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瞅!交給聯邦安全部門的中共特務照片(多圖)
 
鄂新
 
2005-8-12
 
【人民報消息】過癮!今天大紀元上刊登了一組照片,是在澳洲西部偏僻城市PERTH(佩斯市)活躍的部分執行拍攝任務的中共特工們的圖片。

原中共駐澳總領館的高級外交官陳用林先生脫離中共後,揭露中共在澳洲派駐了一千多特工和線人,引起全世界尤其是澳洲社會的震動。

對於陳用林的指控,中共駐澳洲大使傅瑩作了否認。悉尼晨鋒報6月11日報導,澳洲聯合新聞社駐京記者(Hamish McDonald)寫道:中共駐澳洲大使傅瑩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記者招待會上保證:「我不知道中國在澳洲有任何間諜活動」,「我可以保證陳用林回到中國是安全的。」,「陳用林回到中國將不會受到法律制裁」,其後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電臺訪問中,當傅瑩並被要求保證他不會遭受傷害時, 她表情堅決的否定了自己此前的說法,她表示:「‘保證’不是我會使用的詞,因為不會由我來審判他。」

這些行為,使得傅瑩被澳洲主流媒體認定為是一個「Shammer」。「Shammer」的中文意思是「騙子」!中共大使是個「騙子」──在中共看來,這是對傅瑩的最高獎勵。不是「騙子」中共豈能放心讓她當大使?


中共駐澳大使傅瑩,被澳洲媒體稱為騙子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既然騙子大使傅瑩否認中國在澳洲有任何間諜活動,這沒有關係,大活人不能讓尿憋死。你有照像機,人家也有,你拍攝人家,人家也拍攝你,你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拍下來偷偷送給中共賣錢,人家比你厲害,拍到你就給你上網曝光,不但曝光,還把你的照片交給聯邦安全機構,判你有罪,把你驅逐出境!

還有,曝光可不是好玩兒的,讓海內外的人、包括你在大陸的親人、朋友、同學、同事都好好瞅瞅這些照片,對對號,看看誰跑到民主國家去當了中共特務!年輕的學生特務,除非你找和你一樣的臭魚爛蝦,否則哪個正派人也不願意和你結婚,也不敢讓自己枕頭邊上躺個特務!

下面是筆名「西部守夜者」提供的圖片,刊登在大紀元上。一些熱心人士捕捉到部分執行拍攝任務的中共特工們在澳洲西部偏僻城市PERTH(佩斯市)的活躍圖片,這些特務多次重覆出現在不同的場合,他們的年齡、身份各不相同,相同的是他們總是在反對中共的活動和集會中,在精準的時間內不請而至,他們大部分手裏拿著照相機,他們中還有人負責望風、通風報信。

俺老婆氣憤的說,這也太猖狂了,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她呼籲全世界、特別是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國的正義人士,有經濟能力的把手機都換成能攝像那種的,或者買個數碼照相機,看到這些特務就立刻給他們拍攝下來,立刻上網曝光。

別看俺老婆穿戴沒進21世紀,但思路絕對一流,她囑咐俺一定要把注意事項寫出來:拍攝特務注意動作要快,尤其要把臉部拍攝清楚。非要搞到特務看到有人靠近就兩腿打戰戰,不發燒就渾身流汗,看見人扭頭就跑!

另外,希望網友們看出這些特務是誰之後,請給刊登這篇文章的網站去信,把他/她們的名字和背景公布於世。讓壞人無處藏身!

特務假扮遊客 伺機拍攝他們認為重要的目標


4月22日,西澳洲佩斯唐人街的特務

那幾個特務拍攝的「景點」。

2005年4月22日,西澳洲佩斯唐人街。中共派出的特務假扮遊客,偷偷拍攝發放《九評共產黨》的義工,被發現後趕緊轉移鏡頭,假裝是遊客在遊覽拍照。右圖是這些中共特務拍攝的「景點」,當時是義工們發放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的地方。


賺什麼錢都能生活,為何幹這種送命的勾當!

上圖中手持相機的兩個年輕的傢伙被發現後,走入網吧離開現場。在5月13日再次出現在發放《九評共產黨》 活動中,進行拍照搜集情報。

特務分工 搜集情報

望風


聯邦警察在現場保護退黨集會順利進行。

2005年6月4日,州立圖書館前,《自由中國》正組織紀念“6.4”和聲援200萬人退黨的集會。中共派出不少特務來這裏拍攝參加活動人員的相貌。因為當時有聯邦警察在現場保護活動,所以這些特務做了分工,進行搜集活動,有的負責看風的,有的進入會場拍照。


望風的離現場不遠,裝著看報紙聽MP3。

“喂,警察走了,你快來拍!”

上面這兩個特務坐在離集會現場不遠的地方,假裝聽MP3和看報紙,好像沒有什麼異樣,就是呆的時間長了點。其實他們是中共特務,負責望風的。等聯邦警察離開後,望風的特務馬上站起來打電話通報:“喂,警察走了,你快來拍!”。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個人右手伸進報紙中幹什麼?


原來報紙裏藏著照相機,是個特務!


特務發現自己被人拍攝,嚇得動彈不得!

這三張圖片是一個系列,瞧,接到電話,這個隱藏起來的傢伙上場了。他拿著一份報紙,假裝著看報紙,其實報紙裏藏了一架照相機,走到集會近處,掏出相機就猛拍。當他注意力完全在拍攝別人的時候,沒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也被別人全部拍下。這時,沉浸在即將獲得骯髒黑錢的快樂中時,特務驚慌中變成了癡呆!

雇傭學生進行窺視

中共特務中有不少是學生。在民主社會裏,他們不是沒有機會了解中共的邪惡,但是他們拒絕了解。這種人很容易辨別,因為相隨心變。


6月4日“6.4”和聲援200萬人退黨的集會,
這兩個特務整整花了三個小時搜集情報。

(與上面癡呆的那位在同一現場)這兩位年輕人真有耐心,整整在現場觀看了3個多小時。要離開還不忘和「西部守望者」等人打個招呼。左邊那位拎了個大相機。右邊帶MP3的那位自稱老爸當年就是參與鎮壓“6.4”的北京警察,自己也曾在公安系統工作過”。講話時大概把州立圖書館廣場當成了天安門廣場,揚言要砸掉正在拍攝他的相機。7月16 日,這兩位又不請自來,不過地點改在州立圖書館裏面三樓。


這兩個特務是學生身份!

7月16日在州立圖書館三樓,舉辦了西澳洲佩斯的首次九評共產黨座談會。中間休息時,出席研討會的袁紅冰教授示意主辦單位要注意這兩個學生,袁教授說:“我看他們兩個就不對勁!”這兩人在一星期後被人看見在佩斯的Curtin Technology University的公交車站等公交車,原來還是學生!


學生特務聽袁紅冰演講時的眼神特寫

學生特務聽袁教授演講時的凶狠表情

上面是這兩個學生特務聽袁教授演講時的臉部特寫,左邊的是6月4日那個揚言要砸掉正在拍攝他的相機的那個特務,右邊那個是6月4日拎個大相機的特務。人們確實發現了一個特點,凡是跟著中共跑的人都是眼露兇光;一接中共的錢,面部肌肉就錯位,都沒在生下來原有的那個位置上。

中共派人進行偷拍錄像


2005年6月12日,西澳洲前州長在集會上演講

2005年6月12日,佩斯的市政廳。西澳洲前州長Dr. Cowmen Lawrence親自主持“SAFEGUARD ASTRALIA ,EXPEL CCP SPIES ”,也就是“保衛澳大利亞,驅逐中共間諜”的集會。有多家主流媒體參加和報導了這個集會。中共當然也派出特務監視這個活動。


這個特務躲在柱子後面,從外面朝會場裏猛拍後匆忙離開。


處在兩臺相機的夾擊下,這個特務露出尷尬苦笑。

上面這兩張圖片是一個中共特務站在集會會場的外面,躲藏在柱子後面,拿著攝影機朝會場裏猛拍了半天,拍夠了以後,就匆匆忙忙想離開,他沒有想到他的行為早就被人拍攝下來。當他發現自己已經被人發現,處在兩臺相機的夾擊下,無處可逃,只好露出尷尬的苦笑,冒著大雨,匆忙離去,匆忙間連鏡頭蓋都沒有關。

黑色幽默


專欄記者Gary Adshead幽默中共

西部澳洲本地主流媒體《The Western Australian》(《西澳大利亞人報》)在6月14日第二頁的“InsideCover”欄目裏,專欄記者Gary Adshead給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發了一封郵件,專門詢問照片上那個人是不是個以Perth為基地的1000個中國間諜中的一個。

Gary Adshead記者在他的專欄中非常幽默地寫到:“我們能否得到(大使館)的回應還是個問題,可是關於週末的“間諜事件”這裏也許有另外一種解釋:也許那個正在向抗議者們攝像的人是一個中國遊客,他也許想把錄像帶帶回中國向人們展示澳洲的人民是多麼的自由呀。可是當兩個人同時向他拍照時,他嚇壞了,因為他認為這兩個人是為中國情報機構服務的人員……。”

圖片上的特務正被澳洲聯邦安全機構調查處理

圖片提供者說,有一個消息必須說明,本文圖片上出現的這些特務,都已經交給了澳洲聯邦安全機構去調查處理。

他們到底在澳洲幹了什麼,相信不久就會公布。中共這一醜聞又將會轟動全世界。隨著英國新的反恐怖法的出臺,澳洲也將制定自己的反恐法案。在目前已有350萬人退出中共邪黨,隨著退黨人數的增加,中共解體的日子不遠。中共作為世界上最後的邪惡大本營,垂死掙扎,威脅不惜以十三億人民為人質而發動核戰。中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最流氓的恐怖組織,必將被列入各國的恐怖組織名單而,加以驅逐和清除。希望中共的追隨者能趕緊懸崖勒馬,站到歷史正確的一邊,為自己的未來做出明智的選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