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高智晟绝食抗议暴政
 
2006-2-6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又到了《热点互动》节目时间,我是林云(主持人)。二月四日,狗年新春伊始,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等人,倡议组成“维权绝食声援团”,抗议中共日益严重的暴力迫害。

联结收看

高智晟律师于二月四日当天开始了绝食行动。这一事件的背景和意义是什么呢?这一行动对未来中国社会将产生什么影响呢?海内外的华人和全球的正义人士,对此应该采取何种态度呢?针对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今天特别请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给大家一一分析。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天笑博士,高智晟律师现在正在绝食当中,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我们先来听一听高律师是怎么说的。

(记者采访高智晟律师 声音)

记者:您目前状况怎么样?

高智晟:目前状况还可以,刚才《南华早报》采访说,你们这样做不害怕当局再迫害你们吗?我就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声援受迫害的人,为那些受迫害的人才发起绝食行动,也就是在我们绝食行动之前,已经有许许多多的人受到了迫害。并不是因为参加绝食才受到迫害。

也就是说这里的威胁,就是因为你是中国人,也就是这样的政府,并不是因为你做什么,您知道我们是要活下去的,这是我们最本能的需求,同时我们也是决心,甚至牺牲我们生命或健康,忍受饥饿的过程来寻求,我们要有尊严的活下去。

我们在这个时代我们是可以活下去的,只要你和它一起营营苟苟,一起做下流的事,一起做不道德的事,一起做反人类文明的事,你就可以活下去。所以我们要争取有尊严的活下去,而在中国你要有尊严的活下去,就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不会是嗟来之食,不会是人们双手捧着送上来的,而是我们勇敢和付出所换来的成果。

(画面转到主持人)

主持人:天笑博士,高律师他们发起的绝食声援团,他们绝食声援的行动是在什么背景下启动的呢?

李天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共的政权已经把它们凶残的、无耻的、黑社会的面目,非常大规模的展现在中国人面前,使得高律师和周围的维权人士,受到非常流氓的贴身的跟踪和骚扰,甚至在警察面前公开的毒打郭飞熊律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高智晟律师迫不得已的,用自己身体的资源,来跟中共的暴政进行抗争。

实际上从事情本身来看,是非常流氓的。比如这次郭飞雄新年期间到太石村进一步调查,中共当时也是强烈的镇压太石村这些维权运动,因为村民们要自主选举,所以当时就受到村领导的干扰,中共对这个事情也是非常恼火。

而后他本人和他家人在新年期间,受到流氓式近身的跟踪,甚至当他太太和孩子到了市场去买东西时,受到流氓式的跟踪,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报警。

但是警察到了,非但没有对这些黑社会人员进行抓捕,把他们送到公安局去,反而把郭飞雄送到公安局去,进行长时间审讯之后,这也是非法审讯,然后就公然地把郭飞雄拖到大堂外面,几个便衣警察,以非常专业的手段进行毒打,专门打郭飞雄的要害之处,比如说打腰啊、肾啊这些地方。

打完之后看不出伤,然后把他的眼镜给再给他戴上,完全是用黑社会的操作手法对待他。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高律师觉得对这样一个完全丧失理智、根本没有人性的政权,没办法再跟它说理了,是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绝食。

据说国内,也有近百人,甚至百人以上参加这种接力的绝食,另外在国外我得到最新的消息,唐柏桥先生也要在纽约的法拉盛开始进行绝食,海外也有很多志士,其他国家也有要跟进绝食。说明海内外对高智晟律师站在道德的高点上,对中共的挑战,发出强大的声援,实际上就是说,动高律师就是动全世界正义的力量。

主持人:高律师他本人说,作为一个维权律师,他现在却不得不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来维护本来应该由法律来维护的公民的正当权益,这是一种扭曲和无奈,这恰恰体现在我们是生活在最别扭、最悲哀的时代。

那么用高律师的话来讲,面对的是完全没有人性的黑社会化政府,那他本人又是被迫害的对象,他即使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您觉得能达到应该达到的效果吗?

李天笑:这完全是被中共逼到这个地步的,高律师本身并不想这么做,没有人想用自己生命、身体的代价去自残,当然这也不是自残,是为了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中共本身凶残进行抵抗,表示对人性的召唤。

那么高律师在刚才采访中说的很清楚,就是为了做人要活下去的尊严而进行抗争的。我觉得这种行为非常有意义的表现在下面几点中:

第一点、就是能从道义的高度,进一步唤起中国民众对中共丑恶本质的认识。以目前来说,中共在近半年来不断地暴露它自己丑恶的本质。这一次郭飞熊律师、高智晟律师的绝食行动,说明中共的残暴实际上已经到了大家都不能容忍、也都不能理解的极限,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高智晟律师这一次的绝食是通过接力的方式,海内海外同步的进行这件事情,能够使各国的媒体、政府进一步把焦点聚焦在中国的人权运动,聚焦在中国民众的受迫害,这么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焦点上,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可以不断地组合现在中国的老百姓,很多维权的人士、知识份子,各个团体人士之间对中共有进一步、统一的认识,中共政权应该是要解体了,不应该在历史上再存在下去了,也不应该对它抱有任何的幻想。

而唯一能够使社会走向和平的,走向将来的方式可能只有“退出中国共产党”。目前在中国,“退党”人数已经达到了七百多万人,这样的情况可能由于这样的突发事件能得到进一步的推动。

主持人:中共当局对待维权人士,像对高律师他们都一直采取非法的手段,再加上它长期以来暴力的统治,使得中国人对当权者一直有一种很深的惧怕心理。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真正的站出来,公开的维权,与当局抗争的人士,还是很有限的。您认为高律师他们发起这个绝食行动,是不是能唤起更多的民众来响应?

李天笑:这是有非常重大的意义的,是能够达到这一点!我觉得高律师目前从他自己占据的道德高点来看,已经具有了登高一呼,众人响应的声望。但这种声望是他自己能秉承老百姓的意志,同时也是秉承上天的意志,“天灭中共”。在这种意志的情况下,所达到的一种状态。

从这个角度来看,从目前高律师维权的方式来看,和当初的马丁路德.金这种抵抗的方式也有相似之处,当然也有很多的不同之点。

不同之点就是现在高律师所处的环境远比马丁路德.金要更恶劣,当然马丁路德.金在第一次,二十多岁演讲时,他说,我们这个情况,我们是基督徒,我们不宣扬暴力。但是我们现在这个情况是不能在共产铁幕下进行,因为环境更加恶劣。

那么高律师现在所面临的却是完完全全是共产专制的铁幕,不允许任何人权得到保障,实际上也完全没有保障的。

另外一点,当时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演讲是“我有一个梦”,里边讲到,“我们都是为了兑现一张支票”,这张支票就是说,不管是白人、黑人,都具有不可让渡的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张支票在美国当时来说是受到了某部分的阻碍,但是这支票本身是真的。

但是高律师所面临中共开出的所谓宪法上赋与人民的权利,它是一张假的支票,在任何时候,它从第一天制定这张支票开始,就没有想兑现过。因此它是一张假的支票。

所以,高律师肩膀上所负的历史使命,要更加沉重,他面临的这个专制政权也更加险恶,从这一点来说,他比马丁路德.金是更加具有悲壮的色彩,还有更加崇高的、远大的目标。

主持人:中国的老话说:“出头的椽子先烂”,高律师三次为法轮功上书胡温之后,就已经成为中国民间维权的一个代表人物,也是当局的眼中钉。他这次又开始绝食抗议行动,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在中共这样的暴政下,怎么能够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呢?

李天笑:高律师不就讲了,不要怕!他说,“我负天命,不足为惧”,这一点非常重要。第二点、要全国的民众和海内外的政府、媒体、各个民众都站在高律师这一边。

正义的力量要凝成一股势力,不能让中共的邪恶有任何可趁之机,要里外夹击,中共就不敢动。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站在高律师这边,你敢动高律师,那就是向整个世界的正义力量挑战。

主持人:以您的分析来看,您认为高律师他们发起的这次绝食行动对中国社会的未来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李天笑:将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高律师现在面临的局势,就是中国共产党正处于解体的关键时刻。高律师这次的绝食能产生连锁的效应,使得中国的民众能够更看清中共的丑恶面目和它们的流氓本质。

更进一步把中国民众调动起来,使得正义的力量得以不断地光大、发展,使得中共在整个真相被揭露之后,没有地方藏身,所以说中共是在万众的指责之下解体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的分析。观众朋友们,对于高律师等人发起的这次绝食的抗议行动,我们将与您一起持续关注,感谢您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咱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2006/2/5 11:05 P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