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历史将记录下今日美国人的堕落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51天
 
作者:高智晟
 
2006-4-21
 
【人民报消息】历史,将记录下今日美国人的堕落。

我这里言及的历史,即指具有永远记录及言传能力的人类历史,当然也包括具有永恒记忆大能的神的鉴察史。

我这里谈及的今日美国人的堕落,与他们正在白宫以最高礼规接待全人类最凶残、最无法无天的政党的党魁无涉,尽管这本身既是今日美国人堕落的最明显标志。

中共在中国存在的历史,即是它的嗜杀成性的血腥暴虐史。这样的血腥史实,有数千万屈死的冤魂的名字为证,有那些屈死冤魂的亲眷的记忆为证。对这样的史实,美国人和我们一样的是心知肚明──对血腥灾难的程度及持续导致这种灾难的罪魁祸首。

苏家屯事件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真切的发生了类苏家屯事件般的,针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血腥暴虐的事实,美国人的心里和我们是一样的清楚,尤以美国政府为甚。

中共几年来,且至今仍然持续的、全无人伦底线的、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血腥虐杀暴行是正在发生的真实。许多人亲身经历了或者是正在经历着这样的真实,许多人目睹了或者是正在目睹着这样的真实,许多人已完全了解了或者是正在了解着这样的真实。在了解这种令人心悸的血腥暴虐真实的人群中,有相当数量的就是美国人和美国政府的雇员。

2005年11月29日至12月12日,我在中国的吉林省长春地区,对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信仰者的真相调查中偶然了解到,一些美国民间团体及个人正在长春地区,并对被中共暴虐致死的法轮功信仰者的所遗孤儿进行营救及救济活动。经与有关当事人接触方知,美国人这样的救助活动已开展了好几年了,这样的接触让我震惊不已。其一,震惊于,美国人比我这个中国人更早、更真切的、更全面的了解在今日中国大地上,围绕法轮功问题而发生了什么;其二,我至今震惊于美国人──了解了中共这种针对人类血腥罪孽的美国人,他们的态度及选择。在这里,完整的正义选择,完整的人类良知选择,或者说正常人的人性本能选择,理当是立即制止罪恶和救助那些深涉灾难的同类,至少,即便不去顾及正义、良知及善良人性,只是为保全已了解了真相的美国人的人性及道德的起码声名,美国人至少也应当去揭露这种针对人类本身的犯罪,使中共血腥镇压法轮功的罪恶大白于天下,使多少无辜的且处于完全无助的中国人免遭杀戮。美国人,尤以美国的政府为甚,他们没有这样去选择,他们中间的、部分人性深处尚存良知的个体及由这样的个体组成的民间团体只在技术层面上选择了对自我良心的救赎──对那些父母及他们成年的亲人被杀死的、或者是被非法剥夺自由而身临人生绝境的孩子的救助。在美国,个人或民间团体大面积的掌握了的实情,谁能相信无所不能的、且拥有全人类最为庞大的获取情报资源的美国政府能置身物外、对这样的真相完全不了解呢?

就中共凶残镇压法轮功问题,大量非法关押、非法劫持、非法刑讯、虐杀无辜信仰者的真实存在问题,我先后有3次的真相调查,并三次将真相的调查结果以公开信的方式公诸于世。我同样也将每次的真相调查结论公开提供予美国政府驻华机构的代表人员。也多次应邀与美政府的相关人员就公开信谈及的真相问题公开进行交流,并表达了我本人可公开提供任何我能够提供的证据及可能的真相调查的帮助!若说美国人,美国政府不了解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的反人类罪行及群体灭绝暴行,那真是冤枉了这个美国政府。

既然美国人,美国政府早已完全了解中共丧失人性的血腥镇压法轮功暴行的令人发指的罪恶,他却持续的选择了沉默及冷漠。究其原因,扯远一些,可能有人会联想到美国的价值问题,其实其中究竟是再简单不过--只是一个“利”字。

美国的开国领袖们创设的美国价值,在今日美国社会里是皮囊仅存。许多情况下,这一皮囊已蜕变成今日美国人获得利益、甚至是勒索不义之财的工具,当然,之也是长久以来,美国人、美国政府“道德”声名的遮羞布。

最近有人抱怨说,胡赴美期间,美中会谈的议题中,如贸易逆差问题,有涉人民币的币值话题,知识产权的保护问题等。总而言之,核心的问题是经济问题。说简单一点就是一个字──即是“钱”的问题。人权等有涉人本及天道价值的问题,成了捎带提及的问题,成了美方获取不义之财的道具及遮体衣。

关于美国政府与中共有涉人权对话问题,是到了一个中国人应当冷静思考的时候了!他们之间这样的对话已经进行了近30年。对话的经历及这样对话的结果是什么呢!美国政府心知肚明的是,中共是一个赤裸裸的践踏人权的恶棍,中国的人权状况是非常糟糕且越来越恶化,但中共却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虽然,这样的钞票上浸印着无数无辜中国人的血。而双方这么多年的对话,也让中共心知肚明的是,虽然美方早就知道我就是一个恶名昭著的人权恶棍,但只要给美国人大把大把的美钞,这样的人权对话就会被无限期的进行下去。在这样的人权对话过程中,中共得以心安理得的继续着它的暴虐人权的不道德的非法统治。它只需付出其野蛮掠夺到手的部分钞票即可。而美方则是鱼和熊掌兼得,他除了获得大把大把带着中国人血的美钞外,他还获得了人权捍卫者的美名。美方与中共的人权对话史,实则是双方狼狈行奸、默契配合、压榨中国人民人权及血泪的对人道、人性的犯罪史。

可能有些读者对我上述言论难以接受,在这里,语言是直接了一点,但是它却说出了已经进行了几十年的“人权对话”的本质上的真实。

今天西方的民主国家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像美国这样对中共反人类文明的法西斯暴行掌握的了如指掌。美国人比任何人都清楚,中共法西斯暴行才是当今文明人类最邪恶的轴心。它每年公开和秘密虐杀的无辜生命、以及它每年非法关押国内无辜公民的数量,要数倍于被美国划入邪恶轴心国的那几个无赖国家数量的总和。那几个已入围邪恶轴心国的无赖国家,较更凶残、更野蛮的中共,它们缺少的就是中共的狡诈。一则,它们决不愿意仰美国人的鼻息,另则,它们绝不愿意自动拿出一分钱,给美国这个长期被国际社会视做是道义化身的霸主。而中共则是持续的、源源不断的向美国人提供着这样的好处费。如若把中共划入邪恶轴心,反倒会显得美国的无道及无赖,双方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苏家屯事件只是一个符号。是中共残酷杀戮、暴虐法轮功信仰者的一个符号化的事件。中共血腥镇压法轮功同胞的罪恶手段、罪孽广及的范围及程度都决不在苏家屯事件所描述的罪孽之下。当这样的反人类罪恶需要揭露时,了解这种罪恶真相的美国是死般的静寂。苏家屯事件败露后的最初几周里,美方与中共是一样的默默无语。当中共经过三周时间的罪证转移及掩盖行径后,跳将出来否认罪恶时,假意磊落的邀请媒体赴苏家屯进行实地的“真相调查”,美国人实实的、却默契的跳将出来,使中共轻而易举的逃过了本属其致命的一劫!美国的媒体、美国的政府,在中共的热情引领下,在苏家屯转了一圈后,便得出了“查无此事“的荒诞结论。这里,我想特别提醒在此问题上表现出无限天真的且缺乏常人常识的美国人,其一,你们所行的算是一种独立的调查结论吗?其二,这样的事件,是以你们这般在凶手的陪同下,走马观花的转一圈即可结论吗?其三,你们是否知道,中共从此事败露至今,一直将苏家屯地区定为禁区,任何不为中共所信任的人不得越雷池寸步,这在那里已是人人尽知的事实。其四,中共在境外的所有签证机构,都一律公开拒绝法轮功媒体以及一切试图独立调查苏家屯事件的媒体签证申请。其五,对持续关注法轮功受迫害真相的我个人,从苏家屯事件败露至今,中共每天出动百余名以上的特务进行围堵、骚扰,以阻止可能的真相调查。

如果说,几年来,了解了对法轮功血腥镇压真相的美国的默不作声,是其承担道义责任条件的话,帮助凶残的中共摆脱在苏家屯事件当中所面临的绝境,使其得以摆脱灭亡的厄运,使噬血成性的中共再次体认了这样的规律,即:它的任何针对人类的罪恶,即便是完全败露在阳光下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罪行也能得以逃脱追惩!换来的则是它日后针对无辜人民暴行的更加肆虐、更加肆无忌惮及更加的血腥。

就象我们将永远铭记苏家屯事件、永远铭记中共血腥暴政罪恶一样,我们将永远记住苏家屯事件当中美国媒体及美国政府的面孔。当对苏家屯事件的罪魁祸首审判的历史时刻到来时,中国人将以自己的方式,去审判这些罪魁祸首的美国帮凶。

我们现在在盯着美国人,我们盯着美国人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每一年从他们恶名昭著的中共伙伴那里,拿走无以数估的浸印着中国人鲜血的美钞,虽然这并未征得中国人民的同意!

我们盯着美国人,并非源自我们期望他们拿了钱以后,做什么有益中国人的善事和好事,不是的!而是我们盯着他,希望他不要帮助中共恶棍去行恶,在苏家屯的事件上,美国人就是这么去做了!

美国人的手里已攥着越来越多的从中共那里得到的回报──滴着中国人鲜血的钞票。尤其是苏家屯事件之后,他们攥着的大把钞票的手上,早已粘上了中国人的血。长此以往,这样的血将会出现在他们的饭碗里、餐桌上和美国人的肠胃里。

美国人必要为他今天的无良和反道德的丑行付出代价。

2006年4月20日,于成群特务围困下长江三峡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