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挨罵沒脾氣!兩張您在外邊看不著的圖片(多圖)
 
林立
 
2005-8-30
 

賈慶林在拉薩看望帕巴拉-格列朗傑
【人民報消息】黃菊、賈慶林都是中共要淘汰的對象。

近來兩個人的活動很引人注目,7月29日,黃萄代表中央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安撫大規模抗爭的成員,並帶上二十億元的慰問金。8月28日,賈慶林率中央代表團去了西藏。

中共在新疆、西藏遇到麻煩

新疆、西藏這兩個地方是中共最不放心的地區,但卻是中共搞的民意調查中,全國最安定的地區,那裏的少數民族官員在民調中得分最高,而各地的江家幫都是得分最低的,簡直就是萬人罵。曾慶紅拿著調查表曾連連說:“這怎麼辦?這怎麼辦!

這兩個“危險”地帶沒有一位高官願意去的,被迫表態十七大下臺的黃、賈自然是欽差大臣的第一人選。

西藏和中共不一條心

新華社8月26日報導,在西藏自治區成立四十周年之際,中共中央政治局今天召開會議,研究進一步做好西藏工作,並要求全面做好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反對各種分裂破壞活動,維護統一,維護西藏穩定。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主持了會議。

看來, 西藏和中共不一條心的問題相當嚴重了!

新華網報導,8月28日,賈慶林率中央代表團去了西藏,28日下午去西藏博物館出席“慶祝西藏自治區成立40周年成就展”開幕式,8月28日晚,賈在拉薩看望了1942年被認定為西藏昌都強巴林寺第十一世帕巴拉呼圖克圖的帕巴拉-格列朗傑,他在藏民中威望很高,所以被中共強行封了個官兒「全國政協副主席、西藏自治區政協主席」。8月30日上午,賈慶林到正在建設之中的拉薩火車站工地參觀。 30日下午的活動才是他真正去的目的,賈慶林分別看望了西藏軍區駐拉薩部隊、武警西藏總隊團職以上幹部和西藏自治區政法系統幹警。

中共要求國際反恐把“疆獨”列入打擊對象,但是7月29日黃萄去處理的問題卻是內地去的漢民。

動向雜誌8月刊羅冰報導,自六月中旬至七月中旬,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持續發生大規模抗爭活動,高潮時達二十萬人!北京先後派出十二個工作組,用軍紀和金錢暫時平息了抗爭活動。

中共把小事演變大


新華網刊登的7月28日黃菊在新疆的活動
新華網刊登了7月28日黃菊在新疆的活動圖片,但他真正的活動新華網卻不刊登,下面刊登的兩張黑白圖片「受黃菊接見的新疆霍爾果斯官兵表情耐人尋味」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民兵高炮分隊正在操練」是動向雜誌提供的。從中可以得到些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持續發生大規模抗爭活動的真實信息。

中共最喜歡幹的事就是用暴力說話。

今年一月初,兵團八三團場和九一團場五萬多兵團成員和家屬聯署要求返回原籍,不但未獲批准,而且被拘捕了二十多人。北京當局的高官都把自己的家屬、子女送到國外去享受西方社會的自由,有些還入了外國籍,卻不許新疆建設兵團的城裡人返回原籍。

結果,可想而知,激發了持續十六天的罷工、罷崗、集會,最後包圍團部五天,並占據團部。當局從伊寧、奎屯調動駐軍到當地解圍未果。中央派國務委員華建敏、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趕到現場會見兵團代表,並口頭上接受兵團代表的部分要求,平息了這次風潮。

一張讓人心驚的照片


受黃菊接見的新疆霍爾果斯官兵表情耐人尋味
如果仔細觀察圖片上,7月29日,黃菊和與之握手的新疆霍爾果斯官兵的表情,確實都讓人心驚。黃菊滿臉堆笑,而握手的那個軍人連嘴角都沒往上提一提,旁邊那位的眼神和表情也真夠黃菊倒吸涼氣的。不過,這似乎不是對黃菊個人的態度,而是邊防軍對中央的態度,這個問題可大了!

中共歷來是說人話做鬼事,答應的事從來不兌現。

華建敏、李繼耐口頭上接受的部分要求,隨著風潮的平息不了了之了。於是,六月中旬至七月中旬,阿克蘇一四團場、四團場,奎屯、石河子一三五團場、九一團場、一二二團場、一○六團場的兵團成員,持續集會、請願。到了將近一個月時,憤怒的火焰達到了頂峰,七月十一日至七月十七日,有二十余萬兵團成員及其家屬包圍了奎屯、石河子兵團團部,使十多個團場、工礦場、林牧場全線停工。

二十余萬人的情緒是不容易控制的,最激烈時,更包圍、衝擊了阿克蘇機場、新和軍用機場。機場駐軍奉命架起機槍護衛,多次對空鳴槍警告。當地兵團團部、駐軍,向中央告急請示,要求開槍。

中共知道那些兵團成員手裏有槍,真要開槍,當地駐軍力量懸殊。中央下達三點緊急指令:「事出有因」,駐軍不能放一槍;機場、軍事基地、機密部門要保衛,不能有失;繼續和兵團成員代表協商解決,首要是緩和氣氛!

亂子搞大了,國務院、中央軍委先後急派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率領十二個工作組,到各建設兵團進行安撫工作。

送錢挨罵黃菊沒脾氣

徐才厚、曾培炎都沒把事情搞掂。

七月二十九日,中共又派黃萄給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送去二十億元的“安撫金”。兵團代表真有招兒治黃菊,搞了個千人請願團,沒日沒夜的在黃菊下榻的石河子軍區招待所,通宵呼喊口號、唱軍墾之歌、思鄉曲、徹夜轟黃菊。黃菊還真不敢有脾氣。

一看二十億元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黃菊在接見兵團代表時,又許下新願,包括:每年增撥八點六億,作為兵團成員的特殊崗位津貼;每年有二十六天有薪休假;在經濟、技術、訊息領域方面,優先照顧兵團成員及其家屬;並下令具體落實今年一月華建敏、李繼耐承諾的要求;一條是要求在兵團工作十年後可返回原籍城市安家;一條是要求按部隊軍官待遇。

現在示威抗議已經平息,據悉有二百二十多名兵團成員及其家屬在衝突中負傷。有七名傷重不治死亡。他們是在衝擊兵團團部時被打傷的。其中也有是兵團成員自焚的,也有吞槍自殺抗爭的。

矛盾尖銳到這種程度絕不是「返回原籍」這麼簡單的原因。

不想當炮灰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民兵高炮分隊正在操練
目前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有五十萬成員,家屬有一百二十多萬人.退休成員有二十五萬人,當年.中共以“革命的名義”,以支疆參軍和招工相結合的形式,從十二個省市中學畢業生招募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實施的是軍事化編製。平時是七分生產,三分軍事;緊張或備戰時.是八分軍事,二分生產。

實際上,中共成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為了有一支監視新疆地區和周遭國家的後備軍。

近年,中共的鎮壓造成了地區的不安定,於是該兵團突然提升了軍事任務,這是過去根本就不可能的,因為生產建設兵團成員其實說白了就是農工。

中共從各大軍區抽調一批軍事技術軍官,到各兵團加強軍事訓練和戰備。僅坦克裝甲裝備已增加到十個團的戰鬥力。特別強調防突發事件,防“疆獨”的突發暴亂,防突發暫時戰爭。有些人已經被迫穿上軍裝送了死。

這一切都使農工們非常反感,他們說政府當初說的是支邊(支援邊疆),沒說要來當炮灰,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於是紛紛提出要返回原籍,其實現在的兵團成員.基本上已經是當年支邊青年的第三代或第四代了。

現在北京當局處於非常尷尬的地步,因為已經把他們武裝上了,來硬的不行,兵團成員用的傢伙都是中共給的。所以中央派黃菊送去20個億,還不知結果如何。

新疆建設兵團的暴動是中共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最好見證之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