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不克这堡垒!中共决策层准备外逃(多图)
 
林立
 
2006-2-1
 

包袱太重,无法廉政!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在2004年10月12日的头版头条《贯彻四中全会精神特稿: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选择》里就有这样一段话:「中国共产党历来就是一个勇于追求真理、敢于修正错误,善于总结经验、不断完善自己的党,也历来是一个高度重视自身建设的党。」

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到底中国共产党勇于追求的「真理」,敢于修正的「错误」具体是什么,用什么具体措施去不断「完善」共产党?

不过,政法委书记罗干倒是身体力行给了民众一些答案。他在2005年12月初出现在汕尾,指挥着坦克车冲锋枪去「完善自己的党」,而第二天就利用海关免检、外交豁免权,带着惊人数额的现金去了阿根廷搞私人投资,不愧是「高度重视自身建设」。

整体来说呢,中共从上至下,都「高度重视自身建设」,前面潜逃的胆子还没有那么大,携带的赃款数额相对有限,后走的就敢于修正前辈的「错误」,果断的行动,所以收获甚丰。这就体现了共产党人「善于总结经验、不断完善自己的」特点。

婊子遮羞布下的经验谈


江泽民父子的贪腐要立案审查
虽然对国库下手如此狠,但毕竟法律、宪法还是块婊子的遮羞布,在底下怎么折腾都行,但不能掀开,所以胡耀邦等在八五年二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公开个人和家属经济收入的提议,到现在已经21年了,发多少次「廉政文件」都没人搭理。自从黄金高被判无期徒刑之后,当官的都偷着笑,说这才是上面的条文,自己找门子、盖章子、开条子、占房子、搂裙子、掷骰子、叼杯子、啃盘子、对上装孙子、对下当老子,都没有问题,只有反贪廉政、拒绝受贿、官场跟错主子,那才会丢位子、进局子。

争鸣杂志曾撰文报导,2004年10月15日、16日两天之内,中共发出了三份有关廉政的文件,包括备受关注的责成干部公开个人和配偶经济利益的文件。

贪官在往外挤“牙膏”

2004年10月16日,中纪委、中组部、监察部发出的《关于党政、公安、司法机关干部上交、登记收受、转送的财产、钱财、证券、贵重物品等》的通知文件,自一九九五年三月以来,这已是第五次发出类似的文件了。

自1995年3月第一次下文后,至2004年九年时间,主动上交了仅仅7435万余元,外币合计五百二十二万七千多美元、证券价值三亿三千一百六十余万元,各种机动车辆二百二十七辆、金银珠宝饰物二万八千三百多件、高档手表一万二千三百七十多块,住宅九百十七幢。

挤出来的这些“牙膏”还不够江泽民一次贪污盗窃的多,中共好清廉哪!上交的可不是现金,而是人家送的吃不了喝不完的酒、烟、补品之类的。这在涮老百姓玩儿吗?

看看人民公仆都干了些什么

下面有部分省区上交的财物情况,别笑,您比较一下仅仅2003年至2004年六月底这一年半贪官污吏上交的财物和携款外逃资金之间有多大差异,您就能回答“中国没有了中共是更好还是更坏”的问题了。

福建省:上交一百十五万元人民币;外币合计三十五万美元;机动车二辆,金银珠宝饰物七十五件。(外逃携带资金:365亿元)

广东省:上交三百O五万元人民币;外币合计五十五万美元;机动车五辆,金银珠宝饰物四十二件:高档手表二十二块;住宅二幢;猎枪(德国制)一枝。(外逃携带资金:1550亿元)

江苏省:上交八十五万元人民币;外币合计八十二万美元;证券价值二十八万元;机动车四辆;金银珠宝饰物四十四件;住宅五幢;俱乐部会员卡十二张。(外逃携带资金:140亿元)

河南省:上交一百一十万元人民币;外币合计十五万美元;机动车十辆;住宅十一幢。(外逃携带资金:50亿元)

山东省:上交七十万元人民币;外币合计九万五千美元;证券价值二百万元;机动车二辆;住宅十七幢,游艇一艘。(外逃携带资金:150亿元)

河北省:上交一百二十七万元人民币,外币合计二十万美元;机动车七辆;住宅二十二幢。(外逃携带资金:31亿元)

今年中秋、国庆节,广州市党政干部上交:月饼一千二百五十多盒;香烟二千条;进口洋烟四百条:红包(现金)六万五千元。深圳市党政干部上交:月饼六百二十二盒;香烟八百条;进口洋酒一百八十瓶;红包(现金)五千元。

近期,广东、福建、江西等省的政法委,竟然提出:凡被起诉贪官,如捐款数能超过所受贿款,即可考虑抵刑期或免予起诉,予以撤诉。其原因竟是该三省的贪污、受贿案积压太多,致使政法机构压力太大。而政法委最大的头儿罗干一边在国内镇压百姓,一边疯狂搜刮民脂民膏,一边在那些小国购买不动产和生产资源,准备外逃。

中共决策层准备外逃


胡锦涛这表情别对着老百姓!
最近有多个动向表明中共决策层准备外逃。

自从罗干去阿根廷准备以个人名义购买矿山的消息暴光后,高层准备亲自出马的都不敢贸贸然了,居然让外长李肇星1月12日左右以“找能源”为名进行非洲六国之行,他出访的六个非洲国家包括佛得角、塞内加尔、马里、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利比亚。哪儿有外交部长出去找能源的?有消息透露,其实李肇星此次出访是去为主子铺后路,找逃亡后的生活“能源”。

去年11月份,高官家属在市场抢购黄金金条、金币及九九含量的黄金饰物达五十吨,很多都已经利用各种途径运出国境。

上海黄金地段住宅大多是公职高干的福利房,当初他们购进时只付了三、五万元,但是现在上海高官子女抛售上海黄金地段住宅,赚一千多万或数千万元不等,套成现金。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过去谁往外跑,掌握着权力的江氏嫡亲都不会跑,现在不同了,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初步定调到全国总工会,市长韩正被调到环保总局。政界都知道,除非是身兼数职,否则到这两个地方都是明升暗降,想往上爬是没有戏了,仕途就到了头。

毫无疑问,这不是陈良宇、韩正本身怎么样,他们是江氏人马,江主子不行了,奴才自然没有饭吃;奴才发生危及了,那是主子出了问题,这是政界的常理。最近江泽民的死党姘头陈至立又要出境溜溜,这个动向不能不注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