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盼立即赴澳 曾慶紅下令宣傳三人(圖)
 
姜青
 
2006-6-23
 

<

黃菊、李長春、賈慶林三個臭魚爛蝦。(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最近中共官場信息隨著賴昌星的是否遣返、鄭恩寵和周正毅的出獄,而發生著微妙的起伏變化。

周正毅希望立即赴澳

聽上海幫散出的風兒,靠貸款不還、積累壞賬而號稱「上海首富」的周正毅刑滿出獄後,牛氣十足,揚言要剁下鄭恩寵的一條大腿。但實際上上海幫對周正毅下令:出獄後有關案情不准對外披露,否則後果自負。據說若不聽指揮,陳良宇隨時都會找上海灘黑社會卸下週癟三兒一條左腿和一個右臂。

現居住在南匯農居別墅的周正毅,已非常低調的更名改姓,並表示希望立即以「投資」名義赴澳洲定居。

鄭恩寵出獄黃菊病情加重

鄭恩寵出獄後沉默兩天,僅僅兩天,就高調向黃菊、陳良宇、韓正嗆聲了,還向外國政要寫信。結果江澤民的姨外甥、上海市公安局長跳了兩下,就歪著腳;陳良宇的橫勁兒再怎麼沖,鄭恩寵和海外媒體的電話往來沒有中斷,這是繼高智晟律師之後的第二起奇特事件。為此,指揮失靈的黃菊病情加重,他擔心中央不讓自己咽氣的根本目地是為了準備讓他「說說清楚」。

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和市長韓正現在更是別露頭,只要一講話就被上海市民駁的稀裡嘩啦的。在上海現在沒人怕他們。

5月28日,韓正在一會議上討好說:上海五年建成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四個中心。上海會越來越繁華,人民生活水平會越來越提高。結果當日,網站上便有2000多個帖子,要求把上海建成法治、文明、平等、環保的都市,並叫韓正別老說大話,先正正個人作風再張嘴說話。

曾慶紅要給賈、黃、李潤色

陳良宇不安的原因是,自從黃菊躺下之後,上面根本沒人顧上上海這一攤。近日,曾慶紅在中宣部一次內部講話時指示:要從多方面宣傳賈慶林、黃菊、李長春三個人。原因是這三個政治局常委在社會上不但已經臭不可聞,而且狀告他們的勢頭越來越猛,上面有人提議權力下放,放手交給下面處理。曾慶紅急了,要求加大力度漂白、塗脂、潤色!

黃菊病的遺體都要蓋二號大血旗了,而且十七大注定要下去的,曾慶紅還如此賣力氣宣傳他,可見曾慶紅在上層已經勢單力薄,小兄弟太少了。

李長春被罵「一無是處」

河南省有二十多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向最高法院狀告前省委書記李長春蓄意隱瞞本省愛滋病疫,導致愛滋病擴散和二千多名愛滋病患者得不到基本醫治而死亡

今年3月兩會期間,更有遼寧、福建、廣東、河南、北京的群眾齊刷刷致信給賈慶林、李長春和賀國強,呼籲他們和群眾一起學雷鋒。這些信件多達450多封,已被公安部列為「奇案」,被認為是背後有人指使。

兩會期間,李長春參加河南省代表團討論時對「亡黨危機論」泄憤說:要注意一個傾向,在黨內、在社會都很突出:把當前工作上的缺點、不足或失誤,描述得漆黑一團,彷彿明天就要垮臺、亡黨了,這很危險,在自我製造危機,義務為國際敵對勢力造勢。我很懷疑這小部分人的動機是什麼?至少和構建「和諧社會」主調是相違背的。

李長春接著敲著桌子發泄不滿說:「有河南、有廣東,也有境外,把我罵得一無是處。我很泰然……」。嘴上越說泰然處之臉上越是烏雲密布,講到此,主持會議的省委書記、給老幹部拜年被轟出門去的徐光春一再示意,李長春才中止發言。兩個小時的討論,李長春為只澄清了38分鐘而不能釋懷。

賈慶林大罵「三字經」

兩會期間,陪著江澤民看芭蕾舞《天鵝湖》又打呼嚕又放屁的現任政協主席、原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到北京市人大代表團參加討論時說:「完全歡迎指名道姓批評賈慶林。因為在座的是人民的代表,代表人民的聲音」。有幾位代表嘴還沒有張開,就聽到賈慶林緊接著口吐髒字說:「他媽的!到北京10年(指他任北京市委書記的10年),給罵了10年……。」

原本想給賈慶林提意見的人大代表一聽他大罵「三字經」,都認為是罵自己,頓時臉色鐵青,會議室裡空氣變的尷尬、緊張。賈慶林罵的正起勁,全然沒有感覺,直到現任北京市委書記、二臭劉淇打斷了大臭賈慶林的發言,氣氛才漸漸緩和下來。散會後,代表們剛一從會議室出來,就有人大聲罵道:「這小子真不是個東西,早就該抓起來了!」

現在,有很多信息表明,上面不僅僅只有兩派力量在較量,而是分化成多派,其中有一股從內部瓦解共產黨的力量最不可忽視,這股力量讓曾慶紅、黃菊等上海幫心裡害怕,但抓不住把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