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战胜暴政的一天就要来到了 (图)
 
2005-8-28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王芳新闻综述 / 中共党魁胡锦涛访问美国,法轮功问题成爲中美关系的重大因素,也是全球关注的焦点之一。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超过六年了,六年前的7月20日,中共突然在全国范围内逮捕法轮功学员,随后,开始对当时有一亿人参与修炼的法轮功信仰团体开始全面的迫害和虐杀。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陷入困境,法轮功已在于全球范围内展开起诉,追究中共六年来犯下的罪恶。为掩盖罪行,中共利用大陆市场为诱惑,通过外交途径,胁迫国际回避对中共法轮功的镇压。中共要挟一些国际大媒体和国际互联网公司协助封锁法轮功真相,掩盖中共对法轮功的犯罪事实。

中共邪恶集团和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利用中国国家机器来迫害法轮功。利用从中央到地方(省、市、县、区、镇、乡等)各级政府,调动一切人力、物力、财力,动用党、政、法律、军警、公安、检察院、法院、国安、特务、电视台、电台、报纸、电脑网络、科技、外交、居委会、机关、企业、工厂、学校、家庭等一切来迫害法轮功。

仍在中共的罪恶中沉默

虽然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犯罪行径已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六年来,法轮功真相仍然被掩盖,罪恶还在持续,一些国家、团体和个人为了自保或者恐惧失去在中国的经济利益,仍然在中共的罪恶中保持沉默。

法轮功学员呼吁全中国和世界的个人、团体、与政府要看清事实。不要将中共邪党和江罗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合理化,认为是受到威胁下的反应。不要为中共极权的暴行罪恶寻求理由或藉口。面对如此残酷严重的践踏人权事件,唯一该做的,就是大声谴责、采取行动立即制止。也不要将江罗集团的残暴迫害与法轮功学员的和平反迫害相提并论,认为两者在角力较量而作壁上观,因为施暴者与受害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六年来,法轮功学员以真实对谎言、以和平对暴力、以善良对残酷,勇敢的坚持良知、维权反迫害,并苦口婆心的向所遇到的一切人事,智慧的讲清实情,善意化解这一场误会与罪恶,鼓舞着民众的善念本性。凸显出千百年来人性善恶消长、人间正邪相抗的真谛。

这也是法轮功对中国民间抗暴、反迫害的贡献与本质。法轮功学员和平无畏的行动,将成为世界上珍贵的精神财富,造福着这个世界与民众有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深具啓发的演讲

7月21日(星期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前举行隆重集会,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的野蛮迫害。

有8名美国国会议员声援支持,还有一些国际性的人权和宗教团体领袖亲自到集会上呼吁全球谴责中共,要求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3名国会议员 (Congressman Chris Smith,Congresswoman Ileana Ros-Lehtinen,和 Congressman Rush Holt)冒着酷暑亲自到场演讲声援法轮功人权,要求中共停止迫害。资深国会议员Tom Lantos派助手代表前来演讲。另有2名参议员(Senator James M. Talent 和 Senator Christopher S. Bond)和2名众议员(Congressman Robert E. Andrews 和Congressman Dan Burton)发表声明,声援法轮功,要求中共停止迫害。

在人类道义原则在全球范围来受到中共邪恶的挑战的今天,大纪元将陆续刊登当日集会演讲的一些深具啓发的演讲。

===========================================================




人权组织大赦年运动的代表鲍伯-特纳

(大纪元特约记者王功成编译)2005年7月2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前,来自世界各地的上千名法轮功学员举行隆重集会,抗议中共对法轮功持续六年的残酷迫害。人权组织大赦年运动(JUBILEE CAMPAIGN)的代表鲍伯.特纳在集会上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因为中共本身根本就不具备这些美好的特质。

人权组织大赦年运动的代表鲍伯.特纳(Bob Turner)说:真、善、忍。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他,以至这样长期残酷镇压修炼法轮功的人?为什么它们在中国殴打、折磨、杀害数以万计和平的、非暴力运动的学员?为什么它们的特务会追踪、骚扰其它国家,比如说澳洲和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为什么真、善、忍使中共的暴徒如此害怕?似乎毫无道理。

特纳说,在仔细地考虑这些问题后,我能找到的最佳答案是中共仇恨、惧怕那些修炼真、善、忍的人,因为它们没有这些特性。

真?它们的整个系统都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它们关于自己人权记录的顽固的谎言不断的提醒我们这一事实。你只需记住文化大革命的宣传,1989年6月4日发生了什么的中共声明,或它们把法轮功说成“危险和颠覆性”的团体。从毛到邓到江到胡,欺骗是中共头目的特点。

善?我看见了中共警察电棍之下的法轮功学员血淋淋的、被毁容的照片。我听说了寻求庇护的北韩人被遣返后投入监狱、被折磨、处死,因为中共坚持说他们是“经济移民”而不是难民。如果那是善的话,那我一点都看不出。

忍呢?别逗我。一个宽容的社会允许言论和信仰的自由。它允许不同的观点,允许公开发表意见。至少,在一个宽容的社会,领导人不会拘捕、拷打、杀害没犯罪的平和的公民。你只需要问一下家庭教会成员,或西藏的佛教徒,或维吾尔族穆斯林,或主张民主和人权的异见人士,或那些修炼法轮功的人,问他们是否认为中共是宽容的,答覆会是响亮的“不”!

今天我很荣幸的代表大赦年运动来到这里。我们是一个国际性的非政府组织,主要目地是在世界各地促进宗教自由。为此,我们代表不同国家中少数宗教团体,和美国政府、联合国和问题国家的外交官协商。我们大多数是基督徒--我自己是一名指定的美国浸信会牧师--但我们的努力不局限于基督徒。我们知道,宗教自由不只是给一部份人的。那是在世界历史过程中多次导致暴政的谎言,今天在全球范围也很容易看到这一点。自由必须是对所有人的,否则就不是自由。

今天,我站在国会大厦的圆屋顶下,一个真正的自由政府和社会应该、并且能够是什么样的包容的榜样,加入那些今天聚集在这里宣告中共必须停止迫害那些在良知的驱使下在精神领域探索的人。信仰自由是人类最根本的自由之一,中国必须保证他们的公民的这一权利。在您看来,我大胆或足够天真的相信,真、善、忍战胜暴政的一天就要来到了。正如马丁.路德金博士所说的“历史曲折而漫长,但正义必胜。”让我们一起前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