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何许人也?
 
大纪元记者林睿文
 
2005-9-2
 
【人民报消息】胡锦涛十年韬晦,终于轮到了自己上场的机会。人说,胡能安坐储君位达十年之久,如果不是真正的庸才,就是深不可测的厉害角色。到底是平庸的机会主义者,还是伺机而行的雄才?

人称:他在推动共产党的改造,共产党也在改造他──人性与党性?何以争锋?

胡锦涛属马。五十岁的他,是一匹雪山上跑出的“黑马”;六十岁的他,成了一匹经霜历雪的“老马”。虽高居国家领导人,人们还是问:他会“春风得意马蹄疾”,还是会“雪上空留马行处”?

胡锦涛到底是什么人?或为尧舜或为桀纣?到底何去何从?选择戈尔巴乔夫还是金正日? 这个谜底掌握在他自己手中,一念之差天地之别也!

祖籍安徽绩溪 历代名人辈出

胡锦涛的祖籍是山清水秀、名人辈出的安徽绩溪县。小小绩溪,自古祠堂文化兴盛,曾有大小340余座祠堂,胡氏宗祠是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一座,被称为“江南第一祠”,那重檐歇山式的高大门楼,宏伟庄严,标志著名门望族的显赫。

胡氏宗祠始建于宋代,明嘉靖年间兵部尚书胡宗宪进行了扩建,清光绪年间又作了大修,如今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关于胡锦涛的身世之谜,当地一位对胡适家族颇有研究的先生介绍说,绩溪一共有三个胡姓家族。胡适家的胡是“李改胡”,来源于后唐时期,唐昭宗落难时被奶妈带到绩溪,改姓奶妈丈夫的胡姓以避人耳目。胡适与胡开文、胡雪岩应该是一个胡,祠堂中供奉的是一代明君唐太宗李世民。

绩溪县城还有一个金紫胡,原为宋朝光禄大夫的后代。而胡锦涛的胡又是另一个胡,其家乡在绩溪县东南方18公里的大坑口村。据当地的的胡氏长辈介绍说:胡锦涛的大坑口胡家应从晋代胡炎迁居绩溪算起,曾出过不少名人,如胡氏第34代、明代的胡宗宪是抗倭名将,也是戚继光的顶头上司,人称梅林公。而胡锦涛应该是胡氏的第48代。

一般来说,人们把胡适家的胡称为北胡,而把胡锦涛家的胡称为南胡。因胡适家的胡是后来改的,所以也有人将之称为“假胡”,而将胡锦涛 的胡称为“真胡”。

明清两代,绩溪徽商鼎盛。龙川胡氏有大批子弟外出经商,有的告老还乡,有的迁徒定居外地。19世纪初,龙川胡氏中隅44世裔孙胡永源十六七岁离乡,辗转到了江苏泰州黄桥,先在一家杂货铺当伙计,稍有积蓄后与徽州同乡合股开了一爿“裕泰和”茶叶店,自己仍在原店打工。积蓄渐丰后又到季家市独资开了一家“胡永泰”茶叶店,不久“裕泰和”同乡退股,胡永源便开始独资经营。胡永源独生子胡树铭(45世)子承父业,经营黄桥、季家市两店,生意兴隆。

胡树铭生有四子。长子、三子夭亡,二子胡炳华继父业从商,“裕泰和”、“胡永泰”日益发达。四子胡炳衡(胡锦涛祖父,46世)喜读诗书却屡试不第,抑郁成疾中年亡故。胡炳华、胡炳衡各有二子:胡增鑫、胡增金,胡增麟、胡增钰,“锦”字辈为48世,共有13人。

胡锦涛的祖父祖母从清朝末年就从安徽绩溪迁到泰县上坝卖茶叶为生,胡锦涛的父亲胡静之(又名胡增钰)继承了胡家的衣钵,也以卖茶叶为生。

胡锦涛父亲胡静之(胡增钰),生于1917年,在泰县姜堰上完高中后,一直担任小学教师;母亲李文瑞娘家江苏东台,毕业于南通女师。他们1941年在上海结婚后就返回泰州大家庭,与母亲陈氏一起居住生活,1942年12月生下胡锦涛后还育有二女。

胡增鑫(长房)之女胡锦霞大胡锦涛一岁,1948年随母回绩溪瀛洲坑口老家居住。胡锦涛在泰州读完小学、中学,考上清华大学后才离开。胡锦霞讲胡锦涛曾在履历表籍贯栏中填过“泰州”,受到父亲训导后从中学开始就一直填“安徽绩溪”。

其父含冤离世 临终未得平反

胡锦涛父亲胡静之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在泰州曾受过中共的迫害,青年的胡锦涛当时也曾遭到当地领导的冷遇,却寻求替父亲平反而不果。

胡锦涛父亲胡静之在文革中开罪了当地的造反派,被造反派诬告“贪污公款”,并且将其拉到台上进行批斗,还将他关了起来。胡静之被关的时候惨遭迫害,其身体一天天跨了下去。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不到60岁的胡静之死不瞑目地离开了人世。

时年36岁左右的胡锦涛正在青海任职,已经是副处级干部。胡锦涛听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后,马上赶回了泰县。在安葬自己的父亲前,胡锦涛找到泰县有关部门和当时的陆姓县长以及其父亲的单位领导们,请他们为自己死去的父亲平反,而给开一张盖棺定论的证明。当时有不少部门的副手已经答应为胡的父亲平反,并且这些人还劝胡在当时泰县最高档的“泰县饭店”摆两桌酒,请那些领导们过去“喝喝酒、谈谈心”。

第二天中午,胡锦涛花50块钱(相当于现在的1500元人民币)在泰县饭店摆了两桌。但是一直等到下午两点都没有一个人来赴宴。在受到当地领导冷遇的情况下,胡锦涛唯有将饭店的所有厨房师傅以及其他职工喊到了一起,请他们帮忙将当时当地最高档的两桌酒菜吃了。

亚洲时报在线去年曾采访到当时在泰县饭店做跑堂的张山海(化名)老人,他至今想起胡锦涛请他吃的那顿饭,喝的那顿酒,仍然是记忆犹新。

胡锦涛母亲李文瑞在1949年去世后,被其父亲葬在了原扬州泰县白米乡胡家店村(现泰州姜堰白米镇腰庄村)。李文瑞死后胡静之一直没有续弦。

由于胡静之在1978年去世后一直未得到平反。而为了避免在那“两个凡是”的年代里受到牵连,当时胡母亲的娘家人反对将胡静之和李文瑞合葬。于是,胡锦涛只好将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母亲分开埋葬到了在泰县当时人称“乱坟葬”的泰县城东荒滩上。

人情冷暖自知 官场昏暗共舞

随着胡锦涛的地位越来越高,泰州和姜堰方面出大额资金将那乱坟堆改造成了豪华的陵园公墓。

在胡锦涛当上一把手后,泰州官员更是企图讨好胡锦涛。姜堰曾经在2004年给胡锦涛打报告说,要将那公墓里的所有坟墓全部迁移出去,而只留胡锦涛父亲一人的坟墓在里边。

亚洲时报在线报导,今年清明,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曾返回胡锦涛长大的地方江苏省泰州,为胡锦涛的父母扫墓。泰州方面以高规格接待了胡海峰,动用上千名警察沿途封路,警车前边开道。为遮人耳目,泰州还对外佯称是中央大员贺国强和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视察姜堰市。

为了拍胡锦涛和胡海峰的马屁,泰州当地政府还假借全国各地人氏的名义,给胡锦涛父母坟送了许多鲜花。

又据姜堰当地居民指出,为了接待好北京的贵客,市政府在两天之间,还将姜堰东转盘处的“影响市容”的百姓的旧房全部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在这些房子的外面砌上了一道遮丑墙。

别看现在泰州对胡锦涛是如此恭敬有加,其实在江泽民掌权的那几年,泰州原来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都被视为是“江泽民的人”,当时泰州官员曾利用城市改造的机会而将胡锦涛外公家的老房子拆掉了一半,后来因为胡的奶妈兼舅奶奶拼着老命躺在了推土机的前面,才没有让那老房子被拆掉,不过高达20多层的中国工商银行的大楼已经将该老房子的阳光挡得没了踪影。

结语

回顾历史,是为了展望未来。曾经的伤口仍在流血,眼前的时局四分五裂。胡锦涛处于十字路口,是挑战,也是契机。

如何选择?需三思再三思。认清历史发展的方向,顺天理民意而行,向共产极权告别。改新政,立新党,方可成就一代风流,大展雄才伟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