位證人都不是法輪功學員。

4、國際第三方的獨立調查:雖然中共“邀請”國際社會來調查,但是中國大使館拒絕國際第三方進入中國進行實地獨立調查。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梅特斯(David Matas)宣布發起獨立調查,他們於七月六日完成調查報告。

該兩位調查員經過兩個月的調查、取證,通過對十八類證據的證明和反證(Proof and disproof),得出結論,“根據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況,我們得出了非常令人遺憾的結論,即指控是真實的。我們相信,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著。”

喬高指出,中共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迫害法輪功、逮捕學員,不少學員失蹤,被送進勞教所失去聯絡,經過他們數年的追蹤調查、采證,有十八個理由認為中共就是以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作為“供體庫”,讓全世界迫切要做器官移植的人,在短時間內可以取得活體。喬高表示,截至二零零五年,中國提供的器官移植案例近六萬例,比過去五年成長近三倍;這些器官的取得都非志願捐贈,而是來自移植庫。報告指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有四萬一千五百個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報告中稱,活體移植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說法為這一問題提供了答案。

中共的欺騙掩蓋

證人的陸續出現,不僅震動國際社會,也震懾中共。中共慣用的就是欺騙和掩蓋。

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被曝光的第二天(三月九日),為了掩蓋事實,那些相關網站上的信息被刪除或修改了。

例如,設在瀋陽的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透露的“能完成如此數量的移植手術,是與中國政府的支持分不開的”等內容被刪除了。

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院長、肝移植中心主任陳規劃主持完成了一千多例臨床肝臟移植手術,被去掉了一個零,變成了一百多例。

同時中共轉移和銷毀了證據。在三月二十八日,經過了三個星期的沉默、轉移和銷毀了證據之後,中共外交部終於出面回應蘇家屯集中營事件,首先否認集中營的存在,同時“邀請”記者去蘇家屯調查。既然沒有集中營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邀請調查而在三個星期後才邀請,為什麼不在媒體上告訴國民絕無此事。

三名參加活體器官移植的醫生在美國被刑事起訴

二零零六年七月下旬,在美國波士頓舉行首屆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七月二十四日,前來參加會議的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長陳忠華,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被刑事起訴。他們被指控,對於未經監獄受刑人的同意,從受刑人身上,包括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器官並且盜賣牟利的行為應負起主犯或是從犯的刑事責任,尤其對於法輪功學員的活摘器官,不僅是觸犯酷刑罪,更是同時觸犯國際刑事法上最嚴重的“群體滅絕罪”。

七月二十六日,來美國參加該會議的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被法輪功團體控告觸犯酷刑罪。控告沈中陽的主要根據為:其所任職的醫院醫生在電話錄音中承認該醫院器官移植的來源有法輪功學員,控告所依據的美國法律及國際法與控告陳忠華及朱同玉的相同,被告違反了美國“酷刑法”(Title 18 USCA Section2340)和1994年美國所批准生效的“酷刑公約”等相關國際人權公約規定。

據悉,沈中陽、陳忠華和朱同玉在接到訴狀後,都立即匆匆離開美國。

後記

據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國龐大的器官移植中,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器官來源是合法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器官來源有問題或者來路不明,不符合一九九一年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標準。換句話說,中國器官移植的絕大多數器官來源都是非法的,並且是以軍隊為主導的、政府統一由公檢法、醫院共同參加的國家犯罪活動。

從上面的調查數據可知,中國有一個巨大的活體器官庫,而活體器官庫的主要提供人是慘遭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人覺得,共產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其實中共進行的滅絕人性的器官大買賣和每個人都很大關係:中國的器官移植充滿血腥和罪惡,婦女兒童、社會弱勢階層成為綁匪偷割器官的對象,病人死亡後被黑醫生盜割器官,死刑犯被摘取的器官,法輪功學員(主要來源)器官被活體摘取。這些人遍及社會各階層,這就是說,每一個人的家人,或親朋好友都有著潛在的受害危險。

中共盜取人體器官不僅和每一個中國人都有關係,也關係整個人類的文明和道義。全世界的人都要站起來反對中共盜取人體器官,制止中共的國家犯罪行為。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