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高智晟絕食抗議暴政
 
2006-2-6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觀眾朋友們大家好,又到了《熱點互動》節目時間,我是林雲(主持人)。二月四日,狗年新春伊始,中國著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等人,倡議組成「維權絕食聲援團」,抗議中共日益嚴重的暴力迫害。

聯結收看

高智晟律師於二月四日當天開始了絕食行動。這一事件的背景和意義是什麼呢?這一行動對未來中國社會將產生什麼影響呢?海內外的華人和全球的正義人士,對此應該採取何種態度呢?針對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們今天特別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給大家一一分析。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天笑博士,高智晟律師現在正在絕食當中,他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我們先來聽一聽高律師是怎麼說的。

(記者採訪高智晟律師 聲音)

記者:您目前狀況怎麼樣?

高智晟:目前狀況還可以,剛才《南華早報》採訪說,你們這樣做不害怕當局再迫害你們嗎?我就告訴他們,我們正在聲援受迫害的人,為那些受迫害的人才發起絕食行動,也就是在我們絕食行動之前,已經有許許多多的人受到了迫害。並不是因為參加絕食才受到迫害。

也就是說這裏的威脅,就是因為你是中國人,也就是這樣的政府,並不是因為你做什麼,您知道我們是要活下去的,這是我們最本能的需求,同時我們也是決心,甚至犧牲我們生命或健康,忍受饑餓的過程來尋求,我們要有尊嚴的活下去。

我們在這個時代我們是可以活下去的,只要你和它一起營營茍茍,一起做下流的事,一起做不道德的事,一起做反人類文明的事,你就可以活下去。所以我們要爭取有尊嚴的活下去,而在中國你要有尊嚴的活下去,就要付出代價,這個代價不會是嗟來之食,不會是人們雙手捧著送上來的,而是我們勇敢和付出所換來的成果。

(畫面轉到主持人)

主持人:天笑博士,高律師他們發起的絕食聲援團,他們絕食聲援的行動是在什麼背景下啟動的呢?

李天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共的政權已經把它們凶殘的、無恥的、黑社會的面目,非常大規模的展現在中國人面前,使得高律師和周圍的維權人士,受到非常流氓的貼身的跟蹤和騷擾,甚至在警察面前公開的毒打郭飛熊律師,在這樣一種情況下,高智晟律師迫不得已的,用自己身體的資源,來跟中共的暴政進行抗爭。

實際上從事情本身來看,是非常流氓的。比如這次郭飛雄新年期間到太石村進一步調查,中共當時也是強烈的鎮壓太石村這些維權運動,因為村民們要自主選舉,所以當時就受到村領導的干擾,中共對這個事情也是非常惱火。

而後他本人和他家人在新年期間,受到流氓式近身的跟蹤,甚至當他太太和孩子到了市場去買東西時,受到流氓式的跟蹤,在這種情況下,他就報警。

但是警察到了,非但沒有對這些黑社會人員進行抓捕,把他們送到公安局去,反而把郭飛雄送到公安局去,進行長時間審訊之後,這也是非法審訊,然後就公然地把郭飛雄拖到大堂外面,幾個便衣警察,以非常專業的手段進行毒打,專門打郭飛雄的要害之處,比如說打腰啊、腎啊這些地方。

打完之後看不出傷,然後把他的眼鏡給再給他戴上,完全是用黑社會的操作手法對待他。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高律師覺得對這樣一個完全喪失理智、根本沒有人性的政權,沒辦法再跟它說理了,是在這種情況下進行絕食。

據說國內,也有近百人,甚至百人以上參加這種接力的絕食,另外在國外我得到最新的消息,唐柏橋先生也要在紐約的法拉盛開始進行絕食,海外也有很多志士,其他國家也有要跟進絕食。說明海內外對高智晟律師站在道德的高點上,對中共的挑戰,發出強大的聲援,實際上就是說,動高律師就是動全世界正義的力量。

主持人:高律師他本人說,作為一個維權律師,他現在卻不得不用這種最原始的方式,來維護本來應該由法律來維護的公民的正當權益,這是一種扭曲和無奈,這恰恰體現在我們是生活在最別扭、最悲哀的時代。

那麼用高律師的話來講,面對的是完全沒有人性的黑社會化政府,那他本人又是被迫害的對象,他即使用這種最原始的方式,您覺得能達到應該達到的效果嗎?

李天笑:這完全是被中共逼到這個地步的,高律師本身並不想這麼做,沒有人想用自己生命、身體的代價去自殘,當然這也不是自殘,是為了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對中共本身凶殘進行抵抗,表示對人性的召喚。

那麼高律師在剛才採訪中說的很清楚,就是為了做人要活下去的尊嚴而進行抗爭的。我覺得這種行為非常有意義的表現在下面幾點中:

第一點、就是能從道義的高度,進一步喚起中國民眾對中共醜惡本質的認識。以目前來說,中共在近半年來不斷地暴露它自己醜惡的本質。這一次郭飛熊律師、高智晟律師的絕食行動,說明中共的殘暴實際上已經到了大家都不能容忍、也都不能理解的極限,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高智晟律師這一次的絕食是通過接力的方式,海內海外同步的進行這件事情,能夠使各國的媒體、政府進一步把焦點聚焦在中國的人權運動,聚焦在中國民眾的受迫害,這麼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焦點上,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我覺得在這個過程當中,也可以不斷地組合現在中國的老百姓,很多維權的人士、知識份子,各個團體人士之間對中共有進一步、統一的認識,中共政權應該是要解體了,不應該在歷史上再存在下去了,也不應該對它抱有任何的幻想。

而唯一能夠使社會走向和平的,走向將來的方式可能只有「退出中國共產黨」。目前在中國,「退黨」人數已經達到了七百多萬人,這樣的情況可能由於這樣的突發事件能得到進一步的推動。

主持人:中共當局對待維權人士,像對高律師他們都一直採取非法的手段,再加上它長期以來暴力的統治,使得中國人對當權者一直有一種很深的懼怕心理。在這種情況下,能夠真正的站出來,公開的維權,與當局抗爭的人士,還是很有限的。您認為高律師他們發起這個絕食行動,是不是能喚起更多的民眾來響應?

李天笑:這是有非常重大的意義的,是能夠達到這一點!我覺得高律師目前從他自己占據的道德高點來看,已經具有了登高一呼,眾人響應的聲望。但這種聲望是他自己能秉承老百姓的意志,同時也是秉承上天的意志,「天滅中共」。在這種意志的情況下,所達到的一種狀態。

從這個角度來看,從目前高律師維權的方式來看,和當初的馬丁路德.金這種抵抗的方式也有相似之處,當然也有很多的不同之點。

不同之點就是現在高律師所處的環境遠比馬丁路德.金要更惡劣,當然馬丁路德.金在第一次,二十多歲演講時,他說,我們這個情況,我們是基督徒,我們不宣揚暴力。但是我們現在這個情況是不能在共產鐵幕下進行,因為環境更加惡劣。

那麼高律師現在所面臨的卻是完完全全是共產專制的鐵幕,不允許任何人權得到保障,實際上也完全沒有保障的。

另外一點,當時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演講是「我有一個夢」,裡邊講到,「我們都是為了兌現一張支票」,這張支票就是說,不管是白人、黑人,都具有不可讓渡的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張支票在美國當時來說是受到了某部分的阻礙,但是這支票本身是真的。

但是高律師所面臨中共開出的所謂憲法上賦與人民的權利,它是一張假的支票,在任何時候,它從第一天制定這張支票開始,就沒有想兌現過。因此它是一張假的支票。

所以,高律師肩膀上所負的歷史使命,要更加沉重,他面臨的這個專制政權也更加險惡,從這一點來說,他比馬丁路德.金是更加具有悲壯的色彩,還有更加崇高的、遠大的目標。

主持人:中國的老話說:「出頭的椽子先爛」,高律師三次為法輪功上書胡溫之後,就已經成為中國民間維權的一個代表人物,也是當局的眼中釘。他這次又開始絕食抗議行動,如何在這種情況下,在中共這樣的暴政下,怎麼能夠保證他們的人身安全呢?

李天笑:高律師不就講了,不要怕!他說,「我負天命,不足為懼」,這一點非常重要。第二點、要全國的民眾和海內外的政府、媒體、各個民眾都站在高律師這一邊。

正義的力量要凝成一股勢力,不能讓中共的邪惡有任何可趁之機,要裡外夾擊,中共就不敢動。我們所有的人都應該站在高律師這邊,你敢動高律師,那就是向整個世界的正義力量挑戰。

主持人:以您的分析來看,您認為高律師他們發起的這次絕食行動對中國社會的未來將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李天笑:將產生非常深遠的影響,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高律師現在面臨的局勢,就是中國共產黨正處於解體的關鍵時刻。高律師這次的絕食能產生連鎖的效應,使得中國的民眾能夠更看清中共的醜惡面目和它們的流氓本質。

更進一步把中國民眾調動起來,使得正義的力量得以不斷地光大、發展,使得中共在整個真相被揭露之後,沒有地方藏身,所以說中共是在萬眾的指責之下解體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分析。觀眾朋友們,對於高律師等人發起的這次絕食的抗議行動,我們將與您一起持續關注,感謝您收看我們今天的節目,咱們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2006/2/5 11:05 P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