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李大同 高智晟就《冰点》停刊接受采访
 
2006-1-27
 
【人民报消息】1月25日,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遭当局停刊整顿。主编李大同被通报批评并将受经济处罚。虽然中共当局严令国内媒体禁止报导,但李大同的书面抗议声明仍通过网络传遍世界,激起国内外各界反响。

事件当天,国内民间已自发的发起声源李大同的签名活动,只为了读《冰点》而订购了全年《中青报》的读者纷纷到邮局退报。同为《冰点》读者的高智晟律师,虽身在老家几乎与世隔绝,当通过大纪元报记者的渠道知道了《冰点》事件后,立即表示代他签名声援李大同。他在接受大纪元报记者采访时说:“李大同捍卫的不是他个人的东西,是包括我高智晟在内的千千万万个中国人做人的最基本的尊严!在我遭受当局打压的时候,每天得到了大量的朋友声援,至今电话短讯不断。在《冰点》的采编们遭到打压得时候,我们同样不能保持沉默!”

* 高智晟:自由是勇敢的成果

据大纪元记者高凌报导,高律师目前正在老家为母守孝,无法上网,基本不知道外界的消息。当从记者这里知道了冰点被停刊的消息后,高律师立即表示:请替我为李大同签名。

高智晟说:“请告诉李大同:我们必须有一种坚定的信仰,那就是自由是勇敢的成果,它绝不会是恩赐。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是为人最基本的权利,同时是人基本尊严的最基本的组成部份!抗争仅仅是为了争得我们做人的尊严!为了我们能像人一样的活着,我们绝不能沉默!”

“请转告李大同,他所捍卫的东西,不是昨天、今天、明天永远追求的目地,他今天所捍卫的东西,不是捍卫李大同个人,捍卫的还有我高智晟以及千千万万个高智晟,他所捍卫的,是我们作为人,要生存、要活下去的最基本的东西!”

高律师表示:我特别强调我在郑贻春案件的法庭上为他辩护的最后几句话:思想自由是没有威胁的,只有把思想自由视为威胁的人,他们才是最威胁的。思想自由是不应当受到限制的,自由的思想都被视为威胁的话,那么做出这种判断者,只能说具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 高智晟也是《冰点》的读者

高律师说:在北京的时候,我也是“冰点”的读者。按照中国媒体现状来讲,“冰点”的采编们已经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保持着一个新闻人的底线。但是从言论和思想自由的角度,“冰点”仍然远远不够。但是,仅是这样一点东西,仅仅是在这个时代有“冰点”就这样一点东西,情感上聊以些许依托的东西,也被拿下,也被非法的拿下了!

我们需要“冰点”! 当局如此卑鄙的行动只能激发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对这种邪恶的新闻封锁体制的价值结构进行斗争。

但是我们没有惊讶,我希望藉此机会,在整个人类世界,至少在整个中国,至少在整个媒体领域,能够通过“冰点”受到严酷打压的这个机会,开始捍卫我们做为一个人必须捍卫的东西──尊严。

我们要和中宣部讨论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中宣部应该为中国人做出一个明确的答复:中国人做为人,应不应该享有阅读《冰点》的权利?中宣部取缔“冰点”的权力是从何而来?在中国的法治框架中能不能找出中宣部的这种权利?可以肯定的说,找不出来它可以行使这种权力的任何依据。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野蛮的黑道权利、黑帮权利。

他说: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躲在背后的黑手,他们炮制了一系列黑手行动之后,证明了他们完全知道这种行动完全是肮脏、下流和非法的一个决定。他们的反动和不道德正在于此。至少如果他们的意识上认为这是一次正当的处理,哪还会有这么多的不许?

* 《冰点》事件是中共又一次重度自残

近来,在中国大陆,因敢于报导一些官方媒体从不报导的腐败、上访等案件,而在民间享有盛名的多家媒体均遭整肃。从《南方周末报》、《河南商报》到《百姓杂志》、《新京报》,均被换血或拦腰斩断。当《冰点》再在遭到被封杀的命运时,国内学者称:当局挥刀斩断了最后的喉咙。

高律师表示:“不断发生这样引起群体愤怒、群体反思的事件。就像当初郭飞熊被抓时我发表的声明一样,这何尝不是当局的一个重度自残呢?而且对他们是重度的、敲骨吸髓的一次重度自残。就他们这种重度自残的价值来看,也可以当作是年前给大家的一份厚礼!”

高律师指出:“他们也正在“测验”着我们,确确实实在测验着我们,他们一刻不停的、在我们想不到的地方、想不到的过程中测验着我们。正是过去在每一次的“测验”中,我们许许多多人的忍让、许许多多人的沉默、许许多多人的惧怕,才给他们这种邪恶的存在提供了能量。”“还有这样的一个叫法:中国的媒体,那就叫它们“中国”的媒体。“中国”媒体们,在没有“冰点”的情况下,你们还要忍让这种最为低级下流的行为到什么时候?中共目前赤裸裸的摆出:要么你死,要么你闭嘴!”

高律师说:“当我高智晟被当局打压的时候,每天的支持,特别是手机上的短信,每天不断,直到现在仍是如此,所以,我希望能替我在声援大同的声明上签上我的名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