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戰勝暴政的一天就要來到了 (圖)
 
2005-8-28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王芳新聞綜述 / 中共黨魁胡錦濤訪問美國,法輪功問題成爲中美關係的重大因素,也是全球關注的焦點之一。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超過六年了,六年前的7月20日,中共突然在全國範圍內逮捕法輪功學員,隨後,開始對當時有一億人參與修煉的法輪功信仰團體開始全面的迫害和虐殺。

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陷入困境,法輪功已在於全球範圍內展開起訴,追究中共六年來犯下的罪惡。為掩蓋罪行,中共利用大陸市場為誘惑,通過外交途徑,脅迫國際回避對中共法輪功的鎮壓。中共要挾一些國際大媒體和國際互聯網公司協助封鎖法輪功真相,掩蓋中共對法輪功的犯罪事實。

中共邪惡集團和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利用中國國家機器來迫害法輪功。利用從中央到地方(省、市、縣、區、鎮、鄉等)各級政府,調動一切人力、物力、財力,動用黨、政、法律、軍警、公安、檢察院、法院、國安、特務、電視臺、電臺、報紙、電腦網絡、科技、外交、居委會、機關、企業、工廠、學校、家庭等一切來迫害法輪功。

仍在中共的罪惡中沉默

雖然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犯罪行徑已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六年來,法輪功真相仍然被掩蓋,罪惡還在持續,一些國家、團體和個人為了自保或者恐懼失去在中國的經濟利益,仍然在中共的罪惡中保持沉默。

法輪功學員呼籲全中國和世界的個人、團體、與政府要看清事實。不要將中共邪黨和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合理化,認為是受到威脅下的反應。不要為中共極權的暴行罪惡尋求理由或藉口。面對如此殘酷嚴重的踐踏人權事件,唯一該做的,就是大聲譴責、採取行動立即制止。也不要將江羅集團的殘暴迫害與法輪功學員的和平反迫害相提並論,認為兩者在角力較量而作壁上觀,因為施暴者與受害者之間有著天壤之別。

六年來,法輪功學員以真實對謊言、以和平對暴力、以善良對殘酷,勇敢的堅持良知、維權反迫害,並苦口婆心的向所遇到的一切人事,智慧的講清實情,善意化解這一場誤會與罪惡,鼓舞著民眾的善念本性。凸顯出千百年來人性善惡消長、人間正邪相抗的真諦。

這也是法輪功對中國民間抗暴、反迫害的貢獻與本質。法輪功學員和平無畏的行動,將成為世界上珍貴的精神財富,造福著這個世界與民眾有著更加美好的未來。

深具啓發的演講

7月21日(星期三)來自世界各地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國會山前舉行隆重集會,呼籲國際社會幫助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基本人權的野蠻迫害。

有8名美國國會議員聲援支持,還有一些國際性的人權和宗教團體領袖親自到集會上呼籲全球譴責中共,要求立即停止鎮壓法輪功。3名國會議員 (Congressman Chris Smith,Congresswoman Ileana Ros-Lehtinen,和 Congressman Rush Holt)冒著酷暑親自到場演講聲援法輪功人權,要求中共停止迫害。資深國會議員Tom Lantos派助手代表前來演講。另有2名參議員(Senator James M. Talent 和 Senator Christopher S. Bond)和2名眾議員(Congressman Robert E. Andrews 和Congressman Dan Burton)發表聲明,聲援法輪功,要求中共停止迫害。

在人類道義原則在全球範圍來受到中共邪惡的挑戰的今天,大紀元將陸續刊登當日集會演講的一些深具啓發的演講。

===========================================================




人權組織大赦年運動的代表鮑伯-特納

(大紀元特約記者王功成編譯)2005年7月21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山前,來自世界各地的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舉行隆重集會,抗議中共對法輪功持續六年的殘酷迫害。人權組織大赦年運動(JUBILEE CAMPAIGN)的代表鮑伯.特納在集會上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因為中共本身根本就不具備這些美好的特質。

人權組織大赦年運動的代表鮑伯.特納(Bob Turner)說:真、善、忍。為什麼中共如此害怕他,以至這樣長期殘酷鎮壓修煉法輪功的人?為什麼它們在中國毆打、折磨、殺害數以萬計和平的、非暴力運動的學員?為什麼它們的特務會追蹤、騷擾其它國家,比如說澳洲和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為什麼真、善、忍使中共的暴徒如此害怕?似乎毫無道理。

特納說,在仔細地考慮這些問題後,我能找到的最佳答案是中共仇恨、懼怕那些修煉真、善、忍的人,因為它們沒有這些特性。

真?它們的整個系統都是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它們關於自己人權記錄的頑固的謊言不斷的提醒我們這一事實。你只需記住文化大革命的宣傳,1989年6月4日發生了什麼的中共聲明,或它們把法輪功說成“危險和顛覆性”的團體。從毛到鄧到江到胡,欺騙是中共頭目的特點。

善?我看見了中共警察電棍之下的法輪功學員血淋淋的、被毀容的照片。我聽說了尋求庇護的北韓人被遣返後投入監獄、被折磨、處死,因為中共堅持說他們是“經濟移民”而不是難民。如果那是善的話,那我一點都看不出。

忍呢?別逗我。一個寬容的社會允許言論和信仰的自由。它允許不同的觀點,允許公開發表意見。至少,在一個寬容的社會,領導人不會拘捕、拷打、殺害沒犯罪的平和的公民。你只需要問一下家庭教會成員,或西藏的佛教徒,或維吾爾族穆斯林,或主張民主和人權的異見人士,或那些修煉法輪功的人,問他們是否認為中共是寬容的,答覆會是響亮的“不”!

今天我很榮幸的代表大赦年運動來到這裏。我們是一個國際性的非政府組織,主要目地是在世界各地促進宗教自由。為此,我們代表不同國家中少數宗教團體,和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問題國家的外交官協商。我們大多數是基督徒--我自己是一名指定的美國浸信會牧師--但我們的努力不侷限於基督徒。我們知道,宗教自由不只是給一部份人的。那是在世界歷史過程中多次導致暴政的謊言,今天在全球範圍也很容易看到這一點。自由必須是對所有人的,否則就不是自由。

今天,我站在國會大廈的圓屋頂下,一個真正的自由政府和社會應該、並且能夠是什麼樣的包容的榜樣,加入那些今天聚集在這裏宣告中共必須停止迫害那些在良知的驅使下在精神領域探索的人。信仰自由是人類最根本的自由之一,中國必須保證他們的公民的這一權利。在您看來,我大膽或足夠天真的相信,真、善、忍戰勝暴政的一天就要來到了。正如馬丁.路德金博士所說的“歷史曲折而漫長,但正義必勝。”讓我們一起前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