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來信:吉林遼源大火幕後真相 (圖)
 
2006-1-10
 
【人民報消息】正值年尾歲末,來自吉林遼源市中心醫院「一把火」令人觸目驚心。

12月15日晚17時35分,吉林省遼源市最大的醫院中心醫院發生大火,大火整整燒了5個多小時,22時左右才熄滅。如今火災已造成40人死亡,94人受傷住院。而遼源市中心醫院已被這把大火燒成一片狼籍:過火面積達5000平方米,大樓北側第四層(頂層)燒毀,三樓部分過火,南側一至四層基本燒毀。

這是一把「慘烈大火」。在醫院發生火災燒死人數40人之多,實為罕見;而燒死的幾乎都是在醫院留醫的病患,共33人,這個現象難道不更為罕見嗎?事故調查組認為,這是建國以來全國發生在衛生系統而且也是遼源市最大的一起火災事故。事故調查還指出,這起事故的發生與窗體底端醫院的電器設施安裝質量及職工的操作因素有關。這樣的事故結論怎麼讓公眾相信呢?怎麼讓那些善良的遼源人民相信呢?又怎麼能讓那些無私善心的捐助人在了解真相後心安呢?

如今,關於遼源中心醫院火災報導,一幕幕慘不忍睹的鏡頭仍然留在公眾的腦海裡揮之不去。還記得,「三層樓的住院樓所有窗口哀嚎一片,濃煙中縱身跳樓,用被單擰繩冒險求生的患者多達100人」令人驚心動魄。

就是這位在醫院員工眼裡,曾獲得「全國勞動模範、吉林省勞動模範」等榮譽又據稱能力非凡,先後共爭取到1345萬元援助資金,為醫院要來59套老板桌椅, 36臺微機及木製沙發、茶几等大小物資,一位「真正幹實事」的院長王紹文。他在2005年對醫院進行的環境改造,耗資千萬進行了一次大規模豪華裝修,但在一些遼源市民心中,這是「浪費資金」的行為,也為火災埋下了隱患。

如今,該院電工張殿坤因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已經被刑事拘留,該院的後勤科長也因同一罪名被刑拘,又是兩個替罪羊。不過,作為院長王紹文本人卻對此並不贊同,這次火災後他公開露面並希望透露兩個信息。第一,關於他的處分問題,目前還不到時候;第二,他希望能夠繼續執掌醫院,開始他的第三次創業,並發誓在明年此時將醫院全部還原——連牆上的顏色都不會變,又稱「我們的消防安全平時做得已經非常好。」他在接受記者採訪如是說。這與17日上午遼源市市委書記趙振起面對媒體所作的公開檢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寥寥一句話,引導公眾從幕前的「抓安全不得力,監管不到位」、「消防車不足」、「醫院耗費千萬元裝修質量所帶來的安全麻痹」表面現象到對幕後真相的深思,誠如這位醫院老職工的話說的那樣「出事是遲早的」。

殊不知造成這起火災的真正原因正是這位頭戴光環的「科研精英」、「偉光正」、已失去公眾真誠和信任的王紹文院長,不僅是奪取了40位病患的生命,而且還是一位沾滿迫害法輪大法弟子鮮血的劊子手。據知情人說:2005年遼源市何元慧和康雲嶺兩位大法學員先後被其與吉林第二監獄政法科長張行協謀注射不明藥物,亦正如生前何元慧所說的那樣:吉林第二監獄因為我誓不配合惡警,將我綁在床板上,仇恨和邪惡交織在一起,惡狠狠的將床板都打斷了,幾次昏死過去,惡警害怕出人命,又看我還是不配合它們,就與遼源中心醫院院長王紹文密謀,並由王紹文提供一種不明的注射藥物夥同醫院大夫強行注射後,我人雖然馬上精神起來,但是注射大夫說我最多也活不過6─10個月。知情人說:果不其然,它們算的真準!!

知情人又反映:吉林第二監獄非法勒索錢財,有個不成文的說法:想從第二監獄出去,必須還要交納3000─5000元不等的保釋金,並且還被威脅:不許告訴任何單位和個人,否則人必須得拿回來,再關你個十年八載的,不信你就試試看。為了家人不再受到猶如地獄般的迫害和折磨,何元慧的家人只好屈從於吉林第二監獄政法科長張行。

天理昭然,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王雖然在擔任院長以前是在當地頗有名氣的腦外科主任醫師,但視殺成性的劊子手、邪惡的幫兇怎麼能得好報?先是由於雙膝骨壞死,只能依靠雙拐活動,現在他的妻子又患腦出血,至今癱瘓在床,臥床不起。一樁樁、一件件不正是天理昭然的啟示嗎?

看來能夠與第二監獄張行合謀注射不明藥物,迫害致人於死地,與其作為重點學科神經外科帶頭人所進行的神經外科臨床試驗密切相關吧!

善良的遼源中心醫院職工啊!當您們聽到如此幕後真相後,還能信服你們心中這位的「能人劊子手」的管理嗎?能相信它為您們帶來了什麼美好的未來嗎?真是值得深刻反思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