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右檔案見光!“紅太陽”絕密講話非這兒看不可(多圖)
 
林立
 
2006-1-15
 

1957年反右後,百萬幹部被送到農村和廠礦勞改!

【人民報消息】將近半個世紀以前的「反右運動」檔案被解密了。人們非常驚異的發現,這完全是一場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完全是沒有安全感的中共政權頭子毛澤東親手玩弄的一場陰謀。

在1957年這場給黨提意見而大禍臨頭的右派份子,不是一直傳聞的五十萬,而是三百十七萬八千四百七十人,還另有一百四十三萬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劃為「中右」……

反右運動檔案近期解密,暴露了毛澤東一九五七年瘋狂迫害知識份子的滔天罪行。原來當年劃的「右派份子」不是五十萬,而是五十萬的六倍以上,加上「中右」份子高達九倍以上!而再加上受牽連的家屬子女,那可就是天文數字了!這些家庭成員所面臨的生活、工作、升學的窘境和受到的精神摧殘甚至長達幾十年之久。而一個人的生命有幾個幾十年?

這些人受迫害僅僅是因為在黨主動三番五次徵求意見時,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指出了黨的“不足”。

階級鬥爭要持續一百年──毛澤東的極度不安全感


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主席臺
解密的反右運動檔案看過之後才發現,靠流氓無賴殺人起家的共產黨掌權後實在沒有安全感,總神經過敏的認為如不幾年製造一次恐怖,那可能就會被推翻,因此必須使人民在生死存亡的顫栗中無條件的俯首稱臣。

爭鳴雜誌1月刊透露,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五日,中共八屆二中全會在北京舉行。十四日晚,毛澤東提出臨時發言,他在會上說:「東歐一些國家不斷在政治上混亂,基本問題是領導層沒有階級鬥爭觀念,是階級鬥爭沒有搞好,那麼多新老反革命沒有搞掉,這方面我們要引以為戒。……我敢說,我們黨內也有階級鬥爭。」

1957年2月27日,毛澤東在中共最高國務會議第11次(擴大)會議上,發表了題為《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的講話,會議進行了三天。毛澤東提出:「革命時期大規模疾風暴雨式的群眾階級鬥爭基本結束,但是階級鬥爭還沒有完全結束;……」「鬥爭要幾經反覆,還要持續五十年、一百年。你們信不信?我看,坐在主席團上,也有不信的。」這說明了被中共冠上“紅太陽”的毛澤東有極度的不安全感,包括他身邊的人都無法被信任。


毛的“機要秘書”張玉鳳
在其它文件中曾經揭露,毛澤東的秘書自殺身亡,披露毛澤東私生活的禦醫李志綏在美國被中共特務暗殺。毛晚年最信任的張玉鳳,是他在火車上看中的有夫之婦的列車員,調到身邊霸占到死。更荒唐的是,無論什麼級別的官員,無論任何大小事都必須通過張玉鳳去對毛澤東說,連毛的老婆江青想見“大救星”都要去討好她。張玉鳳發脾氣時可以對毛澤東大吼讓他去死,而兩次不顧安危救毛性命的彭德懷竟因為在廬山會議上說了幾句真話,而被毛置於死地。同情彭大將軍的高官被定為“反黨集團”,一夜之間從萬人之上被打成階下囚。

近期,中共天津市黨校理論工作者在研究毛澤東建國後的思想意識時,提出:毛澤東患有政治家罕見的精神分裂症,並指毛「反對一切、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思維純屬病態。

靠欺騙的方式鏟除假想敵

為了釋放自己的不安全感,找出自己臆想中的敵人,1957年4月10日,毛澤東指示《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繼續放手,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

第二天晚上,毛澤東找陸定一、陳伯達、康生談話。毛澤東說:「我贊成放,放得盡些,才能讓各階級都出來表現。不放,怎樣來辯論?放半年,不夠,放一年。左派要有準備。」毛澤東舉起的獵槍偽裝了飾物,他在尋找不幸的獵物。

十七天以後的4月27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決定在全黨進行一次以《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題,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人們還有顧慮。

四天以後的5月2日,《人民日報》又發表了題為《為什麼要整風?》的社論。毛澤東作了指示:「不要搞那麼多條條框框來束縛,要改。怕放,無非怕引火燒身。」

而實際上,「放」才是怕有火燒身、根本目的是要鏟除假想敵。

在中共的幾次社論鼓舞下,民眾真以為黨要洗滌自身的污垢,於是很多人終於信任了共產黨,在5月2日至5月12日的十天中,全國各地召開二萬八千二百五十多次各類會議,向黨中央、各級黨組織、黨員幹部,提出了三十七萬二千三百四十五條意見、建議。

事實證明,提意見的人沒有要奪共產黨權的,只是希望它的“雨露”能夠更加“滋潤”中華大地。連掌管軍隊大權的彭德懷都不能奪毛的權,更何況坐在那裏僅僅動動嘴皮子的人呢?

陰險毒辣的暴君

毛澤東在(情況匯總》上作了批示:「一放,各階級就會表現出來,原形也畢露。共產黨執政還不到八年,就有三十多萬條意見、錯誤、罪狀,那共產黨是不是該下臺?那我姓毛的不是要重返井岡山!」這段話充份暴露了毛澤東的危機感,暴露了中共獨裁政權的不合法性。

五月十三日至十四日,中央政治局討論局勢,意見分歧,但同意「要正確引導,要再觀察一個時期」。

五月十五日,毛澤東寫了《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此文送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閱,建議發至黨內十七級以上幹部參閱。按照毛澤東的意思,為要在黨的幹部中“引蛇出洞”,所以此文在黨內分二個階段下達:第一個階段,發至十級以上幹部;第二個階段,才再發至十七級以上幹部。

毛澤東的《事情正在起變化》內指:「我黨有大批的知識分子新黨員(青年團員就更多),其中有一部分確實具有相當嚴重的修正主義思想。……他們跟社會上的右翼知識分子互相呼應,聯成一起,親如弟兄。……社會上的中間派是大量的,他們大約占全體黨外知識分子的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左派大約占百分之二十左右,右派大約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依情況而不同。」「在民主黨派中和高等學校中,右派表現得最堅決最猖狂。……我們還要讓他們猖狂一個時期,讓他們走到頂點。他們越猖狂,對於我們越有利益。人們說:怕釣魚,或者說: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現在大批的魚自己浮到水面上來了,並不要釣。」

在書店裏發行讓老百姓頂禮膜拜的《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的“人民大救星”實際上卻在用「猖狂」、「誘敵深入」、「聚而殲之」這些對付敵人的辦法去對付那些書生氣十足的呆民。

中共無立錐之地


東洲老農婦都出來喊冤,中共死期豈不到?
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布:反右鬥爭取得階段性勝利,定性為右派集團二萬二千零七十一個,右傾集團一萬七千四百三十三個,反黨集團四千一百二十七個;定為右派分子三百十七萬八千四百七十人,列為中右一百四十三萬七千五百六十二人;其中,黨員右派分子二十七萬八千九百三十二人,高等院校教職員工右派分子三萬六千四百二十八人,高等院校學生右派分子二萬零七百四十五人。在運動中,非正常死亡四千一百十七人。

把人民當成敵人,這是因為以暴力奪取政權的共產黨不想用改變自己的醜陋和罪惡去延長黨的壽命,而是只想用血腥鎮壓迫使人民屈從強權。這種人為的把所有人分期分批都推到對立面去的做法,實際上就是壓縮自己的生存空間。

毛澤東說“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幾十年講下來,中共已經講到失去立錐之地的階段了,所以現在直接用坦克車和衝鋒槍與農民兄弟對話。再下去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