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當口再開放的豪放女恐怕也會畏縮
 
讀者投書
 
2006-5-1
 
【人民報消息】這幾年,多有借考察為名到國外公費旅遊之事。能成其事者,當然都是有權有勢的幹部。又因為這些人大都不是技術幹部,不會外語,所以他們在國外離開了翻譯就笑話百出。

某縣商業局的一個“消費結構、消費方式考察團”,到了法國特地聘請了一個翻譯,陪他們盡情地用各種方式消費了半個月,又在回國途中繞道俄羅斯繼續消費。這些在中國領導消費新潮流的領導同志第一次到俄國餐館消費,又來不及請俄文翻譯,小姐拿來菜單,他們看不懂,面面相覷,心想隨便點吧,吃飽就行。一看菜單上的第一行俄文字最粗最大,估計是餐廳特別推薦的美食佳肴,大家就以級別大小為序依次在菜單上的這第一行點了點,決定消費這個。小姐一楞,很快就將一個大胖子領了過來。大胖子問發生了什麼事。諸位消費專家聽不懂,又依次將菜單上的第一行大字點了一遍。每點一次,大胖子就點頭一次,並用手指著自己,幸虧該消費團的團長級別高,水平也高,馬上就明白過來,原來菜單上的這第一行大字是這個大胖子經理的名字。消費團卻把他當做特別推薦的美食佳肴給點來消費,這麼胖誰敢吃呢?

呵呵……

還有一個某市的考察團到日本,也是到餐廳吃飯,不懂日語,也是點了萊單上的第一行字,也以為是餐廳隆重推出的好菜。這一次小姐倒沒詫異,而是微笑著深深地一鞠躬表示知道了。可是等了很久,不見小姐把菜送來。考察團的同志們又把小姐叫了過來,又把菜單上的第一行日本字點了一次。小姐又是微笑著深深地一鞠躬表示知道了。可同志們又是等了很久仍不見小姐送菜上來。最後不得不請鄰桌的一位中國留學生去問。小姐說,早已送過了,兩次都送了。留學生便問領隊點了什麼菜。領隊指著菜單上的第一行字說,喏,就這個。留學生哈哈大笑,原來第一行字是餐廳播送音樂的曲名。考察團的同志們倒是兩次都聽到了,就是沒吃到。

呵呵……

又有幾個不懂英語的領導同志組成的考察團到美國餐館就餐,也許他們都聽到過以上的笑話,所以就沒亂點菜單,而是決定用手勢來表示他們要吃什麼。他們想喝酸奶。於是大家就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表示“我”,然後又都伸出食指,表示“一”,又同時做了個握杯的手勢,以此表示“我要一杯”,這都很準確,小姐看了也明白無誤,可是“酸奶”怎麼用手勢來表示呢?大家就想當然地皺起眉頭,咧著嘴,像喝了醋似的,表示“酸”。其實在英語中的“酸奶”毫無酸的意思。接著他們又學了一聲牛叫:“哞”,然後兩手握拳,放在胸部兩邊,一緊一松,做擠奶狀。小姐看了半天,不明白,他們又表演了一遍:皺眉、咧嘴、“哞”……這下小姐恍然大悟,連連說:“OK!OK!”。於是大家鬆了一口氣,坐等酸奶。

過了一會兒,只見小姐送來的是開水和止痛片,原來她以為諸位先生皺眉、咧嘴,並發出根本不像牛叫的痛苦呻吟,準是牙病。可她始終不明白這些中國男人把兩隻拳頭放在胸前一緊一松,擠來擠去是什麼意思。

難怪後來有人說,要是團裏有幾位女同志就好了,男人在胸前能擠出個什麼奶呢?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幾個女士當眾擠奶,再開放的豪放女恐怕也會畏縮。是不?

註:這不是小笑話,而是大笑話。不過笑完之後,請讀者繼續看鏈接的「小笑話」,似乎更合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