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部份法輪功學員被掏空器官案例(多圖)
 
2006-3-10
 
【人民報消息】瀋陽蘇家屯秘密集中營設焚屍爐,出售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被曝光後,人們在強烈的驚駭和憤怒之中,看到中共不但剝奪人民的思想自由,不僅殺人害命,更取其肝膽心肺來賣,從中撈取最後的一筆血腥外快!中共的恐怖暴行超乎人的想像!

早在99年720後,江澤民和中共動用四分之一以上的國力迫害法輪功,江澤民還親口密令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下面是部分已被海外媒體查證的法輪功學員死後被強行解剖並取走器官的部份案例。

黑龍江任鵬武全身器官被摘除後強行火化


為人忠厚正直的任鵬武
據明慧網報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第三火力發電廠33歲的技術員任鵬武,為人忠厚正直,身體健康,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曾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五好青年、崗位標兵、工廠勞動模範和黑龍江省電力系統勞動模範等。

2001年2月16日任鵬武在呼蘭區腰卜村散發天安門自焚真像材料被警察綁架,被原呼蘭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常江海,王可達、陳景躍等人殘酷毆打刑訊逼供後,被送往呼蘭區第二看守所,2月21日凌晨看守所傳出任鵬武死亡的消息。從被非法抓捕到被迫害致死僅僅四天時間。

有目擊者證實,任鵬武被迫害致死後,警察為毀滅罪證,不允許任鵬武的家屬對其屍體拍照,並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將任鵬武遺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之後強行火化。

除任鵬武一案被媒體爆光外,黑龍江省在2000年10月大慶市、2003年11月雞西市等地,也分別發生將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遺體器官摘除的惡性事件。

廣州郝潤娟被折磨得丈夫都認不出

郝潤娟:女,28歲,河北張家口人,家住廣州柯子嶺。2002年2月25日被廣州白雲區警察非法拘捕,22天后看守所通知丈夫去認屍。

丈夫看到遺體被折磨得面目皆非,完全不像妻子的模樣,屍體還帶有鮮紅的血跡。據悉警察在家屬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解剖了屍體,至於取走什麼或幹了什麼,外人不得而知。家屬看過遺體兩次後,都認為那不是郝潤娟,最後只好把2歲的兒子帶來驗血,證實那慘不忍睹的遺體就是郝潤娟。

據知情人介紹,郝潤娟在看守所遭受了多種酷刑。警察對她野蠻灌食時,還加進一些不知名的黃色藥物,每次灌完食郝潤娟都會不停的嘔吐,並嘔出類似痰塊的物體。據外界猜測,警察解剖屍體,也許是拿她當活人試驗品,驗證黃色藥物的作用。

河北楊麗榮被摘內臟冒著熱氣

楊麗榮,女,34歲,河北省保定定州市北門街人。楊麗榮於1999年10月依法到北京上訪遭綁架關押。兩個月後,在家人被勒索了5000元現金後獲釋。

楊麗榮的丈夫是計量局司機,因家中老人經歷過文化大革命,膽小怕事,惡警抓住其弱點進行恐嚇;丈夫怕丟掉工作,多次打楊麗榮。楊麗榮和言以對,家庭氣氛平和些。後惡人經常找上門來,楊麗榮曾連續三次被送到洗腦班洗腦,家人被多次經濟勒索,好端端的家被搞得無一日安寧。

2002年2月8日晚,警察又到楊家非法抄家。因沒搜到什麼,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丈夫承受不住壓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用雙手死死掐住了楊麗榮的咽喉……他們年僅十歲的孩子,在旁目睹了悲劇的全過程。

清醒過來的丈夫後悔莫及,立即投案自首。警察趕來現場,法醫將體溫尚存的楊麗榮剖屍,並摘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內臟時還冒著熱氣,鮮血嘩嘩的流。連在場的公安都說:「這哪是在解剖死人,明明是在解剖活人啊!」

石家莊左志剛一夜間被害死,六月天下大雪


左志剛
左志剛,33歲,生前是菲力普駐中國公司之優秀電器維修工程師,在河北省石家荘中山路瑞光電腦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就在左志剛結婚的前一天,突然遭警察綁架,一夜之內被活活打死,警察還誣陷是上吊自殺。左志剛去世的當天,連日火爐般高溫的石家莊忽然下起了漫天大雪。老百姓說六月飛雪,定有奇冤。

據左志剛的父親左耀新在給法庭的申述材料中寫到:「2001年5月30日下午3點左右,橋西公安分局政保大隊的林振生隊長、侯文華等人夥同興華街派出所惡警將他綁架走,並在當晚7點左右非法抄家,把家裡翻了個遍也沒得到他們想要的。惡警們瘋狂殘暴,在一夜之內將33歲的左志剛活活打死。

遺體傷痕累累,一隻耳朵呈黑紫色,在後背腰部有兩個方形的大坑,脖頸部兩側各有一條明顯的較細的傷痕,周圍尚有血跡,背部有兩塊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顯的傷,且後背大面積皮膚為紫色,頭部有傷:左臉部、腮部有鈍器擊打的腫塊,右耳全部為紫藍色。

然而面對這麼明顯的暴力逼供、害死人命事實,這些警察卻對外撒謊說左志剛是在看守他的人員離開的6、7分鐘之內用自己的襯衫上吊死亡的。左志剛身高1米72,而監牢門只有1米60高,怎麼可能上吊呢?」

由於案子性質惡劣,手段殘忍,激起民憤,在親人的強烈抗議下,遺體至今未火化。在中共江氏邪惡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打死白打死」的邪惡政策下,左志剛的冤案壓了四年了,至今未能昭雪。

福州市楊瑞玉的遺體腰部有拳頭大窟窿

楊瑞玉,女,47歲,福州臺江區房產局職員,2001年7月,楊瑞玉在工作單位被公安非法綁架,三日後被迫害致死。死後福州公安局不許其家人聲張,也不准她的工作單位的同事見遺體,遺體由警車押送,一到火葬場立即火化,而且不讓楊瑞玉的丈夫和女兒走近遺體。據目擊者稱,楊瑞玉遺體的腰部有拳頭大小的窟窿。

福建孫瑞健的遺體被剖腹解剖

孫瑞健,男,29歲,武漢體育學院畢業後在福州打工。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訪時被公安拘留。12月1日他的家屬被告知孫瑞健已於11月29日在由兩名福建公安押解情況下途中跳車死亡。家屬要求見遺體,公安卻推三阻四,躲躲閃閃。孫瑞健的妻子見到遺體時,遺體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異常突出,疑死前曾遭毒打。

山東王行壘被解剖了才送到縣醫院的

王行壘,男,35歲,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磷肥廠職工。王行壘於2001年8月21日在噴漆法輪功真象標語時被惡人發現後帶走,16天後被迫害致死。陽谷縣公安局卻在其去世3天後才通知家屬認屍,並稱王因絕食而死,可家屬發現他的頭部有淤血。

據知情人反映,王行壘是被警察活活打死後,解剖了才送到縣醫院的。消息來源還說,縣醫院一位醫生證實了這一點,並懷疑遺體已被摘取了器官。陽谷公安局及陽谷縣城關派出所對記者的查問均拒絕作答。

哈爾濱郭士軍被公安局半夜秘密火化


郭士軍
郭士軍,男,52歲,哈爾濱市紅旗鄉果樹示範廠木工。2004年2月13日被東關派出所警察劫持到雙城第二看守所,後被判勞教三年,在長林子勞教所長期遭酷刑迫害,2005年2月1日,勞教所將將奄奄一息的郭士君放回家,2月3日,勞教所警察又到家中將郭士君弄到醫院做診斷,謊稱他得的是肺癌和肝癌。

8天后郭士君去世。在給他更換衣服時,在場的人發現:郭士君被勞教所用高壓電棍等刑具打的沒有一處是好地方,就連肛門和外生殖器官也遭到了損壞,都變形了,發黑,結腸從肛門脫出很長,全身傷痕累累,體無完膚。

在遺體還沒經過法醫檢驗的情況下,哈爾濱市公安局南崗分局及紅旗派出所的人員,在2005年3月29日夜晚人們睡眠時,將郭士軍的遺體拉走火化,根本沒有通知家屬。為什麼半夜三更偷偷摸摸把遺體拉走火化?他們對遺體做了什麼手腳呢?

偷取器官絕非個例

到目前為止,明慧網核實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經超過2800人,還有1200多人有待核實,更多迫害案例還無法統計。另據明慧網2004年6月報導,據內部人士透露,大陸某些邪惡警察正在與貪財黑醫密謀出售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其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據悉,僅石家莊某中醫院就已分得六個指標。

據一名曾在廣州白雲區戒毒所被關押的人士透露。2001年的一天他看見幾個吸毒犯在毆打一名法輪功學員,正好被一名戒毒所的醫生看見。醫生說:「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一次他還聽醫生說: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在這些完全沒有了人性的醫生眼裡,人的死活不重要,但那些能賣錢的器官才是它所關心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