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切!曾庆红李长春对“新京报”动大手术(多图)
 
林立
 
2006-1-24
 

中共用手铐扼杀真实的报导!(动向)

【人民报消息】把《新京报》改头换面决不单纯是整顿一份报纸那么简单,如果不是和中共的生死存亡能拉上关系,决不会惊动中共中央整个书记处,并有两个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和李长春亲自出马。李长春竟然为此下了两次指示!

去年12月28日,即将过年之时,在主管宣传口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命令下,中宣部高调宣布改组《新京报》高层班子,四天之后,2006年1月2日,还在过年的节假日期间,杀鸡给猴儿看的中宣部就急匆匆向九家报纸提出「劝告」批评指令,并向全国各省宣传部门,传达曾庆红把持的中共中央书记处的有关指示:宣传部门主要负责人,要亲自抓好报纸、电台、电视台的政治。出漏子就下台!

什么时候,中共这些高官才会在过节期间不忙着享受,而火烧屁股的下什么指示和命令?难道那些烧屁股的原材料不是中共自己制造出来的吗?

《新京报》被毁是制度问题

最近查出中央各部违规资金500亿,连审计署长李金华都哀叹是制度阻碍了审计工作。那么《新京报》强行改组事件不也是制度问题吗?

李长春负责的宣传口,仅仅上海、南京、广州、武汉等地的官方报纸、杂志广告回扣已从五成升到八成。保鲜的党官们都排队轮候拉广告。一个版面的广告回扣相等于二年的薪金。这个李长春地盘的丑闻不是《新京报》揭发出来的。但它是不是制度问题呢?在西方民主国家哪个官敢这么干,那是他当官当腻味了。

中共政权第一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曾庆红主管的中共党校,说是给高官进修用,但不知进的什么修,反正妓女能在那里充份利用自然资源。党官们修来修去毕业时修出了各种症状的性病。这些曾庆红管辖内的丑闻可不是《新京报》透露出去的。


把嫖官从床上抓下来才是正事!
尽管曾庆红高调批评邓小平的“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但是他主管的党校还是先富了起来。例如,私有企业主可以报读地方党校,仅江苏、浙江、福建三省,就有2000名千万富豪私企老板申报进省党校进修。一张政工师职称的文凭市价100万元;高级政工师职称的文凭,开价200万元。曾本人没有好处,党校能如此繁荣娼盛、生意兴隆吗?曾庆红不可能看着属下一个个肥肉猛啃,自己饿成瘦干儿狼。

曾庆红下令抓《新京报》干什么,把党校那些嫖官都从床上抓下来才是正事,一年也可省下相当数额的民脂民膏。为什么他不但不做好事,而且还不许别人批评呢?如果不是仗着独裁制度耍横,在法制强的国家他敢这么胡来吗?借他两箱尿布!

正因为中共的暴力和谎言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所以讲真话的本身就被认为是要「伟光正」的命。很多人困惑不解,“《新京报》的新闻并没有揭露的非常尖刻啊,只不过在打擦边球。为什么往死了整他们呢?”就是因为他们报导了些真事,说了些真话,而真话是可以解体中共的,所以谁说真话都被中共看作是颠覆它的政权。

撤销《新京报》总编内幕

动向杂志1月刊透露了撤销《新京报》总编的内幕。

曾庆红把持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下指示:宣传部门主要负责人,要亲自抓好报纸、电台、电视台的政治。

李长春就《新京报》事件做了二次批示:《新京报》是哪家报?不能一再出轨道;《新京报》是整顿、解决的时候了,重点是编辑班子。

2005年12月中旬,中宣部找《新京报》总编辑杨斌谈话,说了一堆理由,逼他“从新京报整体利益考虑、从个人前途抉择考虑”,即日提出请辞,另作安排。杨斌当即提出三点反驳:(一)很突然,没有思想准备,所以不提出请辞;(二)要求组织就不适宜在新闻系统工作及担任总编辑,能提供原因;(三)我将就事件发展提出申诉。

几天后,12月22日,中宣部第二次找杨斌谈话,对杨斌说:时间不多了,今年一定要解决的。一是自己请辞;如要坚持,则组织来宣布罢免总编辑职务。中宣部把中共的底都给泄了,原来新华网上凡是高官请辞被接受的新闻统统都是假的。


(左起)新京报原总编辑杨斌,副总编孙雪东
和李多钰(开放)
中宣部又对杨斌说:再给三天时间考虑,也是最后一次机会。在说的众多理由被杨斌驳回后,中宣部派遣来的人无奈说了一句实话:「《新京报》的问题,主要还是政治方向问题。」并告诉杨斌「中宣部讨论研究过几次,请示了中央领导(指李长春),是郑重的,立场是鲜明的。」也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杨斌是个杠子头,怎么启发都不开窍。

离过新年还剩三天之时,2005年12月28日下午,中宣部副部长李东生,在新京报报社党组扩大会议上,宣布了三项决定:(一)撤销《新京报》总编辑杨斌的职务,接受审查,即时生效;(二)停止副总编辑孙雪东、副总编辑李多钰的职务,接受审查,即时生效;(三)授权《光明日报》编辑部负责《新京报》的正常业务工作,即日生效。

更卑鄙的是,过了十几个小时之后,12月29日上午,公安部门强行收走了杨斌、孙雪东、李多钰三位主编、副主编的出境、出国护照和证件!

这不是神经病又是什么?中共自认非常强大,军队也控制在手中,动不动就出动坦克和冲锋枪杀人,为何面对它管辖下报社的三个手无寸铁,只拥有笔杆子的文人,会吓的如此丢魂儿呢?

中共搞分化瓦解

近来,受读者欢迎的《新京报》分三个阶段遭整肃。

12月28日,先整治三位主编副主编,29日《新京报》即有三百多名记者、编辑、职员怠工、罢工、休假,30日,工潮进一步扩大。

再“施恩”给两位副主编,给他们复职,孤立了主编,并让声援他们的全国众多媒体编辑记者松一口气,认为中共还没狠到斩尽杀绝。

随后在2005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中宣部、《光明日报》以工作组的名义,派八十多人进驻新京报报社,找报社的人谈话,做分化瓦解的工作。同一天,中宣部下令:禁止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并要求「警惕外界煽动搞事」。这说明中共的神经依然绷的要断,你放松了不抗议了,它可不敢放松。

最后一步,也是预料之中的一步,2006年1月16日,《新京报》召开员工大会,正式宣布新的人事任命案,原“南方报业集团”出身的“新京报”高层人马,均遭 “扫地出门”,其中包括那两位复职的副主编,由中共中宣部直接控制的《光明日报》人马全面接替。《新京报》已经不存在了,虽然那份报还叫《新京报》。随后,整治全国媒体的高潮开始了。那些以为自己身在其外的人,都面临“自律”还是丢掉饭碗的问题。每个笔杆子的灵魂都在经受道德和良知的考验。

这种“打击一小撮”,最后全体被伤害的手法,几十年来中共在历次运动中不断重复使用。中共利用人保护自己不想受到伤害的心理,不断发展这一手法。每个人都想成为95%,不想成为5%的风险人物,甚至还有人想从中渔利而成为中共的帮凶。这在汕尾血案后,中共收买村里人协助抓捕同乡的新闻中找到证据。

和高智晟一起返乡祭母的朋友说了这样一段令人深思的话:与其你看这一块盾竖在这里被那么多的矛刺,不如多竖起来几块,帮他遮挡一下、帮他加加固,才是正理。让他更坚定的在那儿立着,哪怕能做到这点也就足以了,哪怕您自己不便成为一块盾牌,但是也不要还反着使劲啊!

伟大民族必须具备伟大的人格

中华民族是个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历史的伟大民族,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在历史的长河中出现过像岳飞、文天祥等那样正气凛然的民族英雄,这些历史都令世界对这个民族仰视。

而中共的官方最大的网站新华网就在直接出文章,谈论让陷害死民族英雄岳飞的卖国贼秦桧站起来,让岳飞跪下去的问题。而中共的“三个代表”、卖国贼江泽民盘踞的地方里,上海艺术馆已经让跪着的秦桧站起来了!这不单纯是艺术范畴的问题了,这是对这个民族的定位问题。


上面人多还是下面人多?掀翻它!
伴随高律师回到黄土高坡的朋友们在采访中留给同胞几句问话:怎样来保护高律师?怎样来保护一个忠魂?怎样让我们中华的又一个良心不再遭受像岳飞那样的迫害?咱们也别谈政治,就是一个道义,真的有一天高律师碰到了什么事情,今天还保持沉默的人我们是不是等于在协同呢?沉默难道不也是杀人么?

《南方周末》消失了,《新京报》也变成了谎言的喉舌,14亿人民怎么能够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没有一个说话的地方呢?人民用血汗养活了中共,怎么倒没有立锥之地了呢?坚持迫害百姓的中共邪党才占全国总人口的几分之几?!

高律师在《今天的中国需要有圣人心态的人》这篇文章中说:未来的希望还是每个人从自身做起,因为它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但是呢,你期望谁去做,你期望谁去做……,最成功的做法就是你期望你自己开始做。

让我们从自我做起,使中华民族在炎黄子孙纯净自己的过程中再次成为世界仰视的伟大民族!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