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蒙蔽下的美夢:上天留給人的時間不多了
 
2005-8-8
 
【人民報消息】中國歷史上四位滅佛的皇帝,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後周世宗(三武一宗),都沒有善終。

歷史的警示─歷史上的滅佛事件及其後果

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滅法以後,有位僧人曇振錫上殿,太武帝命人殺他,卻不能傷害到他。太武帝大怒,抽出佩刀,親自來砍僧人,也不能傷到他。把他投進虎牢,虎對他都恐懼畏縮。再派天師寇謙之去虎牢,虎就咆哮如雷,想要吃掉寇謙之。太武帝這時才有醒悟,恭請僧人來殿,再三禮拜,懺悔罪障,答應恢復佛教。北魏太武帝被崔浩所迷惑,毀寺焚經,不到三四年,崔浩被處死,並滅其族。在行刑之前,崔浩被裝載在一輛沒有遮蓋的車上,官吏還叫十個人向他口裡撒尿。這樣走了幾裡路之後,崔浩不堪困苦,大聲號叫哀求。他生前一共受了鞭笞、杖刑、徒刑、流放及死刑等五種刑,這是古來被判死刑者從未受過的羞辱。太武帝後來冤殺太子,不久之後,自己被宦官宗愛所殺,僅45歲。

周武帝滅法不到四五年,就忽然得了惡病,全身糜爛,三十六歲就死了,後世墮落地獄,受盡痛苦。《續高僧傳 衛元嵩傳》中就講到,隋開皇八年(五八八),京兆尹杜祈死了,三天後又醒了過來,說見到了閻王,又說見到了因滅佛而遭報應在陰間受苦的周武帝。杜祈問周武帝,為什麼會呆在地獄裡。武帝說是因為自己曾經滅佛的緣故。武帝請杜祈傳語世間人,請為他作福,早來相救脫離苦海。

唐武宗寵信趙歸真、李德裕,毀壞全國的佛寺,不到一年,趙就被殺,李就流放而死,武宗三十三歲就夭折了,後世沒有太子。

五代的君主,沒有人的才能可以超過周世宗的,但周世宗不敬佛法,毀壞佛像,鑄造錢幣,不到一年就喪失了江山。周世宗柴榮病死時,年僅39歲。

北魏太武帝廢佛教後,七年就恢復了;周武帝廢佛教後六年就恢復了;唐武宗廢佛教後不到一年就恢復了。

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

自1999年江鬼與中共邪黨相互利用殘酷鎮壓法輪功以來,已經六年了。

當明慧網上那鮮紅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數字在一天天往上長的時候,你就知道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嚴酷鎮壓一天都沒有放鬆過。

六年來,紅眼獅子的故事講了一遍又一遍,歷史的滅佛、毀佛、謗佛遭惡報的故事說了又說,有的人明白了,有的人偏偏要一條道走到黑。可是神依然慈悲,還在給人時間覺醒。

2005年的天災人禍

自進入2005年,中國大陸的那片土地上災禍連連,似火山裡沸騰的熔岩,隨時會噴發出來,吞滅這片土地。這一切都是在警示當權者,停止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

瘟疫的流行

從2004年12月20日至2005年1月28日安徽省發現新型C群流行性腦膜炎疫情,已有61個病例,8人死亡,疫情已涉及安徽省17個城市中的11個城市的22個縣(區)。全國除福建省、海南省和西藏自治區外,其餘各省均有病例報告,其中發病前五位的省份分別為∶安徽、河南、河北、江蘇、四川。

截止5月26日,中國農業部表示,在青海省剛察縣泉吉鄉年乃索麻村有一千多候鳥發生死亡,經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診斷,確診為H5N1亞型禽流感。世衛擔心候鳥將把病毒帶到其它的國家。

據BBC6月8日報導,香港政府星期三(6月8日)表示,新疆一千多只鵝感染禽流感,當局撲殺一萬三千只鵝。

5月27日,中國當局才證實,繼山東省和江蘇省爆發口蹄疫後,北京市、河北省以及新疆自治區的口蹄疫疫情。有800多頭牲口被撲殺。

至7月26日中國官方報導了四川發生豬鏈球菌疫情後,疫情迅速蔓延。始於6月底的疫情已由最初的兩個市資陽市、內江市擴大至四川33個縣(市、區),125個鄉鎮(街道),195個村(居委會)。同時死亡人數從7月21日時有9人死亡增加到7月30日的38人,累計感染病例206宗。根據疫情的嚴重程度,世界衛生組織判斷,可能有其它的病源。疫情得不到控制,疫區的豬肉還在被偷運往其它縣市,然後出售牟利。

暴雨與洪災

進入六月份,突如其來的暴雨成為這一月份的災星,其來勢兇猛,動輒將城區淹沒。引發的洪災已造成嚴重的損失。

三月份,持續多日的融雪性洪災已在新疆伊犁地區造成十萬餘人受災,倒塌房屋一萬餘間,死亡牲畜二千餘頭,農作物受災面積達七百七十九公頃,其中一百四十公頃絕收,直接經濟損失一點二億元人民幣。

據湖南省民政廳6月4日的最新統計消息,湖南省除永州外其餘13個市州均發生了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其中邵陽新邵縣、婁底漣源市、懷化漵浦縣以及湘潭湘鄉市受災較為嚴重。湖南省民政廳截至6月4日8時統計的結果顯示,湖南省受災人口已經達到597萬人,緊急轉移安置25.4萬人,被困村莊188個,農作物受災面積29.1萬公頃,絕收面積5.8萬公頃,死亡大牲畜3.2萬頭,倒塌房屋6.7萬間,其中倒塌民房6.6萬間,損壞房屋20.1萬間,共造成直接經濟損失26.1億元,其中農業直接經濟損失13.8億元。

6月10日,6月10日下午,黑龍江省寧安市沙蘭鎮沙蘭河上游突降暴雨,瞬間形成洪峰,並引發泥石流,沙蘭鎮中心小學被淹。280個孩子死亡。

6月17日15時,哈爾濱市呼蘭區石人鎮永平村突降暴雨加冰雹,造成1人死亡2人失蹤。暴雨造成80多戶民房進水,25戶民房成危樓,其中3戶已倒塌。

6月22日,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日淹沒了廣西梧州市河東城區,洪水淹到居民樓三樓。廣東省肇慶市、封開縣和德慶縣等地區珩遭遇到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災。

6月中旬以來,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廣西等部分地區遭受強暴雨襲擊,共有1668.4萬人受災,死亡97人,失蹤41人,緊急轉移安置139.9萬人,因災直接經濟損失113.1億元。其中廣西、福建、廣東受災較為嚴重。

廣西∶受災人口676.1萬人,因災死亡38人,失蹤27人,緊急轉移安置76.1萬人,因災直接經濟損失約46.1億元。

福建∶受災人口159.3萬人,因災死亡12人,緊急轉移安置約31.7萬人,因災直接經濟損失約27.5億元。

廣東∶受災人口209萬人,因災死亡42人,失蹤13人,緊急轉移安置20.4萬人,因災直接經濟損失約12.7億元。

6月30日到7月1日,南陽市南召縣境內普降暴雨,導致該縣的7個鄉鎮65個行政村4.1萬人受災,農作物受災面積7.5萬畝、成災面積3.9萬畝、絕收2.1萬畝,倒塌房屋907間,死亡5人。

7月6日以來,四川東北部的達州市以來連降暴雨,最大降雨量達到461毫米,降雨強度和降雨量都超過去年9月初百年不遇洪災的水位。引發的洪災,造成9人死亡,6人失蹤,鐵公路交通全部中斷。市區南門口水位達到288米,超警戒水位8米,沿河街道全部被淹沒。同時,州河上游的宣漢縣、渠縣城區全部淹水。洪災造成上千人受傷,上萬人飲水困

7月26日至29日,黑龍江省伊春市大部分地區連續3降暴雨,其中局部地區出現大暴雨,導致山洪暴發,出現了山體滑坡和泥石流,伊春市13個縣(區)62個場所(鄉鎮)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其中金山屯、美溪等地區更是百年一遇。初步估算直接經濟損失約4.23億元。

7月30日,上海遭遇「冰火兩重天」的奇特天氣,上午還是高溫酷璁,下午卻風雲突變,雷電交織,狂風暴雨裹挾著冰雹,在短短的6個小時內申城連續拉響高溫、暴雨等五次警報。中心氣象臺於13時16分和15時12分發佈兩次強對流天氣警報,16時13分再次發出暴雨黃色預警。這場暴雨讓上海部分地區氣溫下降了10攝氏度多。

8月2日,安徽省蚌埠、淮北、宿州、阜陽等市遭受大暴雨襲擊,部分地區雨量超過200毫米。600個村莊被水圍困,受災人數達30萬。

8月3日凌晨,重慶市壁山縣降暴雨,造成20萬人受災、房屋倒塌、農作物泡湯全毀,目前已確定有3人死亡,災情不樂觀。據初步統計,全縣約有20萬受災人口,死亡3人,失蹤1人,房屋損壞4750間、倒塌1350間,農作物受災面積則有15萬畝,其中糧食作物就占了5萬畝,全縣經濟損失達4000多萬元。

8月3日北京市遭遇今年最強大暴雨,全市降雨總量達到了4萬2,700萬立方公尺,相當於降下52個昆明湖水量。大暴雨在北京市造成了多處交通癱瘓,多處積水,道路積水最深達50公分,多處道路封閉。氣象部門緊急發佈了暴雨黃色預警。

8月3日凌晨,重慶市璧山縣普降暴雨,最大降雨量達197.7毫米。據初步統計,全縣受災人口20萬人,緊急轉移2萬餘人,因災死亡2人,失蹤1人,房屋損壞4750間、倒塌1350間,農作物受災面積15萬畝,其中糧食作物受災面積5萬畝,全縣因災直接經濟損失4000多萬元。

龍捲風與冰雹

今年下冰雹的地方是出奇的多。北京城區更是接二連三的遭到罕見冰雹的襲擊。

3月28日下午右,一場罕見的龍捲風、冰雹狂卷粵北英德和連州部分鄉鎮,造成房屋倒塌和農作物被毀,初步估計經濟損失接近4000萬元。

4月8日,四川省的廣元、三臺、達縣等20個縣(市)的風力達7級以上;樂山市市中區、峨眉山市、高縣等縣(市)降了暴雨;樂山、宜賓、達州、廣安等市的部分縣(區)出現冰雹災害。重慶境內出現大風、冰雹和暴雨,風力高達8級,冰雹最大直徑達13厘米,最高降雨量達140毫米,黔江、石柱、忠縣、彭水、墊江、城口等8個區縣出現災情。截至9號下午5點30分,惡劣天氣造成80個鄉鎮的45.88萬人受災,5人死亡,25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為1.4億元。

4月25日傍晚,持續近40分鐘的狂風挾夾著威力巨大的冰雹相繼襲擊了鹽城市區及射陽、濱海、亭湖、響水、大豐、鹽都、阜寧等縣(市、區)。據統計,受災人口達到50多萬,受損房屋15000多間,農作物損失慘重,不少農田幾乎絕收。

4月25日傍晚5點前後,南京城裡忽然天昏地暗,半小時內天空演繹了揚塵、狂風、暴雨、冰雹、悶雷、彩虹六大氣象奇觀。據悉,這是南京今年以來最詭異的突發災害性天氣,有市民稱,30年沒見過這樣的奇觀。

5月1日下午,廣東韶關市始興南雄樂昌三(市、縣)遭受罕見冰雹襲擊,據初步統計,受災農作物面積超過2萬畝,受損房屋超2000間,無人員傷亡。

5月3、4日連續兩天下午,廣東省多個地區遭受罕見的大雨冰雹襲擊,上萬畝作物面積受災,數千民房受損,經濟損失近千萬。天災突降,家禽首當其沖,據統計,各地被冰雹活活砸死的肉雞上十丌只。

5月31日,20年來最猛烈的冰雹隨著雷雨從天而降向北京砸去,從京西的門頭溝,至京南的方莊小區,由西北向東南形成了一個冰雹鏈。京城的冰雹最大的如雞蛋大小,直徑一般在兩厘米左右。據報導,這場雹災和暴雨使北京受災人口達87666人。

6月7日又一場二十年罕見的冰雹再度隨雨突襲北京城局部地區。據北京西城區目擊者證實說,最大直徑約五公分的冰雹如潑大雨從天泄下。此時天空由暗紅轉棕黃色,色亮幾如白晝。戶外空地密布墜雹,約五分鐘後盡化。

6月14日下午,吉林省長春市突降暴雨和冰雹,整個過程持續了近20多分鐘,很多路人遭到冰雹襲擊。

6月14日晚,一場暴雨狂風夾帶的冰雹侵襲江蘇北部,它打壞了電線和道路,部份地區聯外交通和對外通訊一度中斷,二十萬棟建築毀損。災情最慘重的沭陽縣有五人死亡,兩百多人受傷,財產損失初估高達12億人民幣。

6月21日傍晚,一場大雨夾雜冰雹襲擊了瀋陽。冰雹只在瀋陽市區內發 A郊區未受影響。冰雹有玻璃球大小,最大的有雞蛋黃大。

7月8日晚上,北京的順義區牛欄山鎮突然遭受冰雹襲擊,造成全鎮6000多畝農作物受損,其中約1000畝田地絕收。9日下午,懷柔、通州等郊區縣也都出現了冰雹天氣。

7月10日23時30分左右,一場突然而來的暴風雨夾雜著冰雹突襲北京部分區域。大雨和冰雹持續了20多分鐘。

7月15日17時許,內蒙古紮蘭屯市突遭持續15分鐘左右的狂暴風雨和冰雹襲擊,34人受傷。

7月15日到18日期間,風雨冰雹襲擊湖北省,造成一千五百多棟民宅倒塌,其中以宜昌、襄樊、黃岡等十六個縣市受災最嚴重,宜昌興山縣一座水庫邊的船只還被狂風掀翻,導致一人死亡,四人下落不明。此外暴雨導致西北部地區土石坍方,電線桿倒塌,一人觸電死亡。

7月30日上午11時20分左右安徽省靈壁縣突遭龍捲風、暴雨襲擊,目前已造成15人死亡,46人受傷,死亡人數有可能進一步增加。其中韋集最為嚴重,龍捲風持續半個多小時,瞬間風力達15級!此次龍捲風造成的各項損失達4210萬元,其中農業損失3900萬元。

8月3日下午5時至5時35分,河南鄧州、內鄉的20個鄉鎮遭受特大龍捲風和冰雹襲擊,風力達10級以上,大冰雹有核桃大小。據統計,這次災害造成2人死亡,35人受傷,335間房屋倒塌,1000多間房屋損壞,62萬畝的作物吹壞,直接經濟損失1億3千多萬元人民幣,受災人數達46萬人。同時導致4萬多棵大樹和11萬株小樹被連根拔起或攔腰折斷。

8月2日下午,河南鹹陽多個縣(區、市)普降暴雨、冰雹。幾分鐘前還是大晴天,突然刮起狂風就變臉,一陣轟雷響過,核桃大的冰雹從天而降。

據新華網報導,8月3日的一場大暴雨為北京帶來相當於52個昆明湖的水量。截止到14點,一個早上,全市降水總量達到了4萬2,700萬立方公尺。大暴雨在北京市造成了多處交通癱瘓,多處積水,道路積水最深達50公分,多處道路封閉。

8月5日馬莎颱風從南到北橫掃半個中國,從上海、浙江一路向西北方向前進,到達安徽、江蘇,威脅河北、京津、遼寧地區。根據多維新聞網報導,光是浙江一地損失就已經超過六十五億人民幣,風雨所經之處已有上萬畝農田受損,估計總損失將超過百億元。

報導指出,馬莎在上海下了六小時的豪大雨,造成全市八十四條馬路嚴重積水,部分積水還倒灌入地鐵線隧道裡。8月8日馬莎颱風挾暴雨襲擊北京

夏日飛雪

六月雪,竇娥冤。而今年的北京城南京竟在夏日多次飄雪。六年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已到了神都不能容忍的地步了。

5月5日立夏,北京寒風挾細雨,氣溫驟降,讓人絲毫感受不到夏日的氣息。北京南郊觀測到的最高溫度只有16.3℃。一天溫度驟降了近10℃。門頭溝的部分地區竟然飄起了鵝毛大雪。京郊靈山原本綠色的山坡一夜間變成了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

5月30日中午南京市秦淮區大明路風光裡小區突然狂風大作,氣溫急劇下降,瞬間小區部分地方竟雪花紛飛。一個小時之內,雷陣雨、飛雪、冰雹在小區幾乎同時出現。

還有蝗災、高溫、乾旱、地震、礦難、暴難┅┅難以一一例舉。人啊!抬起頭再看看你的周遭吧。

神龍現人間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龍是皇權的象徵。傳說它能隱能顯,春風時登天,秋風時潛淵,又能興雲致雨。《太平廣記》中有大量的關於龍的記載,但是,宋代以後,鮮有記載。佛家中有講天龍八部護法之說。傳說當年大禹治水時,曾有應龍(一種有翼的龍)以尾劃地,為禹指出疏導洪水的路線,從而有了後世暢流不斷的江河。

一位攝影愛好者,於去年6月22日到西藏安多參加青藏鐵路鋪軌儀式,而後從拉薩乘飛機返回內地的途中,飛行到西藏雪山上空,意外在翻騰的雲層中拍到兩條龍。他當時感到甚是新奇,就給起名「西藏龍」。

根據照片顯示,這兩個物體顯現出爬行生物特徵:身軀像有鱗片覆蓋,背部有類似脊椎骨的突起,也有逐漸變細的尾部。在這個特殊的時代,能夠拍攝到兩條正在雲端飛行的巨龍,決不會是偶然的。

龍是神物,也是吉祥之物,和人世間朝代變遷有著密切的聯繫。它的出現似乎在告訴人們,一個新的紀元就要開始了。

結語

唐太宗講過,以史為鏡,可以明興衰。歷史上毀佛法注定下地獄,今日中共惡黨對法輪佛法鎮壓的後果是下無生之門。法輪功學員不願見到百姓因中共邪黨的蒙蔽而造到淘汰,他們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告訴每一個人法輪功的真象,是希望人們明白真象有一個好未來。天災也好,人禍也好,都是在告訴人對法輪佛法的毀謗,下場是悲慘的。

今年1月15日,大紀元時報發表了鄭重聲明,聲明中說:「廣大的中國民眾: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這個邪惡的黨(魔教)在歷史上卻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

這個聲明象是長鳴的警鐘,醒悟者,已在大紀元網站上發出退黨退團退隊的聲明;糊塗者,還在惡黨的蒙蔽下編織著美夢,這些人不信神有清算中共惡黨的那一天。

神佛一次次的在給人機會,可是時間總是有個限期的。可以預料,神留給人的時間已不多了。


註:作者宇文龍(有增動刪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