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講了!紫陽逝世周年泄密時機成熟(多圖)
 
姜平
 
2006-1-16
 

河南訪民眼球被打出來!
【人民報消息】去年一位河南老鄉因為紀念趙紫陽戴了一朵白花,在紫陽遺體告別第二天去上訪時被警察看見了,二話不說上去就把這位訪民的眼珠子打出來掛在臉上。結果打人的理直氣壯,無辜的轉身即跑。圖片為證,鮮血滿臉滿前襟,但那被死死護住的白花上竟然沒有一滴血。

打人到什麼程度那是上面的命令,是有六四血債又手握公檢法大權的羅幹的命令。因為同情趙紫陽的遭遇,人們會想起趙被軟禁至死的原因,提到這個原因就不能不提到六四,提到六四,知情的人就不會漏掉羅幹在其中所幹的壞事。據羅幹身邊的人說,籠罩在這個巨大陰影之下的羅幹越來越承受不了輿論的譴責,他現在動不動就要用暴力封口!

趙紫陽退黨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是2004年11月19日開始發表的,2005年1月17日紫陽先生辭世,3月19日同姓的趙大兆在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之後,幫助曾兩次向屆時當權者江澤民要求退黨未果的紫陽先生退了黨。

遺體告別後,關於紫陽先生遺體到底蓋沒蓋中共血旗發生了爭執,鮑彤在醫院提前進行遺體告別時,他說沒有看見,醫院醫護人員進行遺體告別時,也沒有覆蓋,現年85歲的老記者彭迪告訴所有關心紫陽的朋友說:趙紫陽告別儀式上,遺體上沒有覆蓋中共黨旗!

2005年1月17日,趙紫陽去世時,中共當局僅發布了一個簡短的訃告,並在嚴密監控下在八寶山舉行遺體告別儀式,趙家擬定邀請的參加告別儀式的親朋好友幾乎都不讓成行。追悼會後,中共掌權者堅持把就任過兩屆黨的總書記的趙紫陽骨灰降級存放在廳局級官員骨灰廳,於是趙家人最終將骨灰帶回家中存放。

給紫陽蓋血旗的原因


趙紫陽願意和家人在一起!
趙昕撰文說,在紫陽子女沖洗的遺體告別儀式照片上,趙紫陽先生的遺體上都覆蓋著中國共產邪黨的血旗。紫陽兒女證實是事情過後沖洗出這些照片時,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他們說:“當時實在太累太忙,確實沒有注意到父親身上覆蓋沒覆蓋黨旗,更沒有注意到什麼時候覆蓋黨旗的,黨旗的大小規格符不符合父親身份這些細節問題了。”

中共對死人也講級別。榮毅仁遺體蓋的是二號大血旗,等同政治局常委一級。如果羅幹、黃菊、賈慶林等死在中共垮臺之前,那享受的就是這個尺寸。1986年中共為丁玲舉行的遺體告別儀式時,丁玲家屬曾要求在其遺體上覆蓋血旗,被中共中央書記處駁回,理由是她只是副部長級(中共11級幹部),不夠資格。

那麼,既然中共決定把紫陽骨灰存放在廳局級官員骨灰廳,那級別比丁玲可低多了,為何丁玲那邊爭也不給,這邊卻偷偷給紫陽蓋上了血旗呢?蓋上血旗為何又不肯把他的骨灰放到和他的職位相稱的地方呢?為此我到中共裏有份量的人家中串門,才知道這是決策層和元老們爭執和妥協的結果造成的。

據我所了解的紫陽,他既不願意被蓋上迫害他至死的中共邪黨血旗,更不願意自己活著時被中共安排,死後骨灰放在哪裏還被中共說了算。

紫陽:法輪功能自圓其說


高德大法
在紫陽去世前一個星期,女兒王雁南與兒子五軍都聽到父親說:“印度王子釋迦牟尼真是非常了不起,那麼年輕就悟到了要徹底扔掉這個臭皮囊。”這位朋友感觸的說:“趙公最後是大徹大悟了。”

有一件事,紫陽活著時,我一直沒講出來,怕江澤民、羅幹更找碴兒折磨他。在紫陽去世一週年之際,高智晟律師公開發表給胡溫的第三封信後,我感到時機成熟了,是講出來的時候了。

在北京東城區富強胡同六號,從軟禁到去世的院內,紫陽先生看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看後,他說了這樣一句話:「法輪功能自圓其說!」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又一個更厲害的定時炸彈:高智晟三致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
聲明!趙紫陽退黨(圖)
趙溫淚眼相對!趙紫陽曾兩次向江遞交退黨申請書(多圖)
趙紫陽去世前稱釋迦牟尼了不起(圖)
這就對了!趙紫陽遺體上沒有覆蓋中共黨旗(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