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行──胡锦涛走到了终点?
 
2006-2-4
 
【人民报消息】世事点评(1)延安行-----胡锦涛走到了终点?

主持人高凌(以下简称高):今天《世事点评》栏目正式开张,让我们一起关心发生在我们周围世界的大事小情,纵横天下,点评今朝。今天我们点评的世事话题是《延安行-----胡锦涛走到了终点?》

据中共媒体新华网报导,大年三十,中共最高首脑胡锦涛回到了延安,和老区群众过大年。胡锦涛执政三载,从上台初为巩固政权祭拜西柏坡,为拉盟友逛了古巴、走了朝鲜,而今年的大年三十,又鬼使神差一般回到了延安----这个中共政权得以喘息休养的据点。那么,胡锦涛是开始了他执政的新起点?亦或如民间所传除夕延安行------预示着胡锦涛奉极左独裁路线到底,带领中共走到终点?

今天我们请大纪元的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以下简称章)来点评此事。

高:天亮你好。你先来分析一下胡锦涛大年除夕回延安的心态好不好?

章:你好。我分析胡锦涛现在有两种心态。胡锦涛一直是一个中共的傀儡,他自己都说“政令出不了中南海”。那么他要摆脱傀儡地位,就需要不同政治力量的支持。一种力量是来自党内元老;另外一方面,他也希望获得民间的支持。

胡锦涛没有打江山的所谓“革命资历”,那么回延安也好,回西柏坡也好,目的是向全党表明他代表了中共的法统,通过效忠老革命来加强他的“党的事业的接班人” 的形象,加强他做为党总书记的“合法性”。当然中共本身就不合法,再加强党内的“合法性”也是没有用的,这一点胡锦涛未必不知道。但是他的这种朝拜活动,会赢得党内元老的支持,这是他与曾庆红、罗干等江家帮进行政治斗争的本钱。

另一方面,因为共产党太腐败,大家都很痛恨。那么胡回延安,会给老百姓一个错觉:就像他当年到西柏坡的时候,吃完饭付钱一样,在艰苦朴素这方面会如何如何。大家都觉得中共坏,但是很多人却被骗得相信说中共以前是好的,早期是好的,在延安的时候是好的等等。胡锦涛回延安,也是再利用这个已经残破的骗局。

但这些做法恐怕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并非长久之计。为什么呢?看过9评之后,我们就可以知道,中共和老百姓,也就是跟民间的关系是不可改善的。因为中共是靠强权、靠恐惧来维持政权的,一旦和老百姓的关系改善了,那么“恐惧”这个工具就没有了,随之而来的就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所以,胡的这种动作也就是一种摆设和做秀而已,不可能改变中共目前的腐败,也不可能恢复所说的艰苦朴素的传统。

高:在九评的背景下,他所有的心愿或行动都只能是个做秀,做秀就会不断地变,那么这两年胡锦涛都变了哪几变呢?

章:九评出来后,他先搞了个“保持党的先进性教育”、“构建和谐社会”,今年,他又祭起了“坚决捍卫党章”的大旗,而后,他又公开提出口号“拒腐防变”等等。

高:胡去年的“保先”运动也被国人点评为“保鲜”“性教育”,当然对阻止中共腐败毫无效果。另外,胡主席一贯高唱“科学发展观”,却在前几日的大年除夕跑到了科学最不发达的延安----中共的军事起家地,这和他祭起的“坚决捍卫党章”的这面大旗之间有何奥秘关联呢?

章:胡锦涛要捍卫党章,实际上是捍卫他自己的权力。党章的组织原则规定全党服从中央,下级服从上级。如果真按照党章执行的话,当然胡锦涛是最高领导,应该是他拍板、他说了算的。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中共中央的权威就越来越弱,到了胡锦涛这里,基本上是说话没人听。地方诸侯各怀鬼胎。

胡锦涛说经济过热,上海就说上海的情况特殊,上海就没有过热。胡高唱权为民所谋以提高执政能力,陕北就敢给他来强行剥夺民营油田,广东就敢给他强抢太石村帐簿、强拆民选的新村委会,就敢毫不理会东洲村民几个月维护土地权利的抗议,制造杀人几十的小六四血案。这些矛盾背后是利益冲突,岂是胡锦涛的什么科学发展观能够对付的。无可奈何之后,他只有祭党章了。

胡锦涛实在是没有办法施展他的权力了,所以他希望祭出这个制度来,希望对政治局、常委会里面的曾庆红啊、罗干啊、黄菊、贾庆林这些不买胡锦涛帐的人有所制约,祭出“党章”中的全党服从中央,来强化他的权力。也说明了他们的内部斗争已经激化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胡只得祭出“党章”这个最后的紧箍咒。

高:中央高层权利斗争不可调和、公开化,祭党章、跑延安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这么看的话,胡的“科学发展观”是秀,“祭党章”、跑延安维护权威是真?“拒腐防变”的拒腐也是“秀”,“防变”才是真?

章:是啊,如果不是有腐败的利益驱使,谁还跟着共产党。我敢断言,等中共的江山完蛋的时候,最早撇清跟中共关系的就是中共的官僚。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都在往国外跑了,大厦将倾,硕鼠搬家。从江泽民开始,就是靠腐败,让你吃好玩好,用权力、金钱和享受来换取党员的效忠。所以胡锦涛拒不了腐,“防变”才是他真实的心声。防止出现民变。

我觉得胡锦涛有一种想法,过去江泽民或者邓小平早运作共产党的这个权力体制时运作得不好,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觉得他如果掌握了权力去运作的话就能搞好,但是他首先得想办法把权力抓到手里,保先啊、党章啊,马列毛思想工程,都是他想的抓权的方法。也许他做团工作的经验觉得这会有效果的。

但是,共产党已经到了牵一发动全身的地步了,先不说胡锦涛能不能把罗干手里的权抓回来,咱们就单单看看太石和汕尾这两件事情,这么小的事情,涉及到一个村的事情,胡锦涛想不开枪他能说了算么?连这么小的事情他都说了不算,那就更不要提权力斗争。

再比如说上海帮,外界一直在观察,胡锦涛能不能把上海帮搞定,是衡量胡的政权是否稳定的一个指标。但是就像外界所看到那样,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没有起色。而且在刚刚结束的五中全会上,他还在提三个代表。他只要提三个代表,就表明江泽民的影响就还在。

那么胡想把罗干和曾庆红等权力抓过来,而这些人本身就是实权人物,换句话说,如果我本身的权力比你大得话,我可以吃掉你,但是,如果我本身还没有你的权力大的话,采取那样的行动对我本身都存在危险的。

不过,曾庆红他们想把胡锦涛取代也不太可能,因为现在的共产党本身自己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冲击;反过来,胡锦涛想把罗干和曾庆红手中或者上海帮的手中的权力收回来而造成的这种高层内权力的斗争的冲击,胡锦涛自己也承受不了、共产党本身也是承受不了。

高:也就是像九评中所写的那样,无论他们内部怎么斗,维护他们现有的这种中共的政治体制权力还是共同的。换句话说,邓小平所谓发展就是硬道理也不过是猫爪子的力量,关键时刻,中共的生存需要才是第一位的。

章:对,你仔细看中共的发展史,就会发现。一旦中共政权稳定的时期,它内部斗争就非常激烈。当它的权力不稳定的时候,他们互相之间就会达成一定的妥协。他们现在就是权力非常不稳定的时候,所以他们会既不放各自的抓权要求,又在意识到危机或危机明显显现的时候达成妥协,比如东洲杀人引起举世关注和抗议时,交个公安局副局长出去对付舆论。

高:那么胡锦涛跑延安、祭党章真的能扭转连中共自己都已经意识到了的末日乾坤么?胡锦涛真的就不能改良中共了吗,不能改良这个党跟群众的关系了吗?

章:共产党既然到了它的末日,那就是党和社会都坏了,做什么都白搭。它走到今天这一步,它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它只要想改良,想变好——真让党变好密切联系群众,真让社会和谐能够公开表示真实的意见,它立刻就会不存在。它还不像当初邓小平搞改革的时候,共产党有一点改良的空间。虽然最终也会出现象苏联那样的结果,但是中间还存在着一个缓冲期,它的垮台还是在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后的事情。

而现在的共产党它已经没有任何的缓冲余地了,它只要想变好,它马上就完蛋。如果说邓小平时代,中共需要退两步才垮,那么它毕竟可以先退一步。尽管它退第一步就会退第二步,到了第二步他也就垮了。但是它在第一步和第二步之间,还是有一个空间,也有几年的时间,它还是可以先退一步。但是中共现在不是这样,它只要往后退一点它就垮了,形象地说它等于已经移到了悬崖边上了。

就拿高智晟这件事情说,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如果你想改良的话,你能不能放过高智晟?反正他公开信也写了,你把便衣撤了,行不行?这是非常小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但是它做不到,因为,他要是放过了高智晟,就会给大家一个信号:“哦,原来跟共产党讲真话不用害怕,讲了真话也没什么,它已经奈何不得了。”这就会给人带来一种很大的榜样作用。如果,真把便衣撤了,就不止是高智晟和杨在新等人了,会有几百个这样的律师站出来。

如果这些律师都像高律师这样写公开信,揭露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共怎么办,不是就完了吗?

也就是说,共产党决不会让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因为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对它来讲就是致命的危害,所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目前它就脆弱到这种程度了。

高:自胡锦涛上台以后,海内海外、国内上下,很多人对胡锦涛都寄予很大的希望。改良的呼声也蛮高。但从他西柏坡的登基继位,他的每一步似乎越来越左,到今年除夕的延安行,可否说某种程度也在向外界暗示着:极左独裁路线我不变呢!?

章:现在很难讲,一般都需要等到胡锦涛权力稳固后才能看清他到底要干什么。现在不排除为了稳固权力,而进行的政治表态和违心地运作。不过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意义不大。中共的垮台是不以胡锦涛的意志为转移的。

从国际大环境看:欧洲刚刚通过了谴责共产主义邪恶的决议,美国要把自由的价值推广到全球。自由的大潮越来越高涨了。从国内的情况看,九评和退党就是在解体中共了。胡锦涛如果这一点都看不出来,我看他就越来越危险了。

高:如此分析下来,无论胡锦涛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无论从大的国际环境还是从中共的这个小的环境看,其实共产体制都是已经回天无术。那么,从这个角度看,此时的胡锦涛除夕跑到延安,是否向民间预言的那样象征着他已经回到了终点了呢?

章:我觉得历史经常是一个循环,有的时候起点就是终点。胡锦涛可能觉得,延安是中共绝处逢生的地方,在西安事变之后,靠着在延安假装抗日,种鸦片来发展自己的队伍。但是风水也是轮转的。当年蒋介石在抗日战争期间以重庆为根据地,取得了抗战胜利。等到国共内战的时候,重庆就没守住。

胡锦涛回延安,我看没什么用处,不会对中共邪恶政权有什么帮助。胡锦涛走过了西柏坡,走过了井冈山,走过了延安,我看它也再没地方可去了。不离开中共,他是根本没有出路的。

高:谢谢天亮的点评分析,以后的世事焦点还请你把你的观点和大家一起分享。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