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中醒 (圖)
 
作者:袁山
 
2006-6-19
 
【人民報消息】我上中學的時候就讀的是一所靠近北京香山邊上的普通中學。同學中有許多是農家的子弟。雖然我是在部隊大院長大,但這並不妨礙我和農村孩子們的相處。我們都很合的來。記得那時一到秋天的,農村的同學們就會拿來自家產的香山「酒保桃」給我們品嘗,而我們這些部隊子弟也常把知道的「一點內部消息」在課余的時間告訴她們,也算是互通有無吧,幾年的中學生活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

一件往事

高中畢業分配的時候,大部分同學要回鄉務農,班上只有十幾個人參加統一分配工作。令我「記憶猶新」的事情就發生在畢業分配中。

記得當時,來招工的人問我們在場的十幾個畢業生,你們都說說自己的理想是什麼?說真實的想法。我的腦子飛速轉著,我的理想是什麼?我到底想幹什麼?我突然發現自己對這個問題是一片空白,好像從來沒有認真想過似的。這時,一個平時十分不起眼的同學站起來說:「我想當一個列車員(那年是文革剛結束,能當上列車員是不錯的職業了),我想走遍大江南北,親眼看看杭州的西湖、桂林山水、山東的泰山,河北秦皇島。」她輕聲說著,面俠中微微泛紅。我聽的出這是她的真實想法,她真的實實在在思考過自己想幹什麼。

而那天我們絕大多數人都說不清自己到底想幹什麼,有的說了也是一種像背口號似的空話。這件事情當時真是觸動了我的自尊,接下來好幾天我都在想這件事情。

我想我不是沒有理想的人啊。記得小學二年級入少先隊的時候,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理想」,當時我按照老師的意思,照貓畫虎的寫上了「好好學習,好好勞動,準備著: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出一切力量。」 接下來,我的「理想」就更多了,我們這一代人趕上了70年代反擊右傾翻案風、趕上「四人幫」,趕上了80年代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趕上了六四中共對學生的開槍,趕上了學習實踐「三個代表」的高潮等等。我們的理想就向「萬花筒」似的,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隨著中共邪黨的需要而選擇。為了畢業志向的填充,為了應付考試,為了跟上時代步伐,我們這代人「編織」過不少理想。

但說白了,我們從沒有認真思考過自己真正的人生選擇。在「黨文化」假、大、空的思維模式中、被抽去中華民族傳統內涵的歷史、文化、道德基點之後,我們的理想往往是和中共的事業連在一起,和為共產主義獻身連在一塊。在渾然無知中更可悲的是,「黨文化」的思維模式左右著我們的為人處世,左右著我們對社會、對家庭所應負有的責任,左右著我們對大是大非問題的抉擇。

看「九評」方從迷中醒

「九評共產黨」的橫空出世,震撼了所有良知者的心。說實在,我們還真是第一次清晰明瞭了人的理想和選擇是以道德基礎為本的。「天人合一」代表著我們祖先的宇宙觀;「善惡有報」是社會的常識;「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為人的起碼美德;「忠孝節義」是人生於世的標準;「仁義禮智信」成為規範人和社會的道德基礎。」選自(九評之六)。

從「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我們看清了中共的來龍去脈。看清了中共從產生之日起便以暴力注定的第一個遺傳基因,中共逐步完成其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中共的年年斗、月月斗、日日斗,生命不息、斗爭不止。中共的反人類、反宇宙的藐視天地自然。江xx和中共迫害「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人,導致中華大地的普遍道德淪陷,社會風氣惡化。中共破壞中華民族傳統的神傳文化,以「黨文化」顛覆華夏子民心中的良知善念……

為什麼中共喊「穩定」十幾年了,而來自大江南北的上訪人士那麼多,為什麼從「三個代表」、到「保先」、到「八榮八恥」 的沸沸揚揚,但貪官、社會道德問題越「演」越烈,為什麼長江三峽大壩封頂帶給人們的是如此沉重的思考?為什麼北京人開始憂患生命之水?為什麼觀察家說: 「否定文革等於否定中共」?為什麼大河斷流,敦煌幾成沙漠?為什麼三分之二黃河之水嚴重污染甚至無法用於工業用水?為什麼新疆哈密六月飛雪染白天山?為什麼有上千萬人乃至更多的中國人聲明退黨、團、少先隊。

當您看過「九評共產黨」一書後,您會得到全新的答案,同時您也會為自己做出最佳的人生選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