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死兩天 陰間挨打
 
張雁
 
2006-8-7
 
【人民報消息】1998年,我的家鄉(攀枝花市米易縣新河鄉)有一位70多歲的老人經常和鄉親們談他在陰間挨打的那段神奇的經歷。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老人有一段時間得了重病,有一天他突然「死」過去了,人已經沒有大氣,小氣未落,只有心窩是熱的,家人把後事都準備妥當了,用門板擡放在堂屋中,只等一落氣就裝棺收斂。可是老者那口氣就是不落。等到第三天早晨,老人忽然在「哎喲!莫打了,莫打了!」的哀嚎聲中醒過來。兒女們趕緊圍上來,問他「誰打你?誰打你?」只見他慢慢坐起來,說他渾身上下都被打的好痛啊。在老者的示意下,兒女們揭開他的衣服、褲子,看到老人渾身上下全是青一道紫一道的血楞子。全家人非常震驚,老人昏死的這兩天,一家人都守候在他的身旁,是誰把老人打成這樣呢?

老人吃了一點東西後就開始講述他這兩天的經歷。老人感嘆到:哎,誰說沒有地獄啊?誰說沒有鬼神?誰說沒有善惡報應啊?這次我真的相信了,人幹了什麼事都將得到相應的報應,幹壞事遭惡報,逃得過人世間也逃不過陰間地獄的懲罰。

他回憶說:那天我離家走了,我沿著一條道走著走著就到了閻王殿,真的是有閻王爺的。我跪在閻王殿中,周圍都是凶神惡煞的小鬼,嚇得我不敢吱聲。只聽到閻王爺問我是哪裏人氏?我答了地址,閻王爺翻了生死簿,喝道:你的陽壽未到,還有兩年,此地不應久留,快回陽間去吧!

老人講:當時我心想,人世間太苦了,人老體弱多病,給兒女增加負擔,就不想回去了,就央求閻王爺讓我留在陰間,我說「不是說人死了就一了百了嗎?」但是閻王不允,見我不肯走,就叫來小鬼吩咐到:「此人不走,把他拖出去打。」立刻就來了一群惡鬼氣勢洶洶,大有要把我生吞活剝的樣子。

老人接著說:當時我想我與你們無冤無仇,怎麼這麼恨我?待我定眼一看,這些小鬼全是我過去整過的人,我嚇得魂飛魄散。其中一個鬼是我親手用槍打死的堂兄;那個用繩子反勒我的脖子拖我的鬼,就是被我以前用同樣的方法拖死了的地主分子;把我拖到殿外用楊槐樹條打我的那個鬼,是以前被我用楊槐樹條活活打死的土匪,三個鬼圍著我不停的打,疼死我了,我一邊大叫「哎喲!莫打了,莫打了!」,就醒了過來。

兒女們看到老人渾身的傷痕累累,血跡斑斑,無人不震驚,無人不敢不相信。

後來,老人給兒女和鄰居回憶起他的過去:

他20歲時年輕氣盛,在共產黨的宣傳下成了積極分子,是斗地主打土匪的急先鋒,親手用槍打死了地主成份的堂兄。當時工作隊判他堂兄死刑,叫他去執行槍決,他堂兄求他給個痛快一槍完事,可是他是第一次殺人心發慌,一槍給堂兄打了一個半死,後來又補了一槍,他的堂兄在極其痛苦中死去;後來,他又用繩子勒著一個地主份子的脖子,一直拖到批斗現場,路上那個地主分子被繩子活活勒死;他曾經用一根帶倒勾刺的楊槐樹條子狠命抽打一名土匪,把這名土匪被折磨死去活來,在痛苦中死去……

老人對身邊的親人說:這真是一報還一報啊,我用什麼手段整別人,別人也用什麼手段整自己;把別人整到什麼程度,自己也要遭到什麼樣的報應。在人世間不管誰叫你做的惡事,都得自己去償還,不會因為是別人叫做的,你就可以逃脫干系。

因為鄉裡鄉親彼此都認識,這事一下就傳開了。老人講的那些話,至今我還記得很清楚。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