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點》事件給我們的最大啟示
 
作者:龔平
 
2006-1-27
 
【人民報消息】前幾天,深受讀者歡迎、敢於反映社會現實的《冰點》周刊被強行停刊整頓。從《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到《新京報》,中共體制下的政治寒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不同的是,這次被整肅的是中央大報,是胡錦濤的嫡系部隊。《冰點》事件的發生,給人們以很多的啟示。

胡錦濤的困境

胡錦濤上臺後,一直高喊「以民為本」、新三民主義,人們對此寄望甚高。但口號歸口號,行動歸行動。要說體制內真正試圖努力去實踐新三民主義的,莫過於那些持守良知、敢於針砭時弊的媒體了。但正是這些媒體,遭到了最嚴厲的懲罰。《冰點》的結局,只是最新的一例。

關閉《冰點》,是胡錦濤親自作的決定嗎?也許是也許不是。但那是胡本人的真實意志嗎?很可能不是。據《冰點》主編李大同透露,《冰點》刊發胡啟立的長篇回憶文章《我心中的耀邦》,遭到了中宣部的電話問罪。紀念胡耀邦本出於胡錦濤的大力主張,中宣部仗著何方神聖,敢這樣對《冰點》興師問罪?

不久前卸任的中國教育部副部長張保慶說,「中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政令不通,中南海制定的東西有時都出不了中南海」。人們看到的胡錦濤,也是這樣一隻跛腳的鴨子。但從本質上說,那不是因為胡錦濤的權力弱勢,也不是因為諸侯割據。諸侯割據和胡的權力弱勢都是重要的政治現實,但那不是制約胡的根本原因。共產專制下的統治者要執行符合權力集團利益的指令從來都不困難,譬如關閉那些敢言的媒體。

胡錦濤的最大問題,是中共獨裁集團與民間不可調和的矛盾。胡的親民理念,如果是真的,必然與中共的統治思維格格不入。胡要執行親民政策,就必然損害中共權勢集團的利益,因而也會必然招致他們的極力反對。任何一個開明派或改革者,都面臨同樣的困境。胡沒有民間的合法性來源,只有依靠與中共保守勢力、權勢力量的妥協才能穩住自己的地位。因此,當反對派的力量足夠大時,胡必然會倒向保守一邊。胡的任何設想與諾言,都受到這股中共本質性力量的制約。因此,對胡的任何判斷,也必須基於對中共保守力量和中共本質的認識。

胡錦濤政令的取決因素

胡的政策取向取決於什麼?取決於他自己的理念、中共保守勢力、體制內開明力量、民間力量以及國際輿論。

胡的理念,雖然就其個人而言可能有某些開明的成分,但胡畢竟是中共模子教育長大,長期在中共體制內浸泡。胡的理念從本質上受中共黨文化影響,在關鍵時候,在中共與民眾利益衝突的時候,胡的決策將會呈現黨文化思維,維護中共集團的利益。這就是為什麼胡會說出政治上要學習北韓的話。這是昏話,但卻是胡的真心話,因為那是黨文化思維的典型表現,是長期黨文化洗腦的必然結果。因此,對胡本人,人們不應該有太多的期待。有多少期待,很可能就有多少失望。

在中共保守力量和開明力量作一個對比,人們會發現,保守力量占了絕對的上風。中共官員總體上已經非常墮落。大多數人都失去了理想,失去了改變現狀的動力,轉而大肆攫取個人利益。官場的腐敗與黑暗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維護官員個人的利益,維護中共統治集團的利益,成了他們至高無上的目標。

國際輿論的力量對於中共而言也是微弱的。如果中共能夠牢牢控制中國社會,它可以毫不在意國際社會,它只需要守著那塊流氓自留地就可以享受權力和榮華富貴,而不必在意是否融入世界主流文明。

因此,人們可以對胡喊話,可以激勵體制內開明力量,也可以呼籲國際輿論,但最應該努力的、對胡的政策有最大影響的,事實上是民間力量。中國民間74000起的抗爭事件,740萬的退黨事件,此起彼伏的維權運動,一批批敢言者的吶喊,構成了改變中國社會的決定性力量,成為每一個未來變革者的最大著力點。

作家龍應臺致函胡錦濤,但胡不會有任何勇氣面對龍應臺。其實這不是因為他沒有勇氣,而是因為胡本人的黨文化思維和中共體制性制約力量。單憑權力而言,胡不會懼怕中宣部,但中宣部的背後,真正代表了中共體制的本質勢力。這是中宣部敢於猖狂、能讓胡低頭的最大原因。

理想者的出路

對於任何一個體制來說,人們大體只有忠誠、發聲和出走這麼幾條路。對中共體制,人們曾經選擇過忠誠。但中共統治下的黑暗與殘酷,已經不值得人們去忠誠。正如《九評共產黨》中一針見血指出,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任何對胡和中共抱幻想的人,建議應該好好讀讀「九評」。

當忠誠對改變問題無濟於事時,發聲,也就是體制內的抗爭就成了一個必然的選擇。但在專制下的體制內抗爭效果相當有限,而且往往代價巨大。黃金高被打入黑牢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其實,對於中共這樣惡行累累的系統,試圖通過發聲來改變現實已經是一種幻想,是對其合法性的一種承認,是忠誠的延續。對走到今天的中共來說,發聲無疑可以給中共施加某種外在壓力,但同時也延緩了根本性變革的來臨,因為中共一直利用人們的這種期待心理,不斷的製造假相和假理繼續行騙世界。

《冰點》同仁試圖還原歷史,記錄現實,鼓勵理性、寬容主流文明價值,其實也是一種勇敢的發聲。但《冰點》不斷被打壓,最後被徹底關閉,證明中共不會長期容忍這種發聲,它繼承的仍然是扭曲歷史,掩蓋現實,崇尚暴力和不寬容的舊式思維。袁偉時教授的文章被封殺,更說明中共拒絕把「狼孩」還原為「人孩」,拒絕把仇恨與不寬容從民眾思維中消除,拒絕把真相還給大眾,拒絕與主流文明接軌。中共或許會讓《冰點》復刊,這取決於它對各界反應和復刊利弊的權衡。但無論如何,《冰點》被停刊的本身,足以反映中共決策的實質。如果《冰點》能夠復刊,那麼只有三種結果,或者《冰點》員工被清洗,或者《冰點》被更加嚴密監控,或者《冰點》被中共用來收買一點零剩的人心、尚未看清中共的人。

所以,理想者的最後出路只有退出。希望中共改變、希望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社會和體制問題的人,應該支持退出這種方式。只有從中共體系裡退出,理想者才能真正改變結果、終結危險,才能從根本上改變自身的命運,改變社會整體的命運。否則,悲劇的結局會被永遠鎖定、恒定著。對胡錦濤而言,他面臨著同樣的處境。他不埋葬中共體制,就將被中共體制埋葬或者與之同歸於盡。

如果無法公開的退出,那麼網絡聲明可以是一個很好的平臺。目前的退黨運動,無疑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這就是為什麼中共最害怕、最嚴密封鎖的是退黨相關的資訊,中共費最大力氣意圖阻擋的也是退黨之事。對於正在體制內抗爭、在體制外維權的人來說,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壯大民間力量、削弱專制勢力的強大武器,值得大力支持和參與。

《冰點》的勇氣、正直和責任感令人欽佩。但作為理想者,應該通過停刊事件看到中共的實質,用理性智慧的方式走出那無可救藥的體系,從解體邪惡體制的角度尋求解救的辦法。因為作出停刊決定的,不是中宣部個體部門,不是胡錦濤個人,而是中共整體本質意志的反映。如果我們不願再悲痛的目睹悲劇重演,我們就必須從根本上瓦解惡源。這,或許是《冰點》事件給我們的最大啟示。

(原題目:冰點》事件告訴了人們什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