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紅盤!七大中資把周小川頂出沒頂之災(多圖)
 
林立
 
2006-6-26
 

擺出花架子騙香港市民。(人民報資料)
【人民報消息】3月的兩會後,中紀委書記吳官正等找周小川談話,要周小川按四項指令辦。其中一項是「央行即時封存黨組會議紀錄、董事會會議紀錄以及周小川行長的批示、批覆、審核本的原件。」

審計署、監察部也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副行長交際費進行了審計,結果發現去年僅一年,行長周小川一個人的交際費開支近億元!

知情人都說,這小子吃金吞銀吶?這下週小川非雙規不可!

可是,周小川現在非常時髦,經常見報,而且最近在香港出了大瘋頭──中行在港上市開了大紅盤。

周小川成了港股中的一道「亮麗風景」

中廣網6月1日報導《中國銀行在港成功上市6分鐘成交44億港元》,報導說,國際資本市場集資額最大的新股中國銀行,1日上午在香港聯合交易所成功上市。
 
《人民日報海外版》(2006-06-02第01版)以《中國銀行在香港成功上市》為題報導,「迫切期望分享中國經濟金融改革成果的投資者,今天把目光瞄準了一家擁有百年歷史的中國國有銀行──中國銀行。」「「中國銀行」成股市中亮麗的風景」「來自香港方面的最新消息,「中國銀行」6月1日上午10時成功在香港聯合交易所掛牌上市,以3.15港元開盤,隨後逆市上漲,成為港股今天跌市中的一道「亮麗風景」,下午報收於3.40港元,較發行價2.95港元上升15%,全天成交額達200億港元。」

中國銀行董事長肖鋼表示,中國銀行在香港成功發行上市,充分體現了國際投資者對中國經濟長期繁榮穩定和改革開放充滿信心,充分反映投資者對中國銀行百年品牌的廣泛認同。中國銀行上市是中銀改革發展裡程上的新起點,中國銀行要把中銀建成中國的一流銀行、國際先進的金融機構,為股東創造更大的價值,創造中銀新的輝煌。

看這些報導,周小川的功績大大的,去年的交際費開支近億元有什麼了不起,今年就是成倍往上翻,誰又能說出啥?你也到香港上上市,看看有沒有這樣的成績!

中行在港上市


中國銀行香港掛牌上市。
(人民報資料)
據動向雜誌透露,6月1日晚,找不著北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國賓館設豪宴,慶祝中國銀行在香港招股上市開紅盤。周小川在宴會上手舞足蹈地說:中行在香港上市,這一仗是股市世紀之戰。今天開紅盤上升百分之十五(按:招股定價二點九五元,收市價三點四元),取得了有歷史意義的勝利!

他還吹噓說:是我向溫家寶總理遞交軍令狀(按:據國務院秘書長華建敏表示,根本沒有這回事),和曾培炎副總理打賭:如果認購額不滿,我下放到銀行做營業員;如果上市首日跌破招股價,我引咎辭職;如果上市三個月,在正常情況下上升不到百分之五十,我請辭行長。

中共的四大商業銀行是壞賬簍子

中共有四大商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建設銀行。這是咱中國人民肩上的四大包袱。1998年,用發行30年長期國債的方式為四大國有銀行補充了2700億元人民幣資本金;2004年初,中共國務院決定動用450億美元國家外匯儲備為試推股份制改革的中國銀行與中國建設銀行補充資本金。為什麼這些銀行都是江澤民們的壞賬簍子?為什麼那些外逃的貪官,可以手持巨額銀行本票、支票和外幣現金?銀行高層沒有利,哪個會為了別人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

中共的銀行是空殼

中共的銀行股票上市不能買,誰買誰完蛋。

有一位臺灣駐北京的子公司經理,提到一件讓總公司驚恐的事。這個在北京註冊的100%控股的臺灣公司最近要在當地投資一個項目,到銀行去領款。沒想到銀行竟然規定一天只能提領一定金額的人民幣。由於此投資需要金額大,只好每天都去提現款,沒想到錢提到第三天時,不是該公司經理髮火了,而是中共的這個銀行沉不住氣了,銀行說:「不能每天這樣提,你們要拿支出(投資)的憑據證明才可以提錢。」也就是說必須有單位證明你公司確實要把錢用在他們那裏,你才能取。總公司董事長說:「真的很不可思議,全世界恐怕沒有其它國家的銀行管成這樣的,這又不是加入你共產黨,不許退黨,我自己存的錢不能隨便取,那還叫銀行嗎?」董事長終於開始警醒,說要再考慮評估一下目前在北京營運的風險。

為什麼北京的中共銀行如此刁難呢?因為銀行是空殼,就仗著這些境外資金撐著呢。中共曾經說過,真正有資本的公司都不上市,只有虧本的生意才在境外上市呢,所以買中共的銀行股票等於是拿錢打水漂兒。

曾培炎曾告知周小川:中國銀行上市要穩妥,要把目標放得遠些,不妨把招股定價在二點六元至二點七元。周小川稱:從市場調查、資料反饋看,定價三元或三點二元都能有所突破。

民脂民膏為周小川頂住險情


周小川急傻了!(人民報資料)
五月二十九日、三十日,周小川得知中行暗盤不妙,一直徘徊在二點九至二點九五元招股定價線,甚至接到當天有以二點八元低價拋售的消息。當晚,周小川匆匆趕到深圳,晤七大中資集團負責人,傳達曾培炎就中行上市可能發生險情的指示,要中資成為吸納中行股的主力。

「中資」是什麼?說穿了就是民脂民膏。玩笑開大了,全力以赴托住香港開市不能跌的三點一五至三點二元大盤的是中國老百姓的錢,是國庫的銀子。

6月1日,周小川整天盯著香港交易市場中行的趨勢,打了七次電話,要中行頂住、頂住、頂住,擴大戰果!當天總成交額的200點5億元裡中資出血168億元。

呵,中共自己跟自己玩兒,玩兒的是自己,刮的是「國家的主人」,掐的是香港市民的脖子。

有今天沒明天

不管怎麼說,險情難關暫時度過了,請客!吃!喝!周小川擺豪宴五桌,在京財政、金融、證券界四十多人到場。席上開了十五瓶凱旋門香檳、六瓶路易十三白蘭地、十三瓶八三年產波爾多TOP紅酒,還請了總政歌舞團表演助興。僅酒水賬單就達19萬元;歌舞團二小時演出特別優惠價15萬元;每桌菜單價8000元收的是半價,才4000元,便宜。

唯一讓周小川沒面子的是,曾培炎沒來,華建敏也未到,在京的銀行行長除了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陳元外都到齊了。財政部長金人慶雖然到了,但靈敏的政治嗅覺讓他立刻發現自己來錯了,因為主賓席上空著多個位子,所以他忍耐到周小川致過辭後,便立即稱有緊急公事要處理,告退了,桌上的美味一筷子都沒敢動。

有人問,比周小川折騰輕的都進監獄了,怎麼還讓他這麼燒錢?這要看誰當政?中共看的不是你蹧蹋多少錢,也不看你是否有本事,唯一的標準就是看你是否能為黨「掙面子」。

周小川做到了,要不怎麼能豪宴5桌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