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安前政保警官談中共活摘人體器官
 
2006-4-27
 
【人民報消息】鐘桂春曾經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長,二級警督的警銜,1990年開始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由於身份特殊,因此為中國大陸、特別是北京各界許多人所知。1999年7.20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面開始之後,鐘桂春失去人身自由,直到2003年在朋友的幫助下輾轉到新西蘭。最近明慧網和明慧廣播電臺的記者在美國紐約採訪了鐘先生。

記者:您是2003年從中國大陸到海外的,那從2000年到2003年可以說是迫害法輪功在國內搞的最兇的時候,您是不是了解一些當時大陸勞教所、監獄、公安系統的一些情況呢?

鐘桂春:我的情況是99年迫害以後就被單位看起來了。看起來以後,它們是對我實行嚴密的封閉,一個是不讓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接觸,一個都接觸不到,它們分著看管,把王相武、劉展我們三個,中化公司就是我們三個重點人,是中央特大型企業工委定的,三個重點人,是分別看管。比如說我就是五、六個人,多的時候十多個人。都是公司派出來的,什麼紀檢啊、監察啊、保衛啊,什麼人事啊、工會啊,一大幫人,還有黨委、黨辦啊,總裁辦啊這些,弄一大幫人把我看住。在北京,每個星期換一個場所,就是都到賓館啊、度假村啊。那麼到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是從網上看到的),他們把我送到了南方、江浙,讓我出去,他們也都陪著。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迫害最嚴重的時候。

那麼當時對於勞教所的情況,就說怎麼迫害的大法弟子,當時確實是由於我被它們監視,這些情況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從我公安裡的朋友,從他們的臉色、眼神來看,確實事態很嚴重。因為他們就是很擔心我,他們那種表示、那種表情就是很擔心我,說不讓我出去呀,或者怎麼著,就是不讓我參與大法的事情,就說這個。當時他們臉色、眼神都很恐怖,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就是非常害怕,但是又不敢實話告訴我發生了什麼、怎麼回事。

那麼這次通過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曝光這件事情,我想我現在明白了。把當時的情況聯繫起來,那麼那些個警察、那些朋友,在迫害高峰期,也就是2001年到 2003年之間,中國大陸的勞教所摘除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然後焚屍滅跡,個別的警察是知道的。那麼他們為什麼害怕呢?就說在中國共產黨這個手下,人一旦被打成反革命,一被敵對,那就根本不把你當成人了,根本就談不上什麼法律不法律了,就變成了“階級敵人”,變成了“專政對象”,它就任意宰殺,就像宰殺動物一樣宰殺,這就是共產黨歷史以來它的做法。只要你在它的眼裏成了“反革命”,那它就隨意的處置。

記者:我們也聽說它們是在選擇一些年輕的、身體很好的法輪功學員,然後把他們作為活體器官的供源,一旦有這樣的病患,有這樣的病人需要的器官,馬上就把法輪功學員在他活著的時候就把器官摘除下來,腎臟啊、心臟啊、眼角膜等等,然後放到病人的身上。那聽說這個勞教所呀、監獄呀、610呀,它是一條龍作業,好象全國都可以調配這些事情,這方面的內幕您怎麼看呢?

鐘桂春:我想呢是這樣。因為我是在公安系統工作,所以我敢確認、我敢說這些事情他們是做的出來的。那麼就是說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勞教所、公安和各個醫院勾結幹的這個事情。那麼參與這件事情,當然也包括軍隊的醫院、武警的醫院、公安醫院,各大醫院都參與了這些事情。為什麼呢?這都是經濟利益驅使,都是經濟在起作用,都是錢在起作用,它們都是為了錢。那麼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大陸很多很多的人腦子就只剩了錢,沒有了道德,沒有了良知,沒有了人性,是錢、是經濟使他們變成了這個樣子,一點不奇怪的。

記者:根據您了解的情況,您覺得江澤民和羅幹在這個事情當中,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然後就地焚屍滅跡、這種國家性的犯罪當中,江澤民和羅幹起的作用是什麼?

鐘桂春:這個實際上就是江澤民和羅幹定的,就是它們做的,就是它們下達的命令做的,就是為了解除它們的心頭之恨。因為它對法輪功很恨,所以一定要把法輪功鏟除,要消滅。所以它辦法怎麼狠、怎麼殘忍、怎麼凶殘都可以,就是你隨便去用。那麼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哪、焚屍滅跡啊,你們怎麼處理都行,這都是羅幹和江澤民下的令,都是它們做的,事實上就是這樣的。沒有它的指使的話,下面是不敢這樣幹的,真的不敢這樣幹。那這個最大的元兇和兇手就是江澤民和羅幹。

記者:就您所知,江澤民、羅幹與法輪功有什麼私仇嗎?

鐘桂春:它不是有私仇。我講到這個問題呢,就是說迫害的理由非常可笑,讓人家不可相信。公安的政保就是為了它的一己私利,為了保住政保的地位,製造、導演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所有的證據,給中央提供證據,那麼羅幹就是為了往上爬,討好江澤民,要進政治局常委。那麼江澤民就是出自於自己的妒忌、小心眼,怕隨時失去手中的權力,鑄成了這場史無前例的、最殘酷的迫害。那麼這個理由聽起來很可笑,但是它畢竟是事實。

我想當時在各地勞教所發生了這些事情,共產黨是幹的出來的,只有它們想不到的,沒有它們幹不到的。任何的流氓手段、任何的卑鄙、下流的、殘忍的,它們都做的出來。而且是你要想找什麼證據的話,它是在銷毀證據。就是為了掩蓋它的真相,它在銷毀證據。所以找證據,雖然它在銷毀,但是找證據應該不是很難,因為畢竟面積太大了,迫害不是殺害一個人、兩個人,可以瞞一下的,殺害的法輪功學員數目現在很難統計,這麼大的數字,這麼大的範圍。這樣的話,它的證據是很難隱藏的住的,很難掩蓋的。所以中共目前害怕的也就是這一點,這是它最要命的地方。

記者:最近中共有組織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謀利,然後焚屍滅跡,這個事情揭出來以後呢,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成立了“全面調查迫害法輪功真相委員會”,簡稱“調查真相委員會”,您對這個事情有什麼看法?

鐘桂春:自從這個蘇家屯秘密集中營這件事情曝光以來呢,我也是有這麼一個想法,就是怎麼做這件事情。那麼法輪大法學會和這個明慧網組成這個真相調查委員會,我認為是非常非常必要的,應該加大這個調查的力度,只有這樣,才能獲取更多更多的證據,才能夠徹底的揭露中共屠殺法輪功學員的罪行,才能把他們的罪行、血腥暴行暴露天下。

我也聯想到還有證人出來公開舉證,我也聯想到中國前外交官陳用林先生出走,天津市公安局610前官員郝鳳軍先生,站出來公開揭露中共惡黨、惡人迫害法輪功的暴行,還有近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殺人滅口血案的兩位證人公開站出來舉證。還有大陸的高智晟律師冒死為法輪功上書,並表示要親自參與調查中國勞教所、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屠殺罪行。他們非常之了不起,人們會記住他們。

記者:人們對中共仍然懷有恐懼?

鐘桂春:中共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已經長達七年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使它自己坐在了火山口上,現在它很心虛,中共確實就像一個紙老虎一樣,外強中幹,無論它的經濟、各個方面怎麼樣呢,都是形式上的東西,實際上它已經就是一個紙老虎,到什麼成度,就是一推就倒,一把火它就滅亡,已經到了這地步。

軍隊裡面的一些將領,軍隊的官員、軍隊的將領,我相信他們都是有良知的中國人,他們再也不會象“六四”一樣,拿著武器槍口去對著自己的同胞,對準自己的老百姓,軍隊是防禦的,是防禦外來侵略的,決不是用來對付自己的人民的。所以我相信雖然有軍隊、有槍炮、很強大,但是我相信只要軍隊內的官員和士兵他們能夠知道了迫害的真相,能夠了解真相,他們能夠識破中共長期以來的謊言,那麼軍隊它這個暴力自然也就不起作用了,因為它這個槍炮也是人掌握的,那麼掌握槍炮的人、掌握軍隊的人,他知道了迫害的真相,知道共產黨是什麼東西,特別是他們通過傳《九評》、看《九評》,通過了解大法的真相,他們也知道了共產黨是什麼東西,那麼跟著共產黨幹下去、維護共產黨的邪惡統治,那麼他們知道自己的下場是不會好的,他們一定不會做共產黨的殉葬品,不會做中共的殉葬品。

記者:您是想通過明慧電臺向中國大陸的軍隊和公安系統喊話嗎?

鐘桂春:法輪功學員在全國各地勞教所被活體摘取人體器官進行出售、屍體被焚化,這件事情因為在全國各地勞教所是一個普遍事情,那麼在中共的高層,這件事情真相曝光以後,在中共的內部、高層已經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有些個官員呢也都知道中共總有一天是要垮臺、是要滅亡。

那麼我希望這些個官員哪,不要利用法輪功學員,說給法輪功平反呀,利用這個來為自己個人撈取什麼政治資本,我希望有些官員不要這樣做,這樣對他自己沒有任何好處,應該站到正義的一邊,站在真理的一邊,為伸張正義去結束這場迫害,去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如果他們能夠這樣做,真正從國家、民族利益、從法輪功學員的人權這方面權利,這方面去考慮問題,去處理被迫害的這件事,去結束這場迫害,站在正義上、站在道義上,這樣的去處理這件事情,而不是出自各自的私利,和維護邪黨的統治、繼續的延長著邪黨的統治。如果這樣的話,我想這個人呢,誰做了這件事情,我想他將名垂青史吧,我是這樣看這個問題。

我想中共的官員呢,應該清醒的認識這個問題,結束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清醒的認識,真正的從道義上來處理這個問題,使中共邪惡的政權盡快的退出歷史舞臺,把政權真正的還給人民,讓人民、讓德高望重的人、讓人民去管理自己的國家,恢復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應該為你們自己的未來著想,我想你們應該會這樣考慮的。

記者:您想對還在人海中保持沉默的其他知情者們也說幾句話嗎?

鐘桂春:我相信會有更多的證人、知情人站出來,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所有血腥罪行大曝天下。在這裏我也希望公安,特別是國安、國保、610人員,直接專門長期從事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你們既是知情人,又是證人,掌握著大量的迫害法輪功的證據,希望你們注意廣泛收集整理所有迫害的證據,通過安全渠道移交大法學會和明慧網,這是你們未來的唯一希望。

也正告那些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特別是最近獲悉中國公安部近期秘密組織一些內定人員,對他們進行各種、不管是什麼訓練吧,語言訓練、生命訓練、這個訓練、那個訓練,就是特務的訓練吧,把這些人派到海外,這些人其實到海外來幹什麼?就是針對法輪功來的,做特務工作,了解法輪功的情況,來搞破壞的,來想破壞法輪功的。

在這一點我要正告這些人:法輪功已經被迫害七年了,那麼法輪功在這七年當中,洪傳全世界。你們也應該看到,迫害已經宣告失敗,從它迫害的那一天,共產黨宣布“要戰勝法輪功”的那一天,它已經宣告它自己的滅亡,那麼你們應該知道,迫害法輪功總有一天要結束,而且很快就要結束。那麼你們在現在還在出來,你們要知道你們在做些什麼,你們要對你們的生命,對你們的親戚、朋友,對你們的家人,對你們的未來,你們要負責,要認真的考慮。我們這裏掌握你們的[一些]名單,在這裏我不公布你們的名單,希望你們深思,希望你們猛醒。

記者:鐘先生,謝謝您接受明慧記者的採訪。

鐘桂春:謝謝你們。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