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航機長避難與「告密文化」
 
歐陽非
 
2006-8-18
 
【人民報消息】很久以前讀到過一個笑話,說的是幾個來自不同國家的人談論什麼是最幸福的時刻。使我至今不忘的是一個來自斯大林肅反時期的蘇聯人的話。他說,當你早晨被一陣敲門聲驚醒,打開門發現秘密警察站在門口說,“伊凡·伊凡諾維奇,你被捕了”,你卻能對警察說,“對不起,伊凡·伊凡諾維奇住在隔壁”,這才是“最幸福的時刻”。

說是一個笑話,其實故事中透露出的那種生活在恐懼之中的感受,卻讓人笑不出來。這種恐懼,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共產專制之下特有的人與人不能互相信任的“告密文化”。

告密之風,盛行大陸

上海東方航空公司資深飛行員袁勝,在飛往洛杉磯前給一地勤人員講《九評共產黨》和退黨潮時,被該人告密,險遭警察拘捕。由於300多位乘客已經登機,警察只好留話:回來再算賬。袁勝為避免回國以後被中共迫害,不得不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袁勝被迫出逃,源於被人告密。告密之風,不但在文革時代,就是在今天的大陸實際也很普遍。

筆者本人在10多年前就讀中科院研究生院時,曾到北戴河實習,帶隊老師多才多藝,能說能唱,晚上在招待所組織學生搞了個聚會。也許是該教授唱了什麼不合黨的主旋律的歌(我沒有覺得),回校不久,隨隊的助教就跟我們打聽是誰到院裏告了教授一狀,大夥一聽都挺生氣的,什麼時代了,還真就是有這樣的人。

2005年吉林藝術學院戲劇文學教研室的一名年輕教師盧雪松,因在課堂上及課後與同學探討歷史文化問題,被學生中的積極分子告發,說其在課堂散布不利於黨的言論,故而被學校停課。

據一位大學教師披露,他們學校在2005年下學期啟用了學生特務制度,監督教師課堂言論。這種學生特務有個專用的稱謂,叫做“信息員”。就是學校當局從學生裏面選調一些非常聽話的學生,作為“入黨積極份子”培養,安排到不同的院系,聽各科老師的課,成為黨掌控師生動態的耳目。

“告密文化”是如何形成的

“告密文化”離不開專制獨裁。“洗腦體系”和“整人機制”是中共“告密文化”形成的溫床。

通過“洗腦體系”,中共不僅剝奪對方辯護的機會,也把人洗腦成認為告密合理,告了別人,會更好的保護自己。中共最大限度的醜化被害群體,煽動民眾仇恨,操縱人們去告密。但是,如果告密沒有後效應,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告密者了。這就需要中共那一套邪惡的對被告之人想怎麼整就怎麼整的 “整人機制”,這樣告密之風才會盛行。這套整人機制是中共獨裁者維持統治不可或缺的工具。過去是“政治掛帥”的赤裸裸的整人,現在是披上“法律”外衣的更流氓的整人。“反革命罪”、“顛覆國家政權罪”、“破壞法律實施罪”、“泄露國家機密罪”、“危害國家安全罪”等不一而足,這些罪名大多數是用在因言論、信仰獲罪的無辜的百姓身上。同時,中共還會施以小恩小惠來鼓勵告密,另一方面,告密造成的人人自危的恐懼,也會激發人去主動告密以免受牽連,更有一些人養成了喜歡看到他人被整的陰暗心理,而樂於告密。

每一次中共的運動,其重要組成部份就是發動告密。就在人們說現在大陸言論多麼自由,在飯桌上也能說說領導人的笑話時,他們卻相當自律的去回避有關法輪功的話題。在敏感問題上,“言論自由”不在了,因為他們都怕有人去告密,給自己惹麻煩。

中共統治人民的所謂一大法寶就是所謂的“群眾路線”,其重要功用就是讓老百姓互相揭發告密。中共連最基層的街道居委會都大加利用,人稱“小腳偵緝隊”,讓告密的氣氛彌漫在整個社會中,造成人人自危,從而不敢越黨的言論雷池半步。告密成為中共能夠維持害人運動的重要手段之一。

告密並不一定都是匿名的,當告密者有恃無恐的時候,他會公開告密。通常在中共的運動高潮時,被中共打擊的對象不受任何法律的保障,他們的權利處於社會的最底層,這時,告密者們就會肆無忌憚。出賣袁勝的告密者,就是這樣,凸現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嚴酷背景。

如何區分專制社會的告密和民主社會的舉報

有人會說,在西方民主國家,不也是有投訴、舉報嗎?你要是後院的草長得太高了還沒割,說不定有鄰居到社區管理委員會去投訴你;你養了狗哪次忘了系繩子,也有可能被投訴;就是虐待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會被人報警;特別是現在的反恐時期,政府更是鼓勵群眾去舉報任何可疑的行為。

可是,日常生活中,就算是習慣於用“告密”一詞的大陸移民,也很少把民主社會的這種匿名“投訴”跟 “告密” 聯想到一起。而在大陸,就算你是“公開揭發”,如同那個把公安引來抓袁勝的機場地勤人員,人們也很容易就把他的“公開”行為當作“告密”。為什麼呢?這是因為專制社會的“告密”和民主社會的“舉報”有著根本的區別。

民主社會民眾舉報的內容是為維持社會良性環境的,很正常的,並不夾雜害人的成份;而專制社會告密的內容大多是政治性的,同黨的運動和言論鉗制有關,比如什麼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啦,什麼收聽敵臺啦,什麼散步反黨言論啦等等,最明顯的就是同黨的整人害人運動有關的東西。在中共正在搞的運動中,比如,當年的六四開槍,現在的鎮壓法輪功,如果有誰言論同黨不一致,就很容易遭人告發。

什麼是反政府?什麼是恐怖主義?什麼是國家安全?專制社會同民主社會有完全不同的定義。在中共專制社會裏,同黨不一致,就是反政府;維護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的權利,就是搞恐怖主義;揭露共產黨的害人歷史,就是危害國家安全。所以,清醒的人,很容易區分什麼是共產黨的“告密文化”,什麼是正常社會的民眾舉報。

更明顯的是,正常社會也不存在象共產黨那樣的一個動用國家機器、並淩駕於法律之上的整人機制。

如何結束“告密文化”

同其它共產國家一樣,經歷各種運動的中國大陸人民,對於這種“告密文化”可謂是深惡痛絕。“告密文化”是共產黨統治的必然產物,因此,只有解體了共產黨,徹底破除了黨文化,人心才可能恢復正常;人重新良心發現、重新認識倫理道德的價值,才能真正杜絕“告密文化”,社會也才能步入正常。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