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行──胡錦濤走到了終點?
 
2006-2-4
 
【人民報消息】世事點評(1)延安行-----胡錦濤走到了終點?

主持人高淩(以下簡稱高):今天《世事點評》欄目正式開張,讓我們一起關心發生在我們周圍世界的大事小情,縱橫天下,點評今朝。今天我們點評的世事話題是《延安行-----胡錦濤走到了終點?》

據中共媒體新華網報導,大年三十,中共最高首腦胡錦濤回到了延安,和老區群眾過大年。胡錦濤執政三載,從上臺初為鞏固政權祭拜西柏坡,為拉盟友逛了古巴、走了朝鮮,而今年的大年三十,又鬼使神差一般回到了延安----這個中共政權得以喘息休養的據點。那麼,胡錦濤是開始了他執政的新起點?亦或如民間所傳除夕延安行------預示著胡錦濤奉極左獨裁路線到底,帶領中共走到終點?

今天我們請大紀元的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以下簡稱章)來點評此事。

高:天亮你好。你先來分析一下胡錦濤大年除夕回延安的心態好不好?

章:你好。我分析胡錦濤現在有兩種心態。胡錦濤一直是一個中共的傀儡,他自己都說「政令出不了中南海」。那麼他要擺脫傀儡地位,就需要不同政治力量的支持。一種力量是來自黨內元老;另外一方面,他也希望獲得民間的支持。

胡錦濤沒有打江山的所謂「革命資歷」,那麼回延安也好,回西柏坡也好,目的是向全黨表明他代表了中共的法統,通過效忠老革命來加強他的「黨的事業的接班人」 的形象,加強他做為黨總書記的「合法性」。當然中共本身就不合法,再加強黨內的「合法性」也是沒有用的,這一點胡錦濤未必不知道。但是他的這種朝拜活動,會贏得黨內元老的支持,這是他與曾慶紅、羅幹等江家幫進行政治斗爭的本錢。

另一方面,因為共產黨太腐敗,大家都很痛恨。那麼胡回延安,會給老百姓一個錯覺:就像他當年到西柏坡的時候,吃完飯付錢一樣,在艱苦樸素這方面會如何如何。大家都覺得中共壞,但是很多人卻被騙得相信說中共以前是好的,早期是好的,在延安的時候是好的等等。胡錦濤回延安,也是再利用這個已經殘破的騙局。

但這些做法恐怕都是他的一廂情願,並非長久之計。為什麼呢?看過9評之後,我們就可以知道,中共和老百姓,也就是跟民間的關係是不可改善的。因為中共是靠強權、靠恐懼來維持政權的,一旦和老百姓的關係改善了,那麼「恐懼」這個工具就沒有了,隨之而來的就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後果。所以,胡的這種動作也就是一種擺設和做秀而已,不可能改變中共目前的腐敗,也不可能恢復所說的艱苦樸素的傳統。

高:在九評的背景下,他所有的心願或行動都只能是個做秀,做秀就會不斷地變,那麼這兩年胡錦濤都變了哪幾變呢?

章:九評出來後,他先搞了個「保持黨的先進性教育」、「構建和諧社會」,今年,他又祭起了「堅決捍衛黨章」的大旗,而後,他又公開提出口號「拒腐防變」等等。

高:胡去年的「保先」運動也被國人點評為「保鮮」「性教育」,當然對阻止中共腐敗毫無效果。另外,胡主席一貫高唱「科學發展觀」,卻在前幾日的大年除夕跑到了科學最不發達的延安----中共的軍事起家地,這和他祭起的「堅決捍衛黨章」的這面大旗之間有何奧秘關聯呢?

章:胡錦濤要捍衛黨章,實際上是捍衛他自己的權力。黨章的組織原則規定全黨服從中央,下級服從上級。如果真按照黨章執行的話,當然胡錦濤是最高領導,應該是他拍板、他說了算的。從鄧小平時代開始,中共中央的權威就越來越弱,到了胡錦濤這裏,基本上是說話沒人聽。地方諸侯各懷鬼胎。

胡錦濤說經濟過熱,上海就說上海的情況特殊,上海就沒有過熱。胡高唱權為民所謀以提高執政能力,陜北就敢給他來強行剝奪民營油田,廣東就敢給他強搶太石村帳簿、強拆民選的新村委會,就敢毫不理會東洲村民幾個月維護土地權利的抗議,製造殺人幾十的小六四血案。這些矛盾背後是利益衝突,豈是胡錦濤的什麼科學發展觀能夠對付的。無可奈何之後,他只有祭黨章了。

胡錦濤實在是沒有辦法施展他的權力了,所以他希望祭出這個制度來,希望對政治局、常委會裡面的曾慶紅啊、羅幹啊、黃菊、賈慶林這些不買胡錦濤帳的人有所制約,祭出「黨章」中的全黨服從中央,來強化他的權力。也說明了他們的內部斗爭已經激化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胡只得祭出「黨章」這個最後的緊箍咒。

高:中央高層權利斗爭不可調和、公開化,祭黨章、跑延安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這麼看的話,胡的「科學發展觀」是秀,「祭黨章」、跑延安維護權威是真?「拒腐防變」的拒腐也是「秀」,「防變」才是真?

章:是啊,如果不是有腐敗的利益驅使,誰還跟著共產黨。我敢斷言,等中共的江山完蛋的時候,最早撇清跟中共關係的就是中共的官僚。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在往國外跑了,大廈將傾,碩鼠搬家。從江澤民開始,就是靠腐敗,讓你吃好玩好,用權力、金錢和享受來換取黨員的效忠。所以胡錦濤拒不了腐,「防變」才是他真實的心聲。防止出現民變。

我覺得胡錦濤有一種想法,過去江澤民或者鄧小平早運作共產黨的這個權力體制時運作得不好,才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他覺得他如果掌握了權力去運作的話就能搞好,但是他首先得想辦法把權力抓到手裡,保先啊、黨章啊,馬列毛思想工程,都是他想的抓權的方法。也許他做團工作的經驗覺得這會有效果的。

但是,共產黨已經到了牽一發動全身的地步了,先不說胡錦濤能不能把羅幹手裡的權抓回來,咱們就單單看看太石和汕尾這兩件事情,這麼小的事情,涉及到一個村的事情,胡錦濤想不開槍他能說了算麼?連這麼小的事情他都說了不算,那就更不要提權力斗爭。

再比如說上海幫,外界一直在觀察,胡錦濤能不能把上海幫搞定,是衡量胡的政權是否穩定的一個指標。但是就像外界所看到那樣,這麼長時間了,一點沒有起色。而且在剛剛結束的五中全會上,他還在提三個代表。他只要提三個代表,就表明江澤民的影響就還在。

那麼胡想把羅幹和曾慶紅等權力抓過來,而這些人本身就是實權人物,換句話說,如果我本身的權力比你大得話,我可以吃掉你,但是,如果我本身還沒有你的權力大的話,採取那樣的行動對我本身都存在危險的。

不過,曾慶紅他們想把胡錦濤取代也不太可能,因為現在的共產黨本身自己也承受不了這樣的衝擊;反過來,胡錦濤想把羅幹和曾慶紅手中或者上海幫的手中的權力收回來而造成的這種高層內權力的斗爭的衝擊,胡錦濤自己也承受不了、共產黨本身也是承受不了。

高:也就是像九評中所寫的那樣,無論他們內部怎麼斗,維護他們現有的這種中共的政治體制權力還是共同的。換句話說,鄧小平所謂發展就是硬道理也不過是貓爪子的力量,關鍵時刻,中共的生存需要才是第一位的。

章:對,你仔細看中共的發展史,就會發現。一旦中共政權穩定的時期,它內部斗爭就非常激烈。當它的權力不穩定的時候,他們互相之間就會達成一定的妥協。他們現在就是權力非常不穩定的時候,所以他們會既不放各自的抓權要求,又在意識到危機或危機明顯顯現的時候達成妥協,比如東洲殺人引起舉世關注和抗議時,交個公安局副局長出去對付輿論。

高:那麼胡錦濤跑延安、祭黨章真的能扭轉連中共自己都已經意識到了的末日乾坤麼?胡錦濤真的就不能改良中共了嗎,不能改良這個黨跟群眾的關係了嗎?

章:共產黨既然到了它的末日,那就是黨和社會都壞了,做什麼都白搭。它走到今天這一步,它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它只要想改良,想變好——真讓黨變好密切聯繫群眾,真讓社會和諧能夠公開表示真實的意見,它立刻就會不存在。它還不像當初鄧小平搞改革的時候,共產黨有一點改良的空間。雖然最終也會出現象蘇聯那樣的結果,但是中間還存在著一個緩沖期,它的垮臺還是在幾年、甚至十幾年之後的事情。

而現在的共產黨它已經沒有任何的緩沖餘地了,它只要想變好,它馬上就完蛋。如果說鄧小平時代,中共需要退兩步才垮,那麼它畢竟可以先退一步。儘管它退第一步就會退第二步,到了第二步他也就垮了。但是它在第一步和第二步之間,還是有一個空間,也有幾年的時間,它還是可以先退一步。但是中共現在不是這樣,它只要往後退一點它就垮了,形象地說它等於已經移到了懸崖邊上了。

就拿高智晟這件事情說,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如果你想改良的話,你能不能放過高智晟?反正他公開信也寫了,你把便衣撤了,行不行?這是非常小非常簡單的一件事,但是它做不到,因為,他要是放過了高智晟,就會給大家一個信號:「哦,原來跟共產黨講真話不用害怕,講了真話也沒什麼,它已經奈何不得了。」這就會給人帶來一種很大的榜樣作用。如果,真把便衣撤了,就不止是高智晟和楊在新等人了,會有幾百個這樣的律師站出來。

如果這些律師都像高律師這樣寫公開信,揭露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共怎麼辦,不是就完了嗎?

也就是說,共產黨決不會讓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因為任何一件好事做成,對它來講就是致命的危害,所以,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目前它就脆弱到這種程度了。

高:自胡錦濤上臺以後,海內海外、國內上下,很多人對胡錦濤都寄予很大的希望。改良的呼聲也蠻高。但從他西柏坡的登基繼位,他的每一步似乎越來越左,到今年除夕的延安行,可否說某種程度也在向外界暗示著:極左獨裁路線我不變呢!?

章:現在很難講,一般都需要等到胡錦濤權力穩固後才能看清他到底要幹什麼。現在不排除為了穩固權力,而進行的政治表態和違心地運作。不過我覺得討論這個問題意義不大。中共的垮臺是不以胡錦濤的意志為轉移的。

從國際大環境看:歐洲剛剛通過了譴責共產主義邪惡的決議,美國要把自由的價值推廣到全球。自由的大潮越來越高漲了。從國內的情況看,九評和退黨就是在解體中共了。胡錦濤如果這一點都看不出來,我看他就越來越危險了。

高:如此分析下來,無論胡錦濤出於什麼原因和目的,無論從大的國際環境還是從中共的這個小的環境看,其實共產體制都是已經回天無術。那麼,從這個角度看,此時的胡錦濤除夕跑到延安,是否向民間預言的那樣象徵著他已經回到了終點了呢?

章:我覺得歷史經常是一個循環,有的時候起點就是終點。胡錦濤可能覺得,延安是中共絕處逢生的地方,在西安事變之後,靠著在延安假裝抗日,種鴉片來發展自己的隊伍。但是風水也是輪轉的。當年蔣介石在抗日戰爭期間以重慶為根據地,取得了抗戰勝利。等到國共內戰的時候,重慶就沒守住。

胡錦濤回延安,我看沒什麼用處,不會對中共邪惡政權有什麼幫助。胡錦濤走過了西柏坡,走過了井岡山,走過了延安,我看它也再沒地方可去了。不離開中共,他是根本沒有出路的。

高:謝謝天亮的點評分析,以後的世事焦點還請你把你的觀點和大家一起分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