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死两天 阴间挨打
 
张雁
 
2006-8-7
 
【人民报消息】1998年,我的家乡(攀枝花市米易县新河乡)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经常和乡亲们谈他在阴间挨打的那段神奇的经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老人有一段时间得了重病,有一天他突然“死”过去了,人已经没有大气,小气未落,只有心窝是热的,家人把后事都准备妥当了,用门板抬放在堂屋中,只等一落气就装棺收敛。可是老者那口气就是不落。等到第三天早晨,老人忽然在“哎哟!莫打了,莫打了!”的哀嚎声中醒过来。儿女们赶紧围上来,问他“谁打你?谁打你?”只见他慢慢坐起来,说他浑身上下都被打的好痛啊。在老者的示意下,儿女们揭开他的衣服、裤子,看到老人浑身上下全是青一道紫一道的血楞子。全家人非常震惊,老人昏死的这两天,一家人都守候在他的身旁,是谁把老人打成这样呢?

老人吃了一点东西后就开始讲述他这两天的经历。老人感叹到:哎,谁说没有地狱啊?谁说没有鬼神?谁说没有善恶报应啊?这次我真的相信了,人干了什么事都将得到相应的报应,干坏事遭恶报,逃得过人世间也逃不过阴间地狱的惩罚。

他回忆说:那天我离家走了,我沿着一条道走着走着就到了阎王殿,真的是有阎王爷的。我跪在阎王殿中,周围都是凶神恶煞的小鬼,吓得我不敢吱声。只听到阎王爷问我是哪里人氏?我答了地址,阎王爷翻了生死簿,喝道:你的阳寿未到,还有两年,此地不应久留,快回阳间去吧!

老人讲:当时我心想,人世间太苦了,人老体弱多病,给儿女增加负担,就不想回去了,就央求阎王爷让我留在阴间,我说“不是说人死了就一了百了吗?”但是阎王不允,见我不肯走,就叫来小鬼吩咐到:“此人不走,把他拖出去打。”立刻就来了一群恶鬼气势汹汹,大有要把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老人接着说:当时我想我与你们无冤无仇,怎么这么恨我?待我定眼一看,这些小鬼全是我过去整过的人,我吓得魂飞魄散。其中一个鬼是我亲手用枪打死的堂兄;那个用绳子反勒我的脖子拖我的鬼,就是被我以前用同样的方法拖死了的地主分子;把我拖到殿外用杨槐树条打我的那个鬼,是以前被我用杨槐树条活活打死的土匪,三个鬼围着我不停的打,疼死我了,我一边大叫“哎哟!莫打了,莫打了!”,就醒了过来。

儿女们看到老人浑身的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无人不震惊,无人不敢不相信。

后来,老人给儿女和邻居回忆起他的过去:

他20岁时年轻气盛,在共产党的宣传下成了积极分子,是斗地主打土匪的急先锋,亲手用枪打死了地主成份的堂兄。当时工作队判他堂兄死刑,叫他去执行枪决,他堂兄求他给个痛快一枪完事,可是他是第一次杀人心发慌,一枪给堂兄打了一个半死,后来又补了一枪,他的堂兄在极其痛苦中死去;后来,他又用绳子勒着一个地主份子的脖子,一直拖到批斗现场,路上那个地主分子被绳子活活勒死;他曾经用一根带倒勾刺的杨槐树条子狠命抽打一名土匪,把这名土匪被折磨死去活来,在痛苦中死去……

老人对身边的亲人说:这真是一报还一报啊,我用什么手段整别人,别人也用什么手段整自己;把别人整到什么程度,自己也要遭到什么样的报应。在人世间不管谁叫你做的恶事,都得自己去偿还,不会因为是别人叫做的,你就可以逃脱干系。

因为乡里乡亲彼此都认识,这事一下就传开了。老人讲的那些话,至今我还记得很清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