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十分钟!吴邦国广东行一万次也白搭(多图)
 
林凌
 
2006-1-31
 

为推卸责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和省长黄华华打起来了!(争鸣)

【人民报消息】广东省真不简单,在中共保鲜品里,样样走在前面,事事当冠军。

广东省会广州市凶杀案近年达到平均「日发五宗」,为全国冠军。2005年365天,拦路抢劫案就达3750多件,也跃为全国大中城市之冠。深圳每天单是刑事案件一项就600件。广东省是全国刑事、经济案件积压情况最严重的十个省区的冠军。

2005年12月6日,罗干命令广东省汕尾市军警向示威群众开枪造成数十人伤亡事件。血案发生两天后,12月8日,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带着最高检察长贾春旺、中纪委副书记李至伦、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等,急赴广东。到达广州后,首先听取省委、省政府汇报工作。

为矿难互相推卸责任的省委书记和省长都争先恐后汇报自己的政绩和宏伟计划,省委书记张德江自夸广东有“五稳定”,省长黄华华要建设亚洲的“五个中心”。两个负责人竟没有一个提到两天前发生的、依然还没有结束的那场震惊世界的汕尾夺命血案。

这泄露出一个秘密,不但张德江、黄华华参与了此次屠杀,而且杀戮无辜民众的事情他们已经干过很多回,已经到了司空见惯、很正常,连提都懒的提的程度。

那么,面对吴邦国,他们说了哪些自己感兴趣,又以为上级也会感兴趣的事情呢?

汕尾溅血 张德江自夸「五稳定」

据争鸣杂志1月刊报导,面对广东矿难和汕尾溅血,省委书记张德江汇报称:广东省的局势是五个稳定:(一)政治、社会秩序稳定;(二)干部、群众和谐稳定;(三)各项重点工程进展稳定;(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稳定;(五)政治体制、民主和法制建设发展稳定。

张德江是中共已经确认的十七大政治局七常委之一。

黄华华谈五年规划、十年远景


高高在上(前哨)
被广东人民斥为贪污犯的省长黄华华描述了广东省五年规划和十年中长期规划远景:

(一)十年规划,由2006年至2015年,全省国民经济年产值达七千亿至七千五百亿美元,人均年收入十二万元人民币;(二)全省百分之八十的成年人,享有高等教育或具有高等教育文化;(三)建设五个亚洲地区中心:金融证券中心、航运货柜中心、旅游中心、文化艺术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四)建设十二个全国中心:金融证券中心、航运货柜中心、旅游中心、文化艺术中心、国际贸易中心、物流中心、综合医疗中心、科技发展中心、国际教育中心、生物研究制造中心、书籍出版中心、美食中心;(五)选择二个城市,建成中型香港式城市。

吴邦国用共产党体制培养的思维逻辑

吴邦国急赴广东是为了解决中共面对的汕尾烫手山竽,可没有心思坐在炸药桶上听他们吹牛皮。

12月11日准备返回北京,上午,吴邦国在广东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开门见山就说:今天要听听广东省的问题所在。一提「问题」二字,中共的官员们舌头都短了半截,共官都习惯「伟光正」了,也习惯“保鲜”了,「问题」这中共的习惯用语是手电筒,专门用来照别人的。结果会议冷场足足十分钟,连根针掉地上都听的见。

吴邦国这个中共派出的救火大员见实在没有人发言,便接着说:成绩要讲、问题也要讲。令人感到忧虑的是,让成绩掩盖了社会的严峻问题,甚至美化了社会上黑暗的一面。广东省的问题,有积压的老问题,也有新问题。中央五个考察组到广东考察后,就提出:广东省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社会省,凡资本主义社会阴暗、没落、腐朽的,广东都有,而且面广又深。」

看起来吴邦国似乎在谴责,但仔细品味品味,他的思维逻辑都是共产党那种体制培养出来的,一说话就把共产党干的坏事推给了别人,既然共产党里面不“伟光正”的地方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影响。那为何高官看着自己的家属子女都跑到阴暗、没落、腐朽的地方去不管呢?其实哪个高官思维逻辑正常时都知道西方民主社会好,但当他们作为一个党官做报告发言时,就把人性隐藏起来,而随着共产党胡言乱语。

吴邦国担忧的岂只是广东省

吴邦国来就是解决问题来的,否则中共派他这个钦差大臣去干什么。他揭广东省领导班子的脏底,说:「社会反映十分强烈的是,“三黑”横行:黑道充斥、占据社会上层领域,黑势力在社会各领域猖狂;党政部门、金融证券系统、国土开发、工程投标、外贸等,黑金活动频繁;部门、单位在利益、财政、人事等运作上黑箱作业。」


“领导请!”“知我者……”(动向)
吴邦国又说:「广东省党政内部问题、帮派山头问题、政法混乱问题、金融和税收腐败问题、在组织和经济等方面造假问题,是到了该痛下决心整顿的时候了。中央不希望看到社会各界纷纷起来时再醒悟,那就晚了,广东承受不起,全国也难以承受。」也就是说广东省领导这么折磨老百姓,危及到中共独裁政权的安危。

会上,贾春旺指责广东省的公安、政法工作:(一)无视法律、执法违法情况严重;(二)内部腐败情况十分普遍、恶劣;(三)公安、政法队伍政治、专业职守素质差,社会各界有强烈反响;(四)公安、政法系统和黑社会势力勾结,操控娱乐文化场所,甚至连保安系统也被操控;(五)大量积压案件,重大经济走私、洗黑钱案件,都没有查办,在社会上、国际上造成了极其消极、负面的影响。还提到广东属于刑事案发率高、人身安全系数低的高危地区。

中共没命是迟早的事

把一个省份搞到如此可怕程度了,有的省领导都够格被枪毙了,为何他们还敢对着中央钦差大员吹牛,为何他们至今依然在省领导的位置上,甚至准备提拔进中共最高决策层?

前两天有个新闻值得深思,说的是市纪委找一位市领导谈话,要他交代自己的贪腐行为,并准备双规,这位市领导勃然大怒道「:你真敢这么做,我就退党!」于是再也没有人找他谈话了。他还稳稳的当他的市领导,当然窗户纸捅破了,贪腐起来就更无所畏惧了。

所以,吴邦国去广东省一万次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这不是处分一个省领导人,或撤换一个省领导人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个体制问题,要坚持中共独裁,就得挑坏东西,坏东西怎么能干出好事来呢,所以中共没命是迟早的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