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何許人也?
 
大紀元記者林睿文
 
2005-9-2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十年韜晦,終於輪到了自己上場的機會。人說,胡能安坐儲君位達十年之久,如果不是真正的庸才,就是深不可測的厲害角色。到底是平庸的機會主義者,還是伺機而行的雄才?

人稱:他在推動共產黨的改造,共產黨也在改造他──人性與黨性?何以爭鋒?

胡錦濤屬馬。五十歲的他,是一匹雪山上跑出的“黑馬”;六十歲的他,成了一匹經霜歷雪的“老馬”。雖高居國家領導人,人們還是問:他會“春風得意馬蹄疾”,還是會“雪上空留馬行處”?

胡錦濤到底是什麼人?或為堯舜或為桀紂?到底何去何從?選擇戈爾巴喬夫還是金正日? 這個謎底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一念之差天地之別也!

祖籍安徽績溪 歷代名人輩出

胡錦濤的祖籍是山清水秀、名人輩出的安徽績溪縣。小小績溪,自古祠堂文化興盛,曾有大小340餘座祠堂,胡氏宗祠是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一座,被稱為“江南第一祠”,那重檐歇山式的高大門樓,宏偉莊嚴,標誌著名門望族的顯赫。

胡氏宗祠始建於宋代,明嘉靖年間兵部尚書胡宗憲進行了擴建,清光緒年間又作了大修,如今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關於胡錦濤的身世之謎,當地一位對胡適家族頗有研究的先生介紹說,績溪一共有三個胡姓家族。胡適家的胡是“李改胡”,來源於後唐時期,唐昭宗落難時被奶媽帶到績溪,改姓奶媽丈夫的胡姓以避人耳目。胡適與胡開文、胡雪岩應該是一個胡,祠堂中供奉的是一代明君唐太宗李世民。

績溪縣城還有一個金紫胡,原為宋朝光祿大夫的後代。而胡錦濤的胡又是另一個胡,其家鄉在績溪縣東南方18公里的大坑口村。據當地的的胡氏長輩介紹說:胡錦濤的大坑口胡家應從晉代胡炎遷居績溪算起,曾出過不少名人,如胡氏第34代、明代的胡宗憲是抗倭名將,也是戚繼光的頂頭上司,人稱梅林公。而胡錦濤應該是胡氏的第48代。

一般來說,人們把胡適家的胡稱為北胡,而把胡錦濤家的胡稱為南胡。因胡適家的胡是後來改的,所以也有人將之稱為“假胡”,而將胡錦濤 的胡稱為“真胡”。

明清兩代,績溪徽商鼎盛。龍川胡氏有大批子弟外出經商,有的告老還鄉,有的遷徒定居外地。19世紀初,龍川胡氏中隅44世裔孫胡永源十六七歲離鄉,輾轉到了江蘇泰州黃橋,先在一家雜貨鋪當夥計,稍有積蓄後與徽州同鄉合股開了一爿“裕泰和”茶葉店,自己仍在原店打工。積蓄漸豐後又到季家市獨資開了一家“胡永泰”茶葉店,不久“裕泰和”同鄉退股,胡永源便開始獨資經營。胡永源獨生子胡樹銘(45世)子承父業,經營黃橋、季家市兩店,生意興隆。

胡樹銘生有四子。長子、三子夭亡,二子胡炳華繼父業從商,“裕泰和”、“胡永泰”日益發達。四子胡炳衡(胡錦濤祖父,46世)喜讀詩書卻屢試不第,抑鬱成疾中年亡故。胡炳華、胡炳衡各有二子:胡增鑫、胡增金,胡增麟、胡增鈺,“錦”字輩為48世,共有13人。

胡錦濤的祖父祖母從清朝末年就從安徽績溪遷到泰縣上壩賣茶葉為生,胡錦濤的父親胡靜之(又名胡增鈺)繼承了胡家的衣缽,也以賣茶葉為生。

胡錦濤父親胡靜之(胡增鈺),生於1917年,在泰縣姜堰上完高中後,一直擔任小學教師;母親李文瑞娘家江蘇東臺,畢業於南通女師。他們1941年在上海結婚後就返回泰州大家庭,與母親陳氏一起居住生活,1942年12月生下胡錦濤後還育有二女。

胡增鑫(長房)之女胡錦霞大胡錦濤一歲,1948年隨母回績溪瀛洲坑口老家居住。胡錦濤在泰州讀完小學、中學,考上清華大學後才離開。胡錦霞講胡錦濤曾在履歷表籍貫欄中填過“泰州”,受到父親訓導後從中學開始就一直填“安徽績溪”。

其父含冤離世 臨終未得平反

胡錦濤父親胡靜之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在泰州曾受過中共的迫害,青年的胡錦濤當時也曾遭到當地領導的冷遇,卻尋求替父親平反而不果。

胡錦濤父親胡靜之在文革中開罪了當地的造反派,被造反派誣告“貪污公款”,並且將其拉到臺上進行批鬥,還將他關了起來。胡靜之被關的時候慘遭迫害,其身體一天天跨了下去。到文革結束後的1978年,不到60歲的胡靜之死不瞑目地離開了人世。

時年36歲左右的胡錦濤正在青海任職,已經是副處級幹部。胡錦濤聽到父親去世的噩耗後,馬上趕回了泰縣。在安葬自己的父親前,胡錦濤找到泰縣有關部門和當時的陸姓縣長以及其父親的單位領導們,請他們為自己死去的父親平反,而給開一張蓋棺定論的證明。當時有不少部門的副手已經答應為胡的父親平反,並且這些人還勸胡在當時泰縣最高檔的“泰縣飯店”擺兩桌酒,請那些領導們過去“喝喝酒、談談心”。

第二天中午,胡錦濤花50塊錢(相當於現在的1500元人民幣)在泰縣飯店擺了兩桌。但是一直等到下午兩點都沒有一個人來赴宴。在受到當地領導冷遇的情況下,胡錦濤唯有將飯店的所有廚房師傅以及其他職工喊到了一起,請他們幫忙將當時當地最高檔的兩桌酒菜吃了。

亞洲時報在線去年曾採訪到當時在泰縣飯店做跑堂的張山海(化名)老人,他至今想起胡錦濤請他吃的那頓飯,喝的那頓酒,仍然是記憶猶新。

胡錦濤母親李文瑞在1949年去世後,被其父親葬在了原揚州泰縣白米鄉胡家店村(現泰州姜堰白米鎮腰莊村)。李文瑞死後胡靜之一直沒有續弦。

由於胡靜之在1978年去世後一直未得到平反。而為了避免在那“兩個凡是”的年代裏受到牽連,當時胡母親的娘家人反對將胡靜之和李文瑞合葬。於是,胡錦濤只好將自己的父親和自己的母親分開埋葬到了在泰縣當時人稱“亂墳葬”的泰縣城東荒灘上。

人情冷暖自知 官場昏暗共舞

隨著胡錦濤的地位越來越高,泰州和姜堰方面出大額資金將那亂墳堆改造成了豪華的陵園公墓。

在胡錦濤當上一把手後,泰州官員更是企圖討好胡錦濤。姜堰曾經在2004年給胡錦濤打報告說,要將那公墓裡的所有墳墓全部遷移出去,而只留胡錦濤父親一人的墳墓在裏邊。

亞洲時報在線報導,今年清明,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曾返回胡錦濤長大的地方江蘇省泰州,為胡錦濤的父母掃墓。泰州方面以高規格接待了胡海峰,動用上千名警察沿途封路,警車前邊開道。為遮人耳目,泰州還對外佯稱是中央大員賀國強和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視察姜堰市。

為了拍胡錦濤和胡海峰的馬屁,泰州當地政府還假借全國各地人氏的名義,給胡錦濤父母墳送了許多鮮花。

又據姜堰當地居民指出,為了接待好北京的貴客,市政府在兩天之間,還將姜堰東轉盤處的“影響市容”的百姓的舊房全部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在這些房子的外面砌上了一道遮醜墻。

別看現在泰州對胡錦濤是如此恭敬有加,其實在江澤民掌權的那幾年,泰州原來的市委書記和市長都被視為是“江澤民的人”,當時泰州官員曾利用城市改造的機會而將胡錦濤外公家的老房子拆掉了一半,後來因為胡的奶媽兼舅奶奶拼著老命躺在了推土機的前面,才沒有讓那老房子被拆掉,不過高達20多層的中國工商銀行的大樓已經將該老房子的陽光擋得沒了蹤影。

結語

回顧歷史,是為了展望未來。曾經的傷口仍在流血,眼前的時局四分五裂。胡錦濤處於十字路口,是挑戰,也是契機。

如何選擇?需三思再三思。認清歷史發展的方向,順天理民意而行,向共產極權告別。改新政,立新黨,方可成就一代風流,大展雄才偉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