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特稿:國人患「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原因(多圖)
 
伊冰
 
2006-8-25
 

失蹤少女卡姆普什。
【人民報消息】8月25日新華社有一篇特稿《奧地利遭綁女孩心理受創傷 嫌疑犯撞火車自殺》來自羊城晚報。看過之後感覺,這篇特稿解釋了國人患了遭綁女孩同種的精神疾病。

報導說,奧地利近年最神秘的失蹤案24日變成了一樁轟動歐洲的非法拘禁案。8年前失蹤的女孩娜塔莎·卡姆普什23日突然出現,而將她綁架並囚禁8年的男子當天臥軌自殺。

一件非法拘禁案

1998年3月2日,時年10歲的卡姆普什在首都維也納上學途中失蹤,警方派出數百人展開大搜索,甚至排幹運河,將搜索範圍擴大到鄰國匈牙利,但最終一無所獲。

卡姆普什24日再度見到了自己的母親。布麗吉塔·西爾尼接受電視臺採訪時說,她為女兒感到驕傲,「她對我說『小老鼠媽媽』,那是她小時候給我的愛稱」。

8年過去了,一個外形10歲的孩子變成了18歲的大姑娘,連家裡人都不敢認了。

卡姆普什8月24日接受脫氧核糖核酸(DNA)檢測以最終確定其身份。但在檢測結果出來前,從警察到家人都已認定,她就是那個8年前失蹤的小姑娘,因為她上臂處有一個傷疤,那是卡姆普什小時候接受手術治療後留下的顯著體表特徵。此外,警察還在她遭拘禁的地方找到了屬於卡姆普什的護照。

至於她是如何逃出綁架者的魔掌說法不一。但她確實逃出來了。


通往囚禁卡姆普什房間的樓梯。
警察根據面色蒼白的卡姆普什指引,已經找到了監禁她的地方。那裏面積大約為6平方米,內有自來水、廁所、洗衣設備、床、書、無線電,還有衣櫥。警方散發的照片顯示,「地牢」入口極窄,只能供一個人爬進去。這哪裏是人居住的環境?

卡姆普什告訴警方,綁架者最初4年始終將她關在屋中,後來逐步放鬆警惕,有時帶著她在村莊四周散步、聽收音機,偶爾還讓她看電視節目,那些節目經綁架者挑選後錄製下來。她還有機會看報,但大多數時間依舊與外界隔絕。

23日第一個接觸到卡姆普什的女警官薩比娜·弗羅伊登貝格說,卡姆普什說,她整天都和綁架者在一起,甚至一起做園藝工作。那麼為什麼她沒有逃跑呢?女警官說,綁架者顯然對卡姆普什發出過生命威脅,這是她沒能在此前逃出來的原因。女警官還認為,卡姆普什遭到了性侵害,但卡姆普什不願承認。

每一個人都會這樣想,如果綁架者不打算性侵害,那麼一直綁架她做什麼呢?還要讓她白吃飯,還要挑選錄製電視節目給她看……。

高智晟的代價

報導說,警官埃裡克·茨韋特勒認為,她可能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是一種不正常的心理狀態,在長時間的綁架和劫持案件中,出於對生命威脅和看來無望形勢的反應,受害人會產生一種心理保護機制,變得同情綁架者或劫持者,並認同他們的目標。


綁架兇手普裡克洛皮爾。
不知新華網出於什麼原因如此重視這麼一個綁架案,把它當作「特稿」。但是在我看來,這確實值得做為特稿刊登。

今天,這個消息發出的實在及時。一直以來,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人們在指責遭綁架的高律師,這些人認為,呼籲救援的範圍應該在中共允許的尺度下。他們和中共默契著互動,給中共「最好的人權時期」做註腳。

新華社提供給新民晚報這篇特稿時加了一段話:「心理學家克拉默說,卡姆普什也許要接受數年心理創傷治療,現在比較有利的一點是,在她遭綁架時已經10歲,完成了個性塑造階段,而且她來自一個穩定的家庭。」

言外之意,即使她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她也知道這不是人長久呆的地方,一定要想辦法逃脫出去。那麼受中共綁架的那些中國人呢?那些指責高智晟的人呢?那些助紂為虐、推波助瀾的人呢?難道他們不應該像遭綁架的卡姆普什一樣,即使患有「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也希望創造條件,爭取早日脫離虎口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