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對狗男女!透露FBI調查的部份情況(多圖)
 
吳萊
 
2006-1-27
 
【人民報消息】我的小舅在國安裏擔任相當級別的職位,過去我們常常纏著他要聽那些有趣的故事,中共特務幹的任務,比電影裏演的可刺激多了。

演不同角色的特工

有的幸運裝扮富商,揮霍起錢來根本不用眨眼,因為專負責結交海外那些有用的和被中共監控的上流人士,花多少錢不需證據開白條就能報銷。有的當小老板,店裏賣的都是沒人要買的東西,半個月進不去一個顧客,別譏笑他不會做生意,他那是特務秘密接頭站,就是越少人進去越好,要的就是清靜。還有的特務當聽差的,例如在各駐外使領館裏當大使總領事等主要使館官員們的司機等等,別看頭頭兒心情不好時吆三喝四,他們受氣包兒似的,當官的突然被調回國打入冷宮或寫檢查,往往都是這幫特務打的誣陷小報告。

暗殺工作有點人味兒都幹不了

還有特務是搞暗殺的,暗殺也不是那麼容易,不像羅幹開動坦克車舉起衝鋒槍那樣簡單。有的要去接近自己的暗殺對象,與他們做朋友,然後下手。臉上要堆著誠懇的笑,心裏卻在盤算著如何盡快殺死他,這工作有點人味兒的都幹不了。

1995年2月曾擔任毛澤東二十餘年保健醫生的李志綏在寫完《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後,在美國的新聞發布會上發布了自己準備開始撰寫第二部有關中共內幕的回憶錄的消息,不到一週,他就猝死在自家的廁所裏。據一位參與暗殺的人事後透露,他們在大陸就認識李志綏,利用老朋友敘舊時,在手指甲中放入一點特殊的藥物,倒水時彈入李志綏杯內,使他喝了三天後才發作身亡,其死狀則與心臟病瘁發相同。警察來偵查時門窗關的好好的,沒有人闖入,李的次子說他生前沒有心臟病。

特務跟蹤高智晟精彩花絮

跟蹤維權律師高智晟全家的那些秘密警察(高智晟語)在北京冬季零下溫度裏24小時站在街上躲在車裏,為了避寒,馬達一直發動著。這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已經三個月了。

高律師對特務的內心驚恐有非常精彩的紀實報導:

有意思的是,我們拍照過程中,特務的車就像耗子躲貓一樣,開著車到處亂躲、亂藏,過路人好奇的駐足圍觀。

上午送走朋友,我走到一輛便衣的無牌照車前敲了一下車窗玻璃,車上坐的四名便衣竟嚇得都本能地抱著頭拚命地朝後仰,我堅持繼續輕輕地敲玻璃,其中一位可能感到我並無惡意,便小心地打開車窗,臉上仍顯驚恐狀地看著我,我告訴他們不要緊張,我的車今天不能用,我要到火車站去送郭飛熊,你們的車跟著,還不如讓我們就坐你們的車送一送。他們說這絕對不能由他們自己作主,其中一位也不再驚恐,小心地問我:“我們能和您說話嗎”?我回答:“我從未拒絕過和任何人說話,現在我們不是正在說話嗎?”

1月14日上午,高律師和家人出門去菜市場和商場購物時,緊貼著高律師的便衣們,看到高律師又在拍攝他們時,便用圍巾將臉蒙上了。高律師說:“這真是一道奇景!不知道哪個國家的便衣,會用女人的圍巾把自己的臉蒙上?”

一對狗男女

還有一種特務也是把自己的臉蒙上,不過他們不是用圍巾,而是用臥底形式。臥底不露餡是件很難的事情。尤其是長期臥底的。這裏僅舉一對美國 FBI 證實是中共特務的狗男女。他們以法輪功學員的名義混入真正的修煉者中已多年,給中共傳遞情報,進行破壞和製造混亂。


中共特務鍾政
法輪功是信奉「真善忍」,被「假惡鬥」的中共所鎮壓,到法輪功修煉者裏“臥底”,可沒有扮演大老板那麼舒服。

自稱叫「鍾政」的男人34歲,說的一口臺灣腔的國語,自稱是臺灣人,為了取得信任,鍾政也和臺灣法輪功學員一起去其他國家進行和平請願。2004年1月胡錦濤出訪法國時,他很活躍,還接受了採訪。還經常去美國轉。因為法輪功沒有組織,是松散管理,所以當後來發現鍾政有問題時,大家才發現誰也不知道他住在臺灣哪裏和真名實姓。

有認識他的人說,他住在北京總政黃寺大院,父母是中共派到國外多年的老特務。鍾政見曝了光,竟然反問道:“難道就因為我父母是特務,你們就不信任我?” 北京人卻說自己是臺灣人,還特意學一口臺灣腔,不執行特殊任務,誰也沒這閑功夫。


中共特務樊延瑜

另一個在英國法輪功學員中臥底的中共女特務叫「樊延瑜」,她在英國時,在法輪功學員中挑撥是非、造謠生事,引起了注意,並被當面質問:“有人說你是特務,你是不是?”樊延瑜並沒有悔過。中共看她在英國呆不下去了,命令她找機會到美國繼續進行破壞。

這兩個狗特務終於找到機會碰面,鬼混茍合,亂搞男女關係。

FBI 證實這倆是中共特務

中共把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用在打壓法輪功上,從九十年代羅幹就已經派特務偽裝學煉法輪功的學員。郝鳳軍在揭中共派遣特務的問題上就曾經說過,中共最怕的三大海外媒體「大紀元」、「新唐人電視臺」和「希望之聲廣播電臺」裏都混有特務。

自從新唐人電視臺農曆新年的晚會在北美出現,深受觀眾好評,成為中共的心腹大患。為了破壞演出,讓樊延瑜找機會進入了一個參演晚會的舞蹈團,不但以打電話為名把參演的法輪功學員的手機拿去動了手腳,而且把舞蹈團準備演出用的一些道具偷走,並通知中共把舞蹈團在大陸訂購的晚會舞蹈服裝全部扣押。

FBI在調查中共派遣到海外的特務時,發現鍾政和樊延瑜是偽裝法輪功學員的中共特務。報告指出,根據調查顯示,這兩個人不是修煉者變質墮落了,是貨真價實的助共為虐的罪惡工具!

並不是因為他們是中共特務,偽裝過法輪功學員,甚至幹過壞事惡事就不給悔過的機會。機會已經給過了,不止是一次兩次,三次五次,但是他們依然願意隨葬中共,那麼就已經沒有了未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