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三大死結
 
作者:張傑連
 
2006-6-18
 
【人民報消息】

三大死結直接瓦解中共

中共雖然萬結在身,但是從它自己內部透露出的消息來看,當前有三個大結被中共視為最為要害的死亡之結,這在民間公開或私下裡也是一個基本共識,中共的三大死亡結分別是:《九評》、「退黨」和「活摘器官事件」。

目前對於其他的各類人權迫害的揭露譴責,比如維權抗爭,六四真相,以及對法輪功和其他宗教團體普遍性迫害的報導聲援,海內外只要沒有形成強大的統一的輿論譴責之場,中共的態度一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二是「我是流氓我怕誰」。

但是不管中共撒了多少銀子來摻沙子、封眾口,唯獨《九評》、「退黨」和「活摘器官事件」是如何也跨不過去的高坎。

因為這三項對中共而言,根本不是什麼談判桌上的訴求,還有討價還價的空間,簡言之,此三項根本沒有什麼客套話,直接瓦解中共在國內、國外耐以生存的一切基礎環境,天滅邪靈,使命超然。

《九評》、「退黨」和「活摘器官事件」裡應外合

《九評》、「退黨」為裡應,重在中國人內部的精神覺醒。

東方人的思維本身較為複雜,得失權衡較為周全,加上中共精心調制的黨文化的攙雜,配以人心道德標準下滑的現實,要想在現時講清中共是什麼樣的物件本質,為人能共鳴,啟迪人的善念勇氣,不得不用九篇天降奇文抽絲剝繭才得以完成。

《九評》解決了中共邪教本質的歸屬問題,「退黨」就自然成為人心歸正、自救平安的實踐過程。《九評》的不斷傳播,退黨(團)的千萬突破,這種發自其內部的人心動搖與形式上的心靈脫離是中共最為恐懼的死亡大限。

當然內部的崩離,有時可以通過外部的填充來延緩支撐。中共以廉價市場的誘惑,連騙帶蒙的把西方幾乎捆上了自己的褲腰帶,這恐怕是中共現在的唯一幻想:西方世界面對中共要死一起死的窘境,關鍵時刻只能是做「拉兄弟一把」的選擇。

可見西方也需要清醒劑,也需要一次震嚇西方利益貪欲的心靈強震,就像最妖艷的街姐,哪怕是旁邊最小聲的一句「此女有艾滋」的提醒,也會把最貪婪的嫖客嚇得魂散而逃。

但是西方人的直接表面化的思維方式,似乎很難一下融入具體的純版中共歷史的詭詐多變,「中國人的折騰」是一般西方人永遠搞不懂也不願意費神搞懂的項目。

按西方人思維習慣來說,「中共是什麼」的問題缺的就是一個現代版深刻的故事,一個能打垮金錢的道理。而這個故事今天已經被法輪功學員講了出來,「活摘器官事件」一旦全面證實,就將是西方版的「九評」與「退黨」合二為一的脫離中共的精神覺醒。

「活摘器官」不用說對死囚犯都是極不人道的做為,更何況中共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借鎮壓之名,活摘器官的殺人牟取暴利,這種在正常生存環境下的反人性、反人類的獸類行為,其不可接受性是不需要解釋的,需要的是對罪惡的證實。

只有非人性的獸性類才能做出此大惡之舉,而和這樣的非人性的異類為伍,就像與吃嬰湯的「人」同一餐桌,還互相夾菜,西方再唯利是圖,也承受不了這樣的人本性上的心理壓力。

可見「活摘器官事件」是名符其實的外合,中共能不萬分懼怕嗎?

儘管有相當的西方利益集團仍以「眼不見心不煩」和「不想搞得那麼清楚」在回避躲閃,但是上天自會安排其掘墓之人,這也是測試人心的天檢。

正像歐洲議會副議長愛德華先生在中國只身完成真相之旅歸來後說:一旦證實中共的「活摘器官事件」,中共的奧運會將受到西方抵制。

屆時抵制奧運也只是個開始,無法與反人性、反人類的罪惡為伍同生將成為全球倫理共識,西方對華的貪欲政策都將被迫做大幅調整,中共的「捆綁外援」的幻想也隨將徹底破滅。

中共悶聲《九評》、「退黨」

只有中共自己最清楚《九評》,「退黨」和「活摘器官事件」的滅頂之力。所以其採取的策略就是悶住氣。

對《九評》中共悶的時間最長,至今官方不回應,私下裡以最嚴厲的手段禁查,只因一本書就被判刑的案例比比皆是。

對「退黨潮」中共也是悶聲,其間中組部還嘗試著「闢謠」,結果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於是趕緊緊急閉嘴。以後做法就是在海外摻沙子,弄些特務散布質疑論和退黨無效論。而最相信退黨(團)真實性的其實就是中共自己,從全國各地大力發展黨員(及團/隊)的快速通道就知道中共的心痛在哪裏。

回應「活摘器官」反而證實罪惡

雖不像對待上述兩項純版中國事務,中共可以往死裡悶氣。但是針對「活摘器官」高度敏感的事件,不到萬不得已,中共也不會冒然公開正面回應,但私下裡不得不為之全力周旋。

從今年三月「大紀元網」以醫院證人揭露瀋陽蘇家屯幾年前就存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後,中共除弄了個可控範圍的新聞發佈,就一直沒有能夠讓國內民眾得以了解的正式回應,但是私下卻立即對蘇家屯進行了全面的清理,兩星期後暗邀美國使館人員和親共媒體人員參觀,演一場猴戲。

但是就在中共打造蘇家屯遮掩模式之際,整個「活摘器管事件」的調查很快就全面轉向中共各大勞教所及其相關大醫院,海外調查報告中有大量的有價值的電話取證和中共自己來不及處理留下的大大小小的文字和網頁疑點。

不僅如此,中國近幾年一躍成為世界器官移植的中心的事實,民間「找不到器官就去中國」被廣泛傳播的醫療秘訣,還有令海外醫生羨慕不已的充足豐富隨來隨有的器官資源,使得「活摘器管事件」的背景堅實有力。全民提供的追查線索不斷在海外網站公開,國際調查委員會的成立和獨立調查團的組建,社會反響熱烈,要求進入中國調查的呼聲高漲,簽證申請直接就在中共領事館的桌子上放著。

怎麼辦,中共面臨的壓力空前強大。短短幾個月中共是一路退守,從先前咬定的親人器官捐獻,到承認零星使用死刑犯器官,到認可大批的使用死囚器官,又發現就是把殺掉的所有犯人都用上也湊不夠實際的移植數量,最近又放風還有大量交通事故的死亡人也被割了器官,當然就是不會承認對法輪功的活取器官的暴行。

期間中共為緩和國際壓力,宣布出臺移植管理法規,但卻壓後三個月實施,造成各大醫院加班加點的突擊移植項目,更加引人懷疑是在銷毀罪證,軍隊全國性的器官移植總結大會接令延期、回避風頭。

在「活摘器管事件」三個多月後,事件的發展之迅猛大出中共所料。想來想去,中共最得意的就是對蘇家屯的清理,還讓美國發了漂白聲明。現在加拿大國際獨立調查團正式申請進入中國獨立調查,中共實在難以繼續悶聲,但還是一廂情願的要把國際社會的注意力定死在蘇家屯,這一點對國內民眾有限的公開,中共感到似乎不會失控。

於是在6月9日《健康報》第二版上(作者:華微)中共首次在國內報刊上公開回應「活摘器管事件」,題為「子虛烏有的『蘇家屯集中營事件 』」出爐。其特點是只談蘇家屯,大談6000人食住難,拿做秀的美國使館參觀聲明為自己洗白,回避事件發展的時間及過程,好像就是昨天發生的事,今天怎麼就沒了,東一句,西一錘,根本不值得一駁。

這個回應實際是好兆頭,就是說中共悶不住了,悶不住要動,越動死結就會緊一扣。

在此就只選其明顯的一個破綻,看看扣是如何瑣緊的。文中稱「『蘇家屯集中營事件』中一個重要線索是自稱蘇家屯血栓病醫院主刀醫生和太太的證人證言,而張玉琴(醫院副院長)明確指出該院根本就沒有這兩個人」。

既然是重要線索,那麼只要把這個重要線索否定了,讓人沒話說,中共不就解套了嗎?但是這麼重要的關鍵大事,卻是一句帶過,「張玉琴(醫院副院長)明確指出該院根本就沒有這兩個人」,怎麼知道沒此兩人,這麼關鍵的下文居然沒有。

醫院肯定有不少主刀醫生和太太,說該院根本就沒有這兩個人是根據什麼下的結論呢?主刀醫生從沒有公開露面,所以醫院一定是通過他們的名字,發現醫院的職工裡沒有這兩個名字,來證實沒這兩個人。

可是他們的真名也從來就沒有公開過,醫院是怎麼知道的呢?就算醫院通過其他途徑(比如國安)獲得了他們名字,但是不是醫院的,把名字一公開不就得了,醫院裡誰都能判斷他們是不是,不是人人都可以來作證他們是亂說了嘛,對這兩個國家的敵人還有什麼客氣的。

再說既然不是醫院的,那是哪裏的呢,從國內出來前,他們總有個地方呆吧。安全局查個下落也很容易。所以說出他們是其它哪個地方單位的,就憑這一點就能把他們的證詞全部推翻,這麼簡單的大事,堂堂的安全局居然不幫忙,看來是真的幫不了忙。

既然如此,張在愚蠢的否認兩人的同時,就在強烈的肯定他們是醫院的職工。但是為什麼要隱瞞撒謊,不敢認人呢?一是證人講的是實話,急於撇清干系;二是證人的話可能還沒有講完,還有更可怕的事實等著,如果公開名字,逼急了,中共就更難收場。

好笑中共一語帶過重大線索,就憑這一條,蘇家屯血栓病醫院曾經就是「活摘器管事件」的兇院之一。但是蘇家屯也不過是個引子,勸勸中共還是趕緊放眼全國,一家一家的慢慢搞定,可是國際調查會給那麼多時間嗎?天滅中共會給那麼多時間嗎?

三大死結,中共難逃,哪個結勒緊了,中共都將氣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