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清”大揭密!十几亿人口的疑问压死毛泽东(多图)
 
林立
 
2006-2-7
 

毛泽东自称皇帝(争鸣)
【人民报消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谁能想到,毛泽东发起一棍子打死一大片的“四清”运动,其实仅仅是为了搞掉威望高于自己的刘少奇,巩固自己在党内的绝对权威,而这却是以五百多万人遭殃、死亡为代价的。

自从共产党在中国落地,中华大地有了这个叫「中国」共产党的癌瘤后,中华民族的灾难接踵而来。内斗外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中共掌握了政权以后,就开始了残酷的斗争。

常常听见有人说,共产党开始还是挺好的,只是后来那些干部贪污了、腐败了、淫乱了,现在变坏了。其实是因为中共一直在掩盖着它的罪恶发家史,人民根本不知道中共到底干过什么。如果那些事情都抖落出来,还原历史的真实,人们会大吃一惊:原来中共没有哪个时期好哪个时期坏,它生下来就是个坏种儿。

例如60年代,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人人背的滚瓜烂熟,谁会想到给毛修建14个豪华行宫的建筑师、设计师和工人们一个没逃过,都在最后一次的“庆功会”上被毒死。还有,被美化成“人民的好总理”的周恩来简直被渲染成“完美”的化身,其实他连自己的救命恩人,以及朋友临终托的孤儿都下令杀害,谁会想到周恩来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批斗和尚,和尚被迫拉起侮辱佛经的字幅!
从中共目前“解密”的材料来看,也不过是挠皮噌痒,例如饿死人的年代,解密的只是「18个县」饿死3000余万人,这可不是全部饿死人数,中国有多少县哪,到底全国死了多少人,中共政权不敢统计,底下官员不敢上报,所以永远是迷!

争鸣杂志2月刊罗冰撰文披露了中共解密的另一次运动,也就是所谓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起初农村叫作「四清」和城市叫作「五反」。后来统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四清」(清经济,清政治,清组织,清思想)。

谁会知道,这次有532万7千3百50多人接受批判、“帮助”和自我检查;在城市有4128人被迫害致死;在农村有7万3千4百32人被迫害致死的「四清」运动,竟是中共总书记毛泽东要整倒时任中共政权主席的刘少奇!

那时,党政分开,不象现在这样一个人手握党政军三大权,而且那时主席比总书记、省长比省委书记、市长比市委书记职权大。

毛泽东地位危机引发动乱

1958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失败,造成1959至1961年中国空前的大饥荒,饿死三千万人。1962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7000人大会,此时刘少奇的权势上升和毛泽东的地位危机成了正比。因此毛决心利用运动搞掉刘少奇。

为了掩饰自己的阴谋,运动从基层开始,整的是基层干部。但逐渐人们就发现,重点变成了是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且要从下往上层层抓后台。为了抓出刘少奇,毛泽东煞费苦心,把整个民族都抛进了搅肉机。

从1962年下半年起,毛处心积虑,通过他平空臆造社会上的「阶级斗争」清除和他分庭抗礼并有可能取代他领导地位的刘少奇。这就是毛一手发动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根本目的。

为搞掉刘少奇进行了三年「四清」

为搞倒刘少奇的「四清」运动,进行了整整三年,毛泽东使中国农村(包括部份城市)斗得道德沦丧,而这正是每个民族赖以生存的根本和灵魂。

据中共已解密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档案摘要:

1962年9月24日至27日,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召开。

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的问题》的讲话,他指出:「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中,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并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我请同志们要清醒地看到,单干风、翻案风、黑暗风,三股黑风正向无产阶级发动进攻。三股黑风都有后台。」说的就是刘少奇。

在多数人提出:「不要因强调阶级斗争而放松经济工作」时,毛泽东又提出:「要保护少数。在复杂的政治气候下,少数是受压的,受压的往往是马克思主义真理。」说的少数就是自己。

1963年2月11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了中央工作会议期间,讨论了城市「五反」运动(反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对官僚主义运动)。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争鸣)
会上,毛泽东说:「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我们生活在阶级社会。」「阶级斗争,一抓就灵!」3月毛泽东批示:「阶级斗争有分党内外吗?注意:右倾正抢占阵地。」拒绝暂缓在非党员和机关、团体中开展「五反」运动的建议。

5月2日至12日,毛泽东开会制订了《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前十条」。5月20日发表时指出:「当前中国社会中出现了严重的尖锐的阶级斗争情况」,「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主义势力正在对我们猖狂进攻」。要求:「重新组织革命的阶级队伍」,「开展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坚决打退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势力的进攻」,「在严重的尖锐的阶级斗争第一线,选拔和培养党的优秀干部。」

各地发生自杀事件

1963年8月、9月、10月,各地都发生了自杀事件。机关、企业、公社、大队都搞「专政」隔离室、拘留所。山西、陕西、安徽、江西、湖北等地都发生了地主、富农子女全家自杀事件。机关、企业的「五反」运动,抄家面已扩散。但离理解毛泽东整刘少奇的本意相差何等遥远!

1964年5月15日至6月17日,毛泽东提出:「农村、城市搞四、五年,不要急急忙忙收。城市五反,要增加划阶级的内容,是阶级社会就有阶级区分。」毛实际上指刘少奇是资产阶级总代表。但当时没有几个人理解。


「四清」运动500多万人无辜遭殃!
7月15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不要提收,政治上批判严,火烧一下怕什么?你是正的、清的,火烧一下也有好处。在文化、文艺、学术、教育、理论界,我们提倡要引火烧身。」此时毛已经急到理智不清了,不但要批判,还要求被批判者自己玩自焚。自己烧死自己那省毛泽东多少事!

1964年12月5日和12日,毛泽东在「四清工作组」的蹲点报告上分别批示,矛头都对向刘少奇,批示说:「我们的工业究竟有多少在经营管理方面已经资本主义化了?我看不止二分之一,要一个一个地清查改造,主要根源来自上边。」「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二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领导人,是已经变成或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些人是斗争对象,社教运动绝对不能依靠他们。」当时正蹲点的王光美是「四清工作组」组长。

毛泽东憋疯了

毛泽东根本不在乎谁清不清,他要搞倒的是刘少奇,到了1964年刘少奇依然安然无恙,威望上依然远远高过毛,这让毛泽东憋疯了。12月24日,毛泽东没办法只好把话说的不能再明的地步:「首先要解决领导权问题,然后再解决经济上的四不清问题。」下面的话说的就更白了:「凡是敌人操纵或篡夺了领导权的地方,被蜕化变质分子把持了领导权的地方,都必须进行夺权的斗争,要坚持发动群众。」

三年倒刘的「战果」

从1963年持续到1965年5月7日,毛泽东三年倒刘的结果由中央书记处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总结汇总报告,该报告内容如下:

中央和地方、部门,先后派出工作团(组)13万5千2百15个,到机关、企业、基层、学校、农村、公社,初步整顿、改组了17万1千6百20个党组织班子。

地方机关、企业、基层、学校清查出反党反社会主义性质联盟、集体,5千7百60个。组织结论.定性为敌我矛盾的27万6千2百56人,定性敌我矛盾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55万8千2百20人。

为了整倒政治对手刘少奇竟牵连了500多万人遭殃,不,是500多万户人家遭殃,说出来谁会相信呢?但毛泽东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于是中国陷入了更大的灾难,1965年底毛泽东又发动一场“触及每个人灵魂的”「文化大革命」,取代了这个从1963年持续到1965年的「四清」运动。

刘少奇之死


刘少奇被批斗
1966年,“文革”开始,一夜之间,刘少奇被打倒了,夫人王光美脖子上戴着乒乓球串成的“资产阶级项链”,两人被多次押到万人批斗会上批斗和殴打。

1967年9月,刘少奇被新筑的高墙禁闭在中南海原住处。王光美被关进监狱,子女被赶出家门。同年,刘少奇42岁的大儿子因不堪凌辱卧轨自杀。五岁的小儿子刘源被保姆带回农村,逃过一劫。

1968年11月24日,病重的刘少奇收到了一个来自中央的特别生日礼物:一个半导体收音机。让他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反复播放着的中共中央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宣布他是“叛徒内奸工贼”,把他“永远开除出党”。并把“莫须有”的罪名变得看上去 “铁证如山”。刘少奇浑身颤抖,频频呕吐,从此,他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在最后的六个月里,瘫痪的刘少奇仍然被绑在木板床上,没有人帮他换洗衣服,没有人扶他上厕所,肌肉萎缩,枯瘦如柴,1969年10月,奄奄一息刘少奇被秘密押送到河南开封继续监禁。11月13日悄然去世。死时白发蓬乱有二尺长,嘴和鼻子都变了形,火葬按烈性传染病处理。死者名字是“刘卫黄”,职业“无”。

十几亿人口的疑问压死毛泽东

一夜之间,刘少奇的灵魂就被毛发动起来的“群众”触及了,从中共政权最高位置成了阶下死囚,刘少奇喊道:“我是国家主席!”但后来他沉默了,直到1969年11月13日在河南开封悄然咽下最后一口气,因为没有法制的独裁政权是可怕的,它可以把所有人运动到失去人性。

在“文革”中,毛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几年了终于见到了效果,刘少奇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再把个人崇拜搞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没有了对手,毛泽东走上了神坛。谁不小心用刊登毛头像的报纸包了东西,立刻就被检举揭发打成反革命,可那时几乎每张报纸上都是毛的大幅照片。人们生活在恐惧之中,不是对毛的敬爱之中!


毛把自己捧为“神明”有副作用(争鸣)
毛泽东的死因竟是那么富有戏剧性,是因为选中的接班人林彪外逃坠机,无法自圆其说,最后身体迅速垮掉──“红太阳”怎么会看走眼呢?十几亿人口的疑问压死了“高瞻远瞩”的毛泽东。这个难堪让毛比刘少奇仅仅多活了六年多。毛把自己捧为“神明”,最后群众用“神明”的尺子衡量毛,把毛衡量死了。这是毛搞个人崇拜之前决没有想到的“副作用”。

毛泽东的存在使中国上亿人民不存在,几千万家庭支离破碎。毛匪头之所以可以这样运动人民是独裁专政制度所决定的。毛早已经不在了,但中共的镇压运动没有断过,而且更加残忍和公开,这是制度和属性决定的。现在中共动辄就使用坦克和冲锋枪与手无寸铁的冤民说话。所以,盼着中共改变的幻想是天真的,想被中共招安分得一瓢民肉血羹的动机更是卑鄙和残忍的。

中共自诩是“伟光正”,人民就用“伟光正”的尺子去衡量它,中共岂能不亡?!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