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命作證 我們怎能不被他們的故事感動 (圖)
 
作者:三妹
 
2006-4-27
 
【人民報消息】自從瀋陽市蘇家屯區醫院摘取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牟利的慘案被披露後,6個星期過去了,披露蘇家屯集中營慘案的兩個證人於4月20日下午2點,在華盛頓Mcpherson公園公開站出來講話了,他們對中共加緊銷毀證據,欺騙世界輿論表示了極大憤怒。

他們公開講話的內容與六個星期前披露的慘案相同,不同的是,他們這次公開表示以生命作證,他們清楚地知道他們是冒著被中共滅口的危險。對此,男證人Peter回答記者說,他收到中共當局的威脅電話,恐嚇他,並要他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女證人Annie平靜地告訴大家,““如果我不站出來,可能能活到六七十、七八十歲,但一輩子會心裏壓抑,我今天說出了真相,明天可能會被殺,但你們知道這是中共幹的”。

中共金錢利益的絕招兒泯滅了多少中國人的良心,它甚至能泯滅一些民主國家的政府和公司的良心,使多少人以及Yahoo這樣的公司為了金錢去害人。但是,中共這一絕招兒卻在這兩個本性善良的平常百姓Peter和Annie面前失靈了。

中共殺人如麻的流氓手段讓多少中國人噤若寒蟬,使它的極權統治“穩定”了五十七年之久。但它的流氓恐嚇卻即對付不了Peter這樣的硬漢子,也對付不了Annie這樣的弱女子。

我們怎能不為Peter和Annie叫好,怎能不被他們後面的故事感動。

Annie從1999年到2004年在蘇家屯醫院做醫務工作,Annie的丈夫2001年調到蘇家屯醫院時是一名腦外科實習醫生,很快被提拔為腦外科主治醫生。

在蘇家屯醫院工作時,Annie的丈夫專管眼角膜活體摘除,手術之多出乎他意料,他必備手機,無論何時何地,隨叫隨到,在從事這個工作的2年期間,他有時一天要做好幾個眼角膜活體摘除手術。

這麼多的手術,Annie的丈夫掙的錢自然很多。

雖然大把賺錢,但是Annie的丈夫在2003年卻說要換單位。Annie奇怪,待遇這麼好,為什麼要換工作?以後Annie發現丈夫越來越不正常。白天精神恍恍惚惚,晚上做噩夢,盜汗,床單濕透一個人形。下班後,他經常抱著沙發枕頭看著電視發楞,Annie把電視給閉了,他都不知道,開著車也是緊張得要命。Annie發現,原本年輕有為的丈夫,僅在蘇家屯醫院工作了兩年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

Annie開始逼問丈夫發生了什麼事,丈夫被逼無奈,便痛苦地全盤拖出了這些驚人慘案。

丈夫說,“你不知道我的痛苦,因為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活的。若從死人身體上摘除器官,這還好說,可這些人還是活的。”

單純善良的Annie驚呆了,她萬沒想到事情是這樣,她可能一直懷疑丈夫有婚外戀,她後來對記者說,“如果是婚外戀可能還可以容忍”。

Annie這時意識到他們倆兒的生活和心境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了。她對前夫說:“你這一輩子就完了。你以後都拿不起手術刀來。”她告訴記者,“我還不是自己主刀的,我每次說起這事,心裏都發抖害怕。”

在善良的Annie心中,心愛的丈夫成了令人發抖害怕的兇手,Annie知道自己不可能與她的丈夫再生活下去了,她提出離婚。丈夫向Annie表示懺悔,在自己的手臂上烙下了五個深深的烙印,但這都已經於事無補了。

Annie後來對記者說,“開始他不知道,做了幾個就知道了。哪裏會有那麼多人捐獻眼角膜的呢?他說,叫他幹的人說,‘你已經上了這條船了。殺一個人也是殺,幾個人也是殺’。他說,後來也知道是活人。(器官)賣到什麼地方,(器官/屍體)送到什麼地方,他說他都不過問……那個時候他們醫生被告知迫害法輪功不算是犯罪,像是幫共產黨‘清理’似的。有些人在生命和金錢的選擇中會選擇金錢。主刀的還有別的醫生,我前夫負責摘取角膜,其它臟器移植和摘取由另外的醫生負責……我們醫院有好多人也知道這件事情,因為好多醫生都是秘密從事這樣的手術的,其他員工知道,大家都不敢說出來,怕被滅口,都很回避這件事情”

Annie披露,曾有約六千法輪功學員被關在這家醫院的地下集中營中,她在醫院時,已有四千多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被分頭摘取不同器官,然後扔進醫院改造的焚屍爐中焚屍毀跡。

由此看來,Annie的丈夫是第一道工序,也是被分解的人處於最活狀態時的工序,下面的工序大概是,摘除心臟(4至6小時體外存活時間),摘除肝臟(12-24小時體外存活時間),摘除腎臟(24至48小時體外存活時間),抽取骨髓,割取皮膚組織,最後還有可利用的做假發套的頭髮。

千萬個話生生的,體格健康,善良守法的老百姓就這樣以流水作業式的屠宰程序,被輕易拆卸了器官。

Annie的丈夫試圖逃出這殺人屠宰場,他最後成功逃到國外,他在逃避期間如何受到威脅和阻止的具體細節還沒有被披露,對此,男證人Peter只簡單地告訴大家,“當年他嘗試過逃避,不願參與這個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說自己不想幹了,然後就受到警告,家裏人不管多麼小心都遭到暗算。他的妻子為了保護他,左肚子上被深深地挨了一刀……,安妮是以給他丈夫贖罪的心理站出來的。”

Peter還說,“安妮的前夫現在是一個癌症晚期患者,他在加拿大的一家醫院接受化療。”

Annie的丈夫和Annie同樣善良,同樣具有關愛同情之心,不同的是,丈夫被良心折磨得倒下了,而Annie出於良知,站出來了。

另一個不懼滅口之危站出來的英雄是站在Annie旁邊的男證人Peter。 

Peter是一名有良知的普通記者,記者身份使他能夠南到香港北到黑龍江走遍中國。他親眼目睹了中共從地方到中央的腐敗和骯髒,他在遼寧省瀋陽市時,接觸到很多地方的官員,這些官員瞞天過海,貪贓枉法的作法到了無法想像,

登峰造極,令人髮指的地步。Peter說,“人民賦予的權力完全淪喪為大小官員敲榨奪取人民財富的工具。”

Peter在與瀋陽市官員的接觸中被告知蘇家屯這個地方隱藏著一個巨大秘密---一個集中營。從2003到2006年來美國前,Peter獨自調查,他消耗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最後終於發現隱藏在蘇家屯的這個設施,裏面關押著大量的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成了活體器官的供應源,他們的眼角膜、內臟器官包括骨髓都被活體摘除,甚至於他們的頭髮做成假頭套,還有皮膚、脂肪被買賣,然後這些被摘除了器官的法輪功學員被扔到焚屍爐火化焚屍滅跡。

Peter知道這“巨大秘密”後的震驚可想而知,他義不容辭地站出來吶喊了。Peter說,“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用我的生命作為證據來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我知道我報導這個真實的事件,中共是不會放過我的,但是我甘願冒著這個危險走出來揭露這個迫害真相。同時我想說:蘇家屯這個罪惡,我反覆的跟大家講它只是全國迫害的冰山一角,在全國各地的勞教所都普遍發生著盜賣法輪功學員以及其他人士器官(的罪惡)。”

Peter和Annie挺身而出試圖用自己的生命阻止這場慘絕人寰的群體屠殺。

下面讓我們看看那些喪盡天良的惡行是怎樣道貌岸然地在中國公開地進行的吧。

同樣是非法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Annie的丈夫被良心折磨得年紀輕輕就癌症晚期。可是,卻有不少醫生因為這豐盛的人肉大餐欣喜若狂。這就是中共邪惡統治造成這吃人社會慘絕人寰驚心動魄的其中一幕。

少許看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記者與國內數個醫院醫生對話的內容片段,我們不難看出,這些醫生在推銷他們的活體人體器官的生意時是多麼無所忌憚,毫不掩飾。

記者與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宋主任的通話:

記者:…那個醫生跟他講這個腎源挺好的…
醫生:我們也有這種情況,我們也有這種所謂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體,我們也會有,……這個我們大概目前為止有十幾個這樣的腎臟…

上海中山醫院陳大夫的回答更為直接露骨。

記者:但是提供的這個腎體不會是死人吧?
醫生:那當然是好的啦!怎麼可能把壞的給你們呢?
記者:…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
醫生: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都是青壯年。

河南鄭州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王護士長表示他們選用的都是年輕人的腎臟,絕對健康。

醫生:(腎)當然是健康的,絕對健康。不健康的還不要呢。
記者:我聽說煉法輪功的健康,你們有嗎?
醫生:嗯,嗯。我們都是選年輕的健康的腎臟。老的我們一概不要,這一點你絕對放心。我不能在電話裏跟你講太多……你要本地的嗎?我們本地的和外地的都有。

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表示可以根據需要進行調配。

記者:請問是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吧?
醫生:是
記者:你們這邊法輪功人的腎源怎麼樣?
醫生:應該說應該還可以,要不您問一下廣州軍區總醫院,就是武漢總院,我們相互之間也會調劑的。

山東千佛山肝臟移植中心的醫生表示四月份供體會多。

記者:煉那個法輪功的那種沒有一點病的這種腎…
醫生:嗯…反正四月份肯定會比較多的這樣的供體,現在這供體逐漸多起來了
記者:四月份為什麼會多起來?
醫生:這個我沒法跟你說,因為這牽扯到…不是說…這些就是沒必要跟您解釋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沒法解釋…

上海長征醫院醫生再次證實四月份供體會多。

醫生:“四月份,四月底,應該來源比較多,陸陸續續現在很多了,但是要抓住機緣,知道吧?過了這段時間可能會很少。過四月底五月份有一段時間是空白的,沒有材料嘛。你有材料的時候你不做,你沒有材料的時候,你把自己逼得沒路了嘛。”

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

醫生:“就是五一前,這禮拜和下禮拜吧。過完五一這邊就少了。”

西安交通大學附屬醫院:

醫生:“過來(回國)的話……爭取五月前吧。供體來源為二三十歲,健康,有活體的肝和腎。肝臟是全肝。有的血型現在就有供體。”

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院:

醫生:“一般20歲到30歲吧,肯定是健康的,很新鮮的。”
記者:“是全肝嗎?”
醫生:“全肝,全肝。”

上海長征醫院:

記者:“有沒有20-30歲的很健康的來源?”
醫生:“有啊,有。”
記者:“有AB型的嗎?”
醫生:“AB型的應該有,最近可能就有啦。”

西安交通大學附屬醫院:

記者:“有活體腎嗎?”
醫生:“有啊,也有那個肝呀。”
記者:“也有活體肝啊?”
醫生:“有啊,有啊。”

西安交通大學附屬醫院:

記者:“聽說有20-30歲很健康的供體?”
醫生:“是是。”
記者:“來源說是從人身上摘下來的是吧?”
醫生:“對對對。”
記者:“有一些勞教所裏面關了一些法輪功的,然後……就是活體摘除器官?”
醫生:“……是啊。”

上海長征醫院醫生表示目前病患大增,各大醫院都在加班加點地進行大量移植手術。

醫生:“排隊的人有30個在這等著。”
記者:“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醫生:“對對對對對,我們有好幾撥人呀,24小時呀,我們有四組人可以做。”

湖北省武漢市同濟醫院:

記者:“移植的量很大是不是?最近?”
醫生:“……應該是這樣。”
被問到器官來源時,上海長征醫院醫生說:“我們是國家統一有來源的,這個呢,我們怎麼講呢……只有醫生知道啦。”

被問到有幾年活體器官移植經驗時,幾家醫院都表示,他們從2000年底開始做器官移植手術,每年做一兩百例的手術。西安交通大學附屬醫院醫生:“從2000年底吧。”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院醫生:“醫院開展的工作現在五年了吧。”

根據中國官方統計,1991年到1998年,8年間全國施行肝臟移植手術數量是78例。19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以後,肝臟移植數量成倍增長,成為全世界數量最高的地區。1999年、2000年、2001年分別施行了118、254、486例,到2001年的統計累計996。到2003年,肝移植累積數量飆升為3000多例。

關於腎臟的移植量就更驚人了。

天津東方器官移殖中心(www.ootc.net)的網站說:“中國29個省、市、自治區的國營醫院迄今已從事過35,000多例腎臟移植手術。在全國範圍內,每年至少有5,000例腎臟移植手術。移植手術數量如此之多,這全都歸功於政府(中共政權)的支持。(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門、司法部門、衛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頒布了一項法律,以確保器官捐獻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這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獨一無二的。”

自瀋陽蘇家屯集中營於國際曝光之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全國範圍進行了緊急調查。追查國際發現,至少有八個省市以法輪功學員作活體器官供體,河南、山東、上海、廣州、北京、天津、遼寧、湖北等地區都有醫院工作人員或直接參加移植的醫生向調查員表示,可以提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綜合初步調查結果判定:以法輪功學員作活體器官供體的蘇家屯式的集中營遍布大半個中國。

中共成立80年來從沒停止過殺人,今天它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式的,活體摘除器官高額盈利式的殺人方式,可說是它殺人方式“與時俱進”的最好創造。

不難看出,中共手中暴力和謊言這兩件法寶,它的謊言法寶-洗腦宣傳確實是“與時俱進”地愈來愈精緻化了。相應地,它的暴力法寶-殺人也“與時俱進”地產業化了。

中共的“教育產業化”和“醫療產業化”政策的實施把學校和醫院變成了貪婪無度的機構,使人民陷入付不起學費,看不起病的苦海之中。現在我們要問中共,這慘絕人寰的“殺人產業化”之舉是要把中國引向何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