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兩證人證詞原文實錄 (圖)
 
2006-4-28
 



揭露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慘案的兩位證人安妮(圖左)和彼得(圖右)在新聞發布會上。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4月29日報導) 4月26日,王文怡女士和兩位揭露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人召開新聞發布會。下面為兩證人新聞發布會證詞原文實錄,以及回答問題實錄:

彼得:

2003年,我是一名普通的記者。我從2003年開始,在中國的瀋陽地區調查薩斯病,掌握到在瀋陽地區蘇家屯有這麼一個摘取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的一個事實經過。我嘗試呢,把很驚人的這麼一個消息在中國國內,也在海外的一些媒體上刊登揭露,但是由於種種原因,我們國內的媒體(沒有報導),當然是我們眾所周知的原因。在國外很多媒體,因為它考慮到中國政府的關係,所以一直都沒有人來報導這個消息。今年早些時候我來到美國,一直和大紀元的朋友們嘗試著報導這個消息。當時整整五個星期,我和王文怡女士,我們跑了很多地方。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Newsweek新聞周刊辦公室見面。

整整5個星期,我和王文怡女士基本上走遍了美國各大的重大媒體,同時在五個星期裏面,我們又走訪了相當多相當多的參議員和眾議員的辦公室,希望各大媒體和美國政府能對這個問題重視。我們廢寢忘食的工作,希望通過努力把這件事情曝光,但是遺憾的是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美國政府包括國會議員,也沒有對這個問題產生很大興趣和反響。在美國媒體當中,也沒有得到應該得到的重視。所以這件事情本身使王文怡女士跟我感覺到很沉重的精神壓力。

由於沒有在美國及時能夠報導這個消息,三個星期之後,在中國瀋陽蘇家屯這個地區呢,當美國政府的調查團進入蘇家屯地區去調查情況的時候,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證據,把所有的證據已經轉移了,這是非常遺憾的事情。那麼我們就希望組成一個大型的國際調查團,因為這個問題不僅僅是出現在蘇家屯地區,在中國全國範圍內,存在著很多個這樣的設施和地方,那麼很多地方都關押著法輪功的學員。因為我們現在要大量的證據能夠表明這種相當慘烈的、法西斯式的暴行,它不僅僅是蘇家屯。蘇家屯案例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全國各地都大量發生這種現象。

我希望在座的各大媒體的先生女士們,請你們能夠充份的抓住這個重大消息,能夠報導它重視它。因為我和這位證人安妮女士,我們來到美國,我們來做這件工作,我們其實是冒著很大的生命危險。這不是一句開玩笑的話,這是很嚴肅的話題。我們的生命真的是受到很大的威脅。我再次的呼籲大家能夠重視這個問題。

接下來,我想請安妮女士來跟大家具體談一下,在蘇家屯的情況,因為她本身是醫院的職工,她先生是主刀的醫生,我希望能夠由她來跟大家講一下這個具體情況,我相信會給大家留下很深的印象。

最後我想說,這個問題,現在是出現安妮這個證人,其實了解事情真相的醫師、護士、工作人員,包括知道內幕情況的朋友,包括在美國、在中國的,其實還有很多很多人。我們再次呼籲這些朋友,你們能夠勇敢的走出來,能夠幫助我們提供這些證據。

安妮:

我叫安妮。是蘇家屯這家醫院的一名職工,我是做後勤統計的。我們醫院從2001年開始關押法輪功學員。因為那個時候,一些關押法輪功的派出所和勞教所關押了大量法輪功學員,所以這些學員就被轉到各地區的醫院。這些學員剛關押過來的時候,我們並不知道太多。從其他同事口中得知,那時候大概是關押五千多人吧。做器官移植手術是2003年才知道的。因為那個時候,我前夫和我是同家醫院,他是腦外科大夫。他是從2001年開始做摘除眼角膜手術。因為如果他不說的話,我無法相信我家裏人會參與這件事情。

因為我負責統計,對醫學上的東西我不太懂,所以他手術當中的一些事情,回家之後我並不太過問。但是從 2003年開始,他的情緒很反常,經常出現恐懼,睡覺的時候經常盜汗、做噩夢、尖叫,這使我很懷疑。那時候我以為他手術出了事故,後來2003年年底的時候,我從衛生局其他人口中得知,他參與了這件事情。

當時他心裏也很害怕,他跟我說出了一些真相。這些學員一般都是被注射一針使心臟很快衰竭的藥物,然後把他們推到手術臺摘除眼角膜、腎臟、或心臟。有的學員根本就沒有咽氣,就被摘除腎臟。他做了兩年半這樣的“手術”,最後他拿著手術刀手都會顫抖。他決定不做了,我們就想辦法把他轉到其它的國家。因為當時幾個大夫都先後的失蹤、死亡,我們也害怕莫名其妙的被殺害。但是當他跟領導說出不做的時候,他還是被追殺。雖然他逃過了這一劫,我們家人都很擔心他。

他自己非常痛苦,他也嘗試著想跟別人說,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但是在中國幾乎不可能的。就算他相信你說的話,他也不敢給你報導出去。在2004年初的時候,我把他送到其它國家,我也去了別的國家,輾轉了兩年,我來到了美國。說出這一切並不是偶然的。因為醫院好多醫師和衛生局好多人,都想把這件事情公布出去,但是他們沒有機會來到美國,其它國家對這件事情沒有興趣也沒有勇氣報導出來。在中國像我們這家醫院很多,很多都在做。因為中共那個時候下令,打死法輪功學員算是白死,所以好多地方官借此發橫財,這是非常殘忍非常殘忍的一件事情。就像彼得剛說的,我在這裏也呼籲知情者站出來說話,人要做自己,不要做金錢的奴役!

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引起你們的注意力。謝謝!

(回答問題)

安妮:你剛才問我(先生目前的下落),我猶豫了一下,原因是這幾年他一直在被追殺的過程當中。因為2003年年底,他決定不做這樣的手術的時候,上面派人想暗殺他,至今我的右腹還留下一個很深的疤痕,很醜陋的疤痕,是我替他捱了一刀。我是經過了幾個國家之後,用正當的渠道來到美國。

中國時報:簽證也有時效啊?你簽證過期了怎麼辦啊?
安妮:這個問題我會跟我的律師討論,我的簽證還沒有過期。

中天新聞:對你的指控?
王文怡:它現在的指控我真的沒有仔細去看,因為我只是把救人,把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看的比什麼都重要,所以這不是犯罪,所以它說的那些事情,我確實沒有看。

中天新聞:那天他們把你帶到哪裏去?

王文怡:他主要是問我喊的些什麼口號,還有我的基本情況。其它問題,因為案子還在審理中,我們在這裏就不詳細討論。聽證那天你去,你會知道。

王文怡:還是我說的這個,好像是威脅了來訪的外國元首。

王文怡:很多美國公眾在做。我現在只想告訴大家,我為什麼要做?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