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十分鐘!吳邦國廣東行一萬次也白搭(多圖)
 
林淩
 
2006-1-31
 

為推卸責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和省長黃華華打起來了!(爭鳴)

【人民報消息】廣東省真不簡單,在中共保鮮品裏,樣樣走在前面,事事當冠軍。

廣東省會廣州市兇殺案近年達到平均「日發五宗」,為全國冠軍。2005年365天,攔路搶劫案就達3750多件,也躍為全國大中城市之冠。深圳每天單是刑事案件一項就600件。廣東省是全國刑事、經濟案件積壓情況最嚴重的十個省區的冠軍。

2005年12月6日,羅幹命令廣東省汕尾市軍警向示威群眾開槍造成數十人傷亡事件。血案發生兩天後,12月8日,中共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帶著最高檢察長賈春旺、中紀委副書記李至倫、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等,急赴廣東。到達廣州後,首先聽取省委、省政府匯報工作。

為礦難互相推卸責任的省委書記和省長都爭先恐後匯報自己的政績和宏偉計劃,省委書記張德江自誇廣東有“五穩定”,省長黃華華要建設亞洲的“五個中心”。兩個負責人竟沒有一個提到兩天前發生的、依然還沒有結束的那場震驚世界的汕尾奪命血案。

這泄露出一個秘密,不但張德江、黃華華參與了此次屠殺,而且殺戮無辜民眾的事情他們已經幹過很多回,已經到了司空見慣、很正常,連提都懶的提的程度。

那麼,面對吳邦國,他們說了哪些自己感興趣,又以為上級也會感興趣的事情呢?

汕尾濺血 張德江自誇「五穩定」

據爭鳴雜誌1月刊報導,面對廣東礦難和汕尾濺血,省委書記張德江匯報稱:廣東省的局勢是五個穩定:(一)政治、社會秩序穩定;(二)幹部、群眾和諧穩定;(三)各項重點工程進展穩定;(四)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穩定;(五)政治體制、民主和法制建設發展穩定。

張德江是中共已經確認的十七大政治局七常委之一。

黃華華談五年規劃、十年遠景


高高在上(前哨)
被廣東人民斥為貪污犯的省長黃華華描述了廣東省五年規劃和十年中長期規劃遠景:

(一)十年規劃,由2006年至2015年,全省國民經濟年產值達七千億至七千五百億美元,人均年收入十二萬元人民幣;(二)全省百分之八十的成年人,享有高等教育或具有高等教育文化;(三)建設五個亞洲地區中心:金融證券中心、航運貨櫃中心、旅遊中心、文化藝術中心、國際貿易中心;(四)建設十二個全國中心:金融證券中心、航運貨櫃中心、旅遊中心、文化藝術中心、國際貿易中心、物流中心、綜合醫療中心、科技發展中心、國際教育中心、生物研究製造中心、書籍出版中心、美食中心;(五)選擇二個城市,建成中型香港式城市。

吳邦國用共產黨體制培養的思維邏輯

吳邦國急赴廣東是為了解決中共面對的汕尾燙手山竽,可沒有心思坐在炸藥桶上聽他們吹牛皮。

12月11日準備返回北京,上午,吳邦國在廣東省委常委擴大會議上開門見山就說:今天要聽聽廣東省的問題所在。一提「問題」二字,中共的官員們舌頭都短了半截,共官都習慣「偉光正」了,也習慣“保鮮”了,「問題」這中共的習慣用語是手電筒,專門用來照別人的。結果會議冷場足足十分鐘,連根針掉地上都聽的見。

吳邦國這個中共派出的救火大員見實在沒有人發言,便接著說:成績要講、問題也要講。令人感到憂慮的是,讓成績掩蓋了社會的嚴峻問題,甚至美化了社會上黑暗的一面。廣東省的問題,有積壓的老問題,也有新問題。中央五個考察組到廣東考察後,就提出:廣東省是共產黨領導下的資本主義社會省,凡資本主義社會陰暗、沒落、腐朽的,廣東都有,而且面廣又深。」

看起來吳邦國似乎在譴責,但仔細品味品味,他的思維邏輯都是共產黨那種體制培養出來的,一說話就把共產黨幹的壞事推給了別人,既然共產黨裏面不“偉光正”的地方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影響。那為何高官看著自己的家屬子女都跑到陰暗、沒落、腐朽的地方去不管呢?其實哪個高官思維邏輯正常時都知道西方民主社會好,但當他們作為一個黨官做報告發言時,就把人性隱藏起來,而隨著共產黨胡言亂語。

吳邦國擔憂的豈只是廣東省

吳邦國來就是解決問題來的,否則中共派他這個欽差大臣去幹什麼。他揭廣東省領導班子的臟底,說:「社會反映十分強烈的是,“三黑”橫行:黑道充斥、占據社會上層領域,黑勢力在社會各領域猖狂;黨政部門、金融證券系統、國土開發、工程投標、外貿等,黑金活動頻繁;部門、單位在利益、財政、人事等運作上黑箱作業。」


“領導請!”“知我者……”(動向)
吳邦國又說:「廣東省黨政內部問題、幫派山頭問題、政法混亂問題、金融和稅收腐敗問題、在組織和經濟等方面造假問題,是到了該痛下決心整頓的時候了。中央不希望看到社會各界紛紛起來時再醒悟,那就晚了,廣東承受不起,全國也難以承受。」也就是說廣東省領導這麼折磨老百姓,危及到中共獨裁政權的安危。

會上,賈春旺指責廣東省的公安、政法工作:(一)無視法律、執法違法情況嚴重;(二)內部腐敗情況十分普遍、惡劣;(三)公安、政法隊伍政治、專業職守素質差,社會各界有強烈反響;(四)公安、政法系統和黑社會勢力勾結,操控娛樂文化場所,甚至連保安系統也被操控;(五)大量積壓案件,重大經濟走私、洗黑錢案件,都沒有查辦,在社會上、國際上造成了極其消極、負面的影響。還提到廣東屬於刑事案發率高、人身安全系數低的高危地區。

中共沒命是遲早的事

把一個省份搞到如此可怕程度了,有的省領導都夠格被槍斃了,為何他們還敢對著中央欽差大員吹牛,為何他們至今依然在省領導的位置上,甚至準備提拔進中共最高決策層?

前兩天有個新聞值得深思,說的是市紀委找一位市領導談話,要他交代自己的貪腐行為,並準備雙規,這位市領導勃然大怒道「:你真敢這麼做,我就退黨!」於是再也沒有人找他談話了。他還穩穩的當他的市領導,當然窗戶紙捅破了,貪腐起來就更無所畏懼了。

所以,吳邦國去廣東省一萬次也解決不了問題。因為這不是處分一個省領導人,或撤換一個省領導人能解決的問題,這是個體制問題,要堅持中共獨裁,就得挑壞東西,壞東西怎麼能幹出好事來呢,所以中共沒命是遲早的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