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議會副主席宣布加入活摘器官調查團(多圖)
 
2006-8-27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站在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照片前,要求中共立即釋放高律師。

【人民報消息】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香港時間8月26日上午參加由香港大紀元時報與香港退黨服務中心主辦的聲援1,300萬人退出中共集會時宣布加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並與一起出席的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發表聯合聲明,呼籲世界各地的律師,就中國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遭到秘密逮捕與酷刑虐待一事,向當地的中共使領館提出抗議,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高智晟律師。

大紀元香港報導,上周連續多日奔走於澳洲和新西蘭多地,與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前亞太司長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一起巡迴演講有關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麥克米蘭-斯考特在發言時說:“我今日宣布加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這一政治措施,是出於我對喬高和麥塔斯(David Matess)在7月6日發表的調查報告的深信,該調查報告是有說服力和可信的,最近我就與大衛.喬高到了澳洲和新西蘭。中共必須對此作出回應。”

群體滅絕責任人必被懲處

麥克米蘭-斯考特隨後接受訪問時進一步說:“歐洲議會曾再三對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對待表示關注,那是極為糟糕的狀況,我相信群體滅絕正在中國發生。我來到這裏,真的只是要表達我的深切關注,並警告那些要負上責任的人,他們在適當的時候會被繩之於法。”

麥克米蘭-斯考特在26日的退黨集會上還說:“今天,我欣喜地宣布,我們差不多有1,300萬人退出了中共及其相關組織。這是一個了不起的紀錄,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麥克米蘭-斯考特是在飛返歐洲途中,短暫停留香港,在談到一同出席集會的何俊仁時,麥克米蘭-斯考特說:“不能不為他的勇氣和他(何俊仁)對香港與國內人權的保護,與他握一握手。何俊仁從2月起,便開始(逢週三)為在家中被捕的著名律師高智晟進行絕食抗議。”何俊仁於20日被3名兇徒用棍棒圍毆受傷。

中共黑社會暴力手段輸港

麥克米蘭-斯考特認為,何俊仁如襲擊如果是由犯罪組織的人策劃,對香港來說,是一個極度嚴峻的事態發展。因為這是第一次有立法會議員遭到襲擊。這是自由世界所不能接受的。這是把中國大陸的手法應用在香港。

麥克米蘭-斯考特認為“何俊仁是一個極為勇敢的人,我向他和他在立法會裏孜孜不倦地保衛港人權利、自由和民主的同僚致敬。而那些權利、自由和民主,恐怕一直被媒體的自我監控、政權其它各種機制和它們以中國人的名義所做的事所侵蝕。13億的人口正活在一個恐怖主義的國家,而情況不是改善,而是正在惡化。在世界都在看著的情況下,一種對國內人權守衛者的鎮壓正在發生,而那是必須停止的。中共必須容許人民擁有民主與人權,就與今日世上其他所有的人一樣。”

在談到高智晟律師時,麥克米蘭-斯考特說:“高智晟律師在北京執業7年,是一位基督徒和人權守衛者,他同時亦與法輪功學員密切地共事。我在北京的時候,為了高智晟的個人安全問題,我被建議不要與他見面。我對此感到遺憾,我應該見他的。但我曾經與他在電話上長談,他對我說,他對法輪功學員過去7年在中國遭到的對待感到深切關注;他又對更多的西方政治家沒有與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像高智晟的人和其他人權律師見面,表示遺憾。”

麥克米蘭-斯考特續說: “我在歐洲議會的職責是人權與民主,而這些正是中國所極端需要的。我深切關注國內人權狀況的衰退,尤其是高智晟在上周8月15日遭到拘捕。我們明白到,他很可能正遭受身體上的虐待,他亦被注射藥物。我們對他的安全甚至生命感到憂慮,不只是我,而是全球社會。國際特赦組織就在這個星期發出了一個警報。”

籲全球律師促放高智晟

麥克米蘭-斯考特表示,他與何俊仁建議世界各地的律師,就中國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遭到秘密逮捕與酷刑虐待一事,向當地的中共使領館提出抗議,並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高智晟律師。

高智晟律師是在8月15日在山東省東營市探望病危的姊夫期間,突然被中共公安秘密抓走,至今下落不明。他在北京的妻子和兒女同樣遭到軟禁,他的13歲的女兒格格,26日擺脫了公安和國安的監控,獨自逃出中共的魔掌,現在正在外流浪。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左)與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




香港各大媒體採訪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




遊行隊伍經過經過金鐘。




遊行隊伍經過經過中環。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