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金正日架著江澤民在廣東遛彎兒(多圖)
 
瞿咫
 
2006-1-14
 

掛著個鼻妞兒的無賴金正日
【人民報消息】這兩天,金正日又成了新聞人物,連帶著把最喜歡出風頭的江澤民也送上了要聞。

據美聯社1月10日報導,一名要求匿名的南韓軍事情報官員表示,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已經抵達中國大陸訪問。南韓“聯合新聞通訊社”發自北京的消息指出,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專用列車,在北京時間10日早上6點30分出發,將在下午4點左右抵達北京。

一個消息來自軍事情報官員,一個消息來自北京,該是準確的吧?結果俄國媒體說「金正日仍身在北韓」。這兩消息各放出一顆臭子兒。

廣州昂貴的白天鵝賓館業務部職員證實,1月6日起他們就預期會有一位“非常重要的訪客”住進賓館,飯店內最好的套房1月15日前不開放住房。然而,這位職員並未說明這位重要賓客是誰,他也要求不公布姓名,因為他不能公開討論此事。同時,賓館公關部門人員則否認金正日預期將來訪。廣州市政府發言人也說:“我從未聽聞此事。”

這就怪了,既然保密到如此程度,為何平壤到北京特快列車途經的中國各個城市,在幾天以前就開始流傳“金正日訪問中國”的傳聞?傳到老百姓那一級別那還算“國家機密”嗎?

儘管在新華社記者攝影的圖片上,長著眼睛的看到在平壤機場和胡錦濤握手的明明不是金正日,可是除了不願意承認的,就是不敢負責任的。即使認為十有八九是金正日替身也不敢刊登,北韓正印假美鈔呢,耍起無賴來,獅子大開口要求經濟賠償,那不是嫌自己錢多了沒地方擱嗎?所以都在等著別人發布這個消息。

俄通社塔斯社引述北韓消息人士說,兩日前到中國的可能是金正日的一名親信。 明報反駁說,「據透露」(哪裏透露的沒明說),金正日1月10日凌晨從丹東進入中國後,未往北京,而是直驅上海,在上海短暫停留,並與“老朋友”、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歡聚,之後由江澤民親自陪同南下廣州,於前天(12日)抵達廣州白天鵝賓館。


這個恭敬對待胡錦濤的是金正日?
也就是說,1月10日來的還是金正日。他是北韓共產獨裁政權的最大頭兒啊,怎麼舍近求遠從丹東去了上海,與中共高層目前姥姥不疼舅舅不愛,敗下陣來的江澤民“歡聚”呢?這說不通啊。金正日不是要解決美國制裁它的假美鈔問題嗎?應該急著去見胡錦濤研究對策才對,見江幹啥呢?

江澤民現在自顧不暇,連個辦公室都從中南海裏踢出去了,中央警衛局也換了,姘頭黃麗滿也被舉報了,金正日會去找江解決自己的燃眉之急?那真是大白天撞了鬼!

據蘋果日報報導,昨日在廣州訪問的金正日行程緊密,上、下午均有活動,夜晚還遊覽了珠江。金正日的車隊在上午八點幾已由白天鵝賓館出發,在多輛公安車開路下,三十多輛車輛開抵廣州大學城。沿途公安採取嚴密戒備,廣州與番禺之間的高速公路一度封鎖,禁止未經許可的車輛通行。直到中午十二時後,公安才解除大學城一帶的封鎖。金正日的車隊在下午二時後再度由白天鵝賓館出發,但行蹤不明。

較早前亦有消息稱,全程陪同金正日的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但溫家寶13日在北京露面,主持國務院會議,要求重點解決松花江遼河流域水污染問題。胡錦濤14日到福建廈門海滄臺商投資區考察,而近日胡的外事活動只有一個,1月9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玻利維亞當選總統莫拉萊斯。


北京說是金正日!
胡溫接不接見這個人都不重要,最關鍵的一段新聞是不可忽視的:日本一家電視臺在昨日播出的畫質不清的片段中,一名梳金正日招牌式蓬松髮型的戴眼鏡男子,在多名身穿黑衣的大漢的簇擁之下,在酒店大門口從一輛豪華轎車中走了出來。電視臺的「旁述」指該男子「就是」金正日,並稱該片段是週五在白天鵝賓館用長焦距鏡頭拍攝得來的。畫面的時間則顯示是1月13日清晨九時十五分。

為何自金正日2004年4月21日被炸死之後就不許任何外國記者近距離給「金正日」照相了呢?為何新華社老攝影記者鞠鵬在北韓機場犯了“錯誤”之後,幾個月都不讓跟隨外訪呢?明報說江澤民陪金正日去了廣東,誰看見了?前年江澤民走不動路時,還有報導說江在廣東某村跳舞呢,光有文字沒有圖片,說他站在原子彈上練芭蕾也不稀奇!再說,燙成大蓬頭,戴著眼鏡的男人世界上只有金正日一個人?乖乖,別沒完沒了的鬧笑兒了!


胡錦濤29日在平壤,左邊那腆肚子頭髮漆黑的是金正日?
咋看都象懷孕8個半月的婦女。(北韓新聞社拍攝)


10月28日,金正日的頭髮咋變灰白色了?


10月28日胡在平壤百花園國賓館同金正日舉行會談圖片,如果不施行換頭術,
或者拿2004年的圖片充數,同一天金正日的頭髮咋突然墨黑突然灰白,忽而
大蓬頭忽而梳理整齊呢?圖片說明這是新華社記者姚大偉拍攝的,別難為他,
別非打破沙鍋問到底,他還得生活!


10月28日,金正日又變樣了?胡錦濤膽子也夠大的,握著假金正日的手,笑的很自然!
那人亂雞窩一樣的腦袋是長在金正日的脖子上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