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点岂能溶化?中国的问题不是反贪问题(图)
 
青晴
 
2006-2-1
 



勇士智斩赤龙(瓦塔纳/美国)

【人民报消息】《新京报》的灵魂被抽走了,剩下的不只是一个空壳,比空壳更可怕的是钻进去了一个专说瞎话的恶魔。《冰点》大受读者欢迎的原因是因为人民渴望听到真话,哪怕一点点也好,所以中国青年报要求想订阅《冰点》周刊的客户必须订阅中国青年报。靠着《冰点》这个周刊招揽客户,没有人感到惭愧和不安,因为「伟光正」从来没有生产过任何一件东西,整个政权机器却把握在它手里,它动辄还使用坦克车和达姆弹炸子儿对付养活它的老百姓,这就是中国的冰点。

《新京报》没有了灵魂,1月25日《冰点》干脆被勒令停刊,哪怕留一个躯壳给民众一点点幻想呢,中共都不给留下。中共不倒,人民心中的冰点岂能溶化?

中国的问题不是反贪问题

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年度的三十九次政治局全会中,有十次是有关党的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工作。

胡锦涛在会上说:党的工作面临着若干严峻问题和危机,最突出、最复杂的是党的建设、反腐败斗争工作和“三农”工作。

胡锦涛还说:从源头上卡住腐败,是党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能不能得到人民拥护的原则大问题,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党的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工作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口。

其实,不是“反腐败斗争工作处于生死存亡关口”,而是中共处于生死存亡关口,中国的问题不是反贪问题,而是铲除中共的问题,消灭共产独裁专政的问题。这个问题胡锦涛不是解决不了,他可以另立新党,但让一个“狼孩”恢复人的思维和行为状态,那是真难哪,更何况他已经经过几轮撕杀成了狼窝里的头狼!

陈至立是一条恶狼

《冰点》停刊的导火线与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最近发表的的文章直接相关。袁伟时在文章中说,「20世纪70年代末,在经历了反右派、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三大灾难后,人们沉痛地发觉,这些灾难的根源之一是:“我们是吃狼奶长大的。”20多年过去了,偶然翻阅一下我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我们的青少年还在继续吃狼奶! 」

中学历史教科书是陈至立管辖的范围,前年就要在中学历史教科书里加上江氏卖国货色,把岳飞、文天祥从民族英雄里除掉,并且要把卖国贼秦桧树立起来。袁教授说的一点也不错,我们的青少年还在继续吃狼奶!

翻翻中共的建党史、和当政后的各次整人运动,就知道袁教授一针见血,戳到了中共的痛处。中共叫起来像狼,走起路来像狼,吃起人来连骨头渣都吞进去,它就是狼!

中共挥刀斩断自己喉咙

中共五中全会前后,中共管制媒体、封锁网络、镇压基层维权等等,其中《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就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等一切社会公共事务的信息和评论都一律归为「新闻」,而新闻被中共规定不准各网站撰写,也不许发表任何评论,只许转载中共自己为自己写的赞美文章,如此一来,每个人刊登的任何一个字都被视为“违法”,所以《冰点》被封杀时,人们的心情降到了冰点。

在中国大陆,因敢于报导一些官方媒体从不报导的腐败、上访等案件,而在民间享有盛名的多家媒体均遭整肃。从《南方周末报》、《河南商报》到《百姓杂志》、《新京报》,均被换血或拦腰斩断。每次的事件都使部份受蒙蔽的人愤慨、觉醒,他们发现中共不是越来越有希望了,而是越来越坏、越恶了。所以,中共的整肃是对自己的一次次重残,制造了自己生存的一次次危机!

中国问题不是反贪问题

为了迷惑,中共竖起了反贪的大旗,时不时丢出一个贪官去,让人们对它产生一点点希望,以为中共是可以改好的,要给它一些时间。其实中国问题不是反贪这么简单的问题,而是社会制度的问题,是要独裁还是反独裁的问题。是要思想自由还是把思想交给中共去摆布。

正像高智晟律师所指出的那样:它们正在“测验”着我们,确确实实在测验着我们,它们一刻不停的、在我们想不到的地方、想不到的过程中测验着我们的底线。中共目前赤裸裸的摆出:要么你死,要么你闭嘴!疯狂到如此程度,中共的路岂不走到了头?

揭露中共是解决中国问题的最好办法

无论中共用何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去恐吓、利诱,都不要溶化你心中的冰点,与之同流合污。为了不再有《新京报》被换魂,《冰点》被砍杀,唯一的做法就是把中共所有的罪恶都暴露在阳光下,这是和平解决中国问题的最好最有效的办法。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