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嶺重現!這些旱情圖片聞所未聞(多圖)
 
人民報記者張荔
 
2006-8-21
 

乾涸的河面都已出現龜裂,高官10萬餘人公費避暑。

中共造孽,老天震怒,農民們望著地裡被曬幹的稻谷嘆氣!

【人民報消息】外國媒體公布的這些旱情圖片是新華網看不著的。新華網上看的著的是連篇累牘在「焦點新聞」裡宣揚「長征」幹部的子女們正有閑情臆曲尋找祖輩「光榮的足跡」!造成如此天災的中共現在最感興趣的是,如何鞏固它的獨裁政權。如何保住它的執政合法性。

當農民在農田裡拿著烈日下烤幹的焦焦的玉米時,誰能想到這就是北宋大文學家蘇軾用「大江東去,浪淘盡」和「亂石崩雲,驚濤裂岸,卷起千堆雪」來形容的岷江兩岸!

驚心動魄的旱情讓中共把「戰天斗地」「人定勝天」的口號悄悄改換為「人,不能勝天,也不必勝天。」

熱的出奇、旱的出奇,「人民的公僕」在幹什麼呢? 一則小消息透露,十余萬地廳級以上幹部,分批帶著老婆孩子前往北戴河、承德避暑山莊、青島嶗山、黃山、盧山、東山、九寨溝、武夷山等避暑勝地「休假」。僅北戴河、嶗山三千二百多幢別墅,均已告滿。

替他們買單的「國家的主人」是怎樣生活呢?連飲水都困難。

從去年十月到現在,部分河道斷流,河床暴露在烈日之下,土地乾裂,連草都生長不了。禍不單行的是,自今年6月下旬以來,四川遭受了六十年一遇的罕見伏旱,維系成都平原生命的岷江水流量已減少50%,在汛期竟然出現了數段長達十多公里的乾涸無水河道,罕見的讓人心驚。目前由於溪河斷流,土地龜裂,四川兩岸民眾飲水困難。

奔騰不息的岷江幹了

在汶川縣綿池鄉一帶,這裏的河床雖未乾涸,但已赫然見底,大部份裸露在外,溝壑突兀,上百米寬的河道裡只有低□處還有涓涓細流。岷江夕日「大江東去」的恢弘氣勢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65歲的劉佛成老人佇立岷江河灘說:「在岷江邊上生活了65年,我從沒見過岷江斷流,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岷江旱成這樣啊。」曾經奔騰不息的岷江,今年竟然用水泵都抽不上水來了!

大批進入阿壩旅遊的遊客望著大段大段斷水的河流,揪心地說:「岷江是成都的生命河,它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滿目瘡痍,怎不讓人痛心疾首!」

據水文資料分析,岷江一般以6月至9月為豐水期,8月斷流實在罕見。

電站截流「榨乾」岷江

如果沿著岷江兩旁的公路逆江而上,就會發現在每一處乾涸河道的前方,總有一座電站攔水大壩聳立。乾涸河道上游的盡頭就是一座座攔水大壩。

在都江堰市,岷江絲毫不見「大江東去」的氣勢,過去湍急的水流和「卷起千堆雪」的奇景不但消失得無影無蹤,令人心驚的是,這裏的河床已赫然見底,大部分裸露在外,河道裡只有低窪處還有涓涓細流。

岷江支流雜谷腦河河道如今已變窄,有些河段最寬處也就七八米寬,有些河段十多公里見不到河水,即使有一點水也是細如遊絲。

岷江在四川茂縣南新鎮境內河段上,河床看上去就像戈壁灘一樣,不要說流水,就連可供植物生長的濕地也沒有。河床裸露在風中,光溜溜的石頭、乾涸得已經開裂的砂土,毫無生機。

水到哪裏去了?當地村民不無氣憤的說道:「水鑽進隧洞發電掙錢去了!」

岷江「脫水」 兩岸災害頻頻發生

四川省水利廳公布的「四川省主要江河7月水情實況」資料顯示,省內岷江、沱江、嘉陵江上游的主要江河控制站月最大流量都小於多年同期平均值,而岷江水流量偏小50%左右!近幾年來,岷江數處河段頻繁「脫水」。岷江在成都段的最大支流金馬河也已出現冬天斷流、夏天洪澇的情況,每年斷流時間超過200天。

水利專家預測:「如不及早採取措施,岷江下游可能變成季節性河流!」據水利專家介紹,因為缺少水源的涵養和電站施工的影響,岷江兩岸環境顯得格外脆弱,地震、滑坡、崩塌、泥石流等地質災害頻頻發生。

岷江斷流不僅直接影響到依靠岷江供水的城鄉生活和工農業生產用水,而且使水環境容量減小,加重了岷江水污染和水環境的惡化,更加重了流域濕地生態系統退化,生物多樣性減少,岷江水生動植物造成了嚴重的破壞,近40種魚類已遭滅頂之災,其中的珍稀魚類已經基本消失。國家二級保護魚類虎嘉魚已經在汶川河段消失10多年了。


一名農民絕望的走過乾涸的河面!

農民手拿著被曬幹的玉米欲哭無淚!



路邊搖曳的居然是幹死的玉米!

為了生存,人們不得不翻過一座座山坡去挑水。



在中共領導下,上甘嶺重現!

再遠的路,村民也要徒步去取水!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