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这对狗男女!透露FBI调查的部份情况(多图)
 
吴莱
 
2006-1-27
 
【人民报消息】我的小舅在国安里担任相当级别的职位,过去我们常常缠着他要听那些有趣的故事,中共特务干的任务,比电影里演的可刺激多了。

演不同角色的特工

有的幸运装扮富商,挥霍起钱来根本不用眨眼,因为专负责结交海外那些有用的和被中共监控的上流人士,花多少钱不需证据开白条就能报销。有的当小老板,店里卖的都是没人要买的东西,半个月进不去一个顾客,别讥笑他不会做生意,他那是特务秘密接头站,就是越少人进去越好,要的就是清静。还有的特务当听差的,例如在各驻外使领馆里当大使总领事等主要使馆官员们的司机等等,别看头头儿心情不好时吆三喝四,他们受气包儿似的,当官的突然被调回国打入冷宫或写检查,往往都是这帮特务打的诬陷小报告。

暗杀工作有点人味儿都干不了

还有特务是搞暗杀的,暗杀也不是那么容易,不像罗干开动坦克车举起冲锋枪那样简单。有的要去接近自己的暗杀对象,与他们做朋友,然后下手。脸上要堆着诚恳的笑,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尽快杀死他,这工作有点人味儿的都干不了。

1995年2月曾担任毛泽东二十余年保健医生的李志绥在写完《毛泽东的私人医生》后,在美国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自己准备开始撰写第二部有关中共内幕的回忆录的消息,不到一周,他就猝死在自家的厕所里。据一位参与暗杀的人事后透露,他们在大陆就认识李志绥,利用老朋友叙旧时,在手指甲中放入一点特殊的药物,倒水时弹入李志绥杯内,使他喝了三天后才发作身亡,其死状则与心脏病瘁发相同。警察来侦查时门窗关的好好的,没有人闯入,李的次子说他生前没有心脏病。

特务跟踪高智晟精彩花絮

跟踪维权律师高智晟全家的那些秘密警察(高智晟语)在北京冬季零下温度里24小时站在街上躲在车里,为了避寒,马达一直发动着。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已经三个月了。

高律师对特务的内心惊恐有非常精彩的纪实报导:

有意思的是,我们拍照过程中,特务的车就象耗子躲猫一样,开着车到处乱躲、乱藏,过路人好奇的驻足围观。

上午送走朋友,我走到一辆便衣的无牌照车前敲了一下车窗玻璃,车上坐的四名便衣竟吓得都本能地抱着头拚命地朝后仰,我坚持继续轻轻地敲玻璃,其中一位可能感到我并无恶意,便小心地打开车窗,脸上仍显惊恐状地看着我,我告诉他们不要紧张,我的车今天不能用,我要到火车站去送郭飞熊,你们的车跟着,还不如让我们就坐你们的车送一送。他们说这绝对不能由他们自己作主,其中一位也不再惊恐,小心地问我:“我们能和您说话吗”?我回答:“我从未拒绝过和任何人说话,现在我们不是正在说话吗?”

1月14日上午,高律师和家人出门去菜市场和商场购物时,紧贴着高律师的便衣们,看到高律师又在拍摄他们时,便用围巾将脸蒙上了。高律师说:“这真是一道奇景!不知道哪个国家的便衣,会用女人的围巾把自己的脸蒙上?”

一对狗男女

还有一种特务也是把自己的脸蒙上,不过他们不是用围巾,而是用卧底形式。卧底不露馅是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长期卧底的。这里仅举一对美国 FBI 证实是中共特务的狗男女。他们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混入真正的修炼者中已多年,给中共传递情报,进行破坏和制造混乱。


中共特务锺政
法轮功是信奉「真善忍」,被「假恶斗」的中共所镇压,到法轮功修炼者里“卧底”,可没有扮演大老板那么舒服。

自称叫「锺政」的男人34岁,说的一口台湾腔的国语,自称是台湾人,为了取得信任,锺政也和台湾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其他国家进行和平请愿。2004年1月胡锦涛出访法国时,他很活跃,还接受了采访。还经常去美国转。因为法轮功没有组织,是松散管理,所以当后来发现锺政有问题时,大家才发现谁也不知道他住在台湾哪里和真名实姓。

有认识他的人说,他住在北京总政黄寺大院,父母是中共派到国外多年的老特务。锺政见曝了光,竟然反问道:“难道就因为我父母是特务,你们就不信任我?” 北京人却说自己是台湾人,还特意学一口台湾腔,不执行特殊任务,谁也没这闲功夫。


中共特务樊延瑜

另一个在英国法轮功学员中卧底的中共女特务叫「樊延瑜」,她在英国时,在法轮功学员中挑拨是非、造谣生事,引起了注意,并被当面质问:“有人说你是特务,你是不是?”樊延瑜并没有悔过。中共看她在英国呆不下去了,命令她找机会到美国继续进行破坏。

这两个狗特务终于找到机会碰面,鬼混苟合,乱搞男女关系。

FBI 证实这俩是中共特务

中共把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用在打压法轮功上,从九十年代罗干就已经派特务伪装学炼法轮功的学员。郝凤军在揭中共派遣特务的问题上就曾经说过,中共最怕的三大海外媒体「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和「希望之声广播电台」里都混有特务。

自从新唐人电视台农历新年的晚会在北美出现,深受观众好评,成为中共的心腹大患。为了破坏演出,让樊延瑜找机会进入了一个参演晚会的舞蹈团,不但以打电话为名把参演的法轮功学员的手机拿去动了手脚,而且把舞蹈团准备演出用的一些道具偷走,并通知中共把舞蹈团在大陆订购的晚会舞蹈服装全部扣押。

FBI在调查中共派遣到海外的特务时,发现锺政和樊延瑜是伪装法轮功学员的中共特务。报告指出,根据调查显示,这两个人不是修炼者变质堕落了,是货真价实的助共为虐的罪恶工具!

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中共特务,伪装过法轮功学员,甚至干过坏事恶事就不给悔过的机会。机会已经给过了,不止是一次两次,三次五次,但是他们依然愿意随葬中共,那么就已经没有了未来。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