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挨骂没脾气!两张您在外边看不着的图片(多图)
 
林立
 
2005-8-30
 

贾庆林在拉萨看望帕巴拉-格列朗杰
【人民报消息】黄菊、贾庆林都是中共要淘汰的对象。

近来两个人的活动很引人注目,7月29日,黄萄代表中央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安抚大规模抗争的成员,并带上二十亿元的慰问金。8月28日,贾庆林率中央代表团去了西藏。

中共在新疆、西藏遇到麻烦

新疆、西藏这两个地方是中共最不放心的地区,但却是中共搞的民意调查中,全国最安定的地区,那里的少数民族官员在民调中得分最高,而各地的江家帮都是得分最低的,简直就是万人骂。曾庆红拿着调查表曾连连说:“这怎么办?这怎么办!

这两个“危险”地带没有一位高官愿意去的,被迫表态十七大下台的黄、贾自然是钦差大臣的第一人选。

西藏和中共不一条心

新华社8月26日报导,在西藏自治区成立四十周年之际,中共中央政治局今天召开会议,研究进一步做好西藏工作,并要求全面做好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反对各种分裂破坏活动,维护统一,维护西藏稳定。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了会议。

看来, 西藏和中共不一条心的问题相当严重了!

新华网报导,8月28日,贾庆林率中央代表团去了西藏,28日下午去西藏博物馆出席“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成就展”开幕式,8月28日晚,贾在拉萨看望了1942年被认定为西藏昌都强巴林寺第十一世帕巴拉呼图克图的帕巴拉-格列朗杰,他在藏民中威望很高,所以被中共强行封了个官儿「全国政协副主席、西藏自治区政协主席」。8月30日上午,贾庆林到正在建设之中的拉萨火车站工地参观。 30日下午的活动才是他真正去的目的,贾庆林分别看望了西藏军区驻拉萨部队、武警西藏总队团职以上干部和西藏自治区政法系统干警。

中共要求国际反恐把“疆独”列入打击对象,但是7月29日黄萄去处理的问题却是内地去的汉民。

动向杂志8月刊罗冰报导,自六月中旬至七月中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持续发生大规模抗争活动,高潮时达二十万人!北京先后派出十二个工作组,用军纪和金钱暂时平息了抗争活动。

中共把小事演变大


新华网刊登的7月28日黄菊在新疆的活动
新华网刊登了7月28日黄菊在新疆的活动图片,但他真正的活动新华网却不刊登,下面刊登的两张黑白图片「受黄菊接见的新疆霍尔果斯官兵表情耐人寻味」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民兵高炮分队正在操练」是动向杂志提供的。从中可以得到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持续发生大规模抗争活动的真实信息。

中共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用暴力说话。

今年一月初,兵团八三团场和九一团场五万多兵团成员和家属联署要求返回原籍,不但未获批准,而且被拘捕了二十多人。北京当局的高官都把自己的家属、子女送到国外去享受西方社会的自由,有些还入了外国籍,却不许新疆建设兵团的城里人返回原籍。

结果,可想而知,激发了持续十六天的罢工、罢岗、集会,最后包围团部五天,并占据团部。当局从伊宁、奎屯调动驻军到当地解围未果。中央派国务委员华建敏、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赶到现场会见兵团代表,并口头上接受兵团代表的部分要求,平息了这次风潮。

一张让人心惊的照片


受黄菊接见的新疆霍尔果斯官兵表情耐人寻味
如果仔细观察图片上,7月29日,黄菊和与之握手的新疆霍尔果斯官兵的表情,确实都让人心惊。黄菊满脸堆笑,而握手的那个军人连嘴角都没往上提一提,旁边那位的眼神和表情也真够黄菊倒吸凉气的。不过,这似乎不是对黄菊个人的态度,而是边防军对中央的态度,这个问题可大了!

中共历来是说人话做鬼事,答应的事从来不兑现。

华建敏、李继耐口头上接受的部分要求,随着风潮的平息不了了之了。于是,六月中旬至七月中旬,阿克苏一四团场、四团场,奎屯、石河子一三五团场、九一团场、一二二团场、一○六团场的兵团成员,持续集会、请愿。到了将近一个月时,愤怒的火焰达到了顶峰,七月十一日至七月十七日,有二十余万兵团成员及其家属包围了奎屯、石河子兵团团部,使十多个团场、工矿场、林牧场全线停工。

二十余万人的情绪是不容易控制的,最激烈时,更包围、冲击了阿克苏机场、新和军用机场。机场驻军奉命架起机枪护卫,多次对空鸣枪警告。当地兵团团部、驻军,向中央告急请示,要求开枪。

中共知道那些兵团成员手里有枪,真要开枪,当地驻军力量悬殊。中央下达三点紧急指令:「事出有因」,驻军不能放一枪;机场、军事基地、机密部门要保卫,不能有失;继续和兵团成员代表协商解决,首要是缓和气氛!

乱子搞大了,国务院、中央军委先后急派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率领十二个工作组,到各建设兵团进行安抚工作。

送钱挨骂黄菊没脾气

徐才厚、曾培炎都没把事情搞掂。

七月二十九日,中共又派黄萄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送去二十亿元的“安抚金”。兵团代表真有招儿治黄菊,搞了个千人请愿团,没日没夜的在黄菊下榻的石河子军区招待所,通宵呼喊口号、唱军垦之歌、思乡曲、彻夜轰黄菊。黄菊还真不敢有脾气。

一看二十亿元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黄菊在接见兵团代表时,又许下新愿,包括:每年增拨八点六亿,作为兵团成员的特殊岗位津贴;每年有二十六天有薪休假;在经济、技术、讯息领域方面,优先照顾兵团成员及其家属;并下令具体落实今年一月华建敏、李继耐承诺的要求;一条是要求在兵团工作十年后可返回原籍城市安家;一条是要求按部队军官待遇。

现在示威抗议已经平息,据悉有二百二十多名兵团成员及其家属在冲突中负伤。有七名伤重不治死亡。他们是在冲击兵团团部时被打伤的。其中也有是兵团成员自焚的,也有吞枪自杀抗争的。

矛盾尖锐到这种程度绝不是「返回原籍」这么简单的原因。

不想当炮灰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民兵高炮分队正在操练
目前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五十万成员,家属有一百二十多万人.退休成员有二十五万人,当年.中共以“革命的名义”,以支疆参军和招工相结合的形式,从十二个省市中学毕业生招募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实施的是军事化编制。平时是七分生产,三分军事;紧张或备战时.是八分军事,二分生产。

实际上,中共成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为了有一支监视新疆地区和周遭国家的后备军。

近年,中共的镇压造成了地区的不安定,于是该兵团突然提升了军事任务,这是过去根本就不可能的,因为生产建设兵团成员其实说白了就是农工。

中共从各大军区抽调一批军事技术军官,到各兵团加强军事训练和战备。仅坦克装甲装备已增加到十个团的战斗力。特别强调防突发事件,防“疆独”的突发暴乱,防突发暂时战争。有些人已经被迫穿上军装送了死。

这一切都使农工们非常反感,他们说政府当初说的是支边(支援边疆),没说要来当炮灰,不想死的不明不白。于是纷纷提出要返回原籍,其实现在的兵团成员.基本上已经是当年支边青年的第三代或第四代了。

现在北京当局处于非常尴尬的地步,因为已经把他们武装上了,来硬的不行,兵团成员用的家伙都是中共给的。所以中央派黄菊送去20个亿,还不知结果如何。

新疆建设兵团的暴动是中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最好见证之一。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