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應昭告中共罪惡 另立新黨
 
——中國不等於中共 民心已變 胡需率眾退黨求生
 
2005-8-28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8月28日訊/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將於九月七日抵達美國華盛頓DC進行訪問。美國各界開始關注胡訪問美國,將會給中國社會帶來的變化和國際局勢的變化。美國媒體也開始製作關於胡的專題介紹節目。8月27日,美國華府舉辦了一場“胡錦濤、中共、與中國”的專題研討。研討會由大紀元時報華府分社和華府論壇共同舉辦。下面是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先生在研討會上的演講摘錄。

========================

今天這次研討會的大背景有兩個,一個是自從《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大陸聲明退出黨、團、少先隊的人數已經將近400萬了,我們看到的已經不是黎明前的黑暗,而是自由中國的曙光。另一個大背景則是胡錦濤即將訪問美國,我們也願意借著這個難得的機會對胡錦濤講幾句話。

一、關於胡錦濤

《九評之一》寫道:“在中國,人們了解共產黨員普遍的雙重人格特徵。在私下場合,共產黨員多具有普通的人性,具有一般人的喜怒哀樂,也有普通世人的優點和缺點,他們或許是父親,或許是丈夫,或許是好朋友,但淩駕在這些人性之上的,則是共產黨最爲強調的黨性。而黨性,按照共產黨的要求,永遠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

所以,今天我們的話不是講給作爲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也不是作爲國家主席、或者中央軍委主席的胡錦濤,而是講給作爲一個普通人的胡錦濤,講給他具有最基本是非判斷能力的人性的這一面。如果胡錦濤能夠聽到我們的聲音,也希望他能以一個中華兒女、而不是馬列子孫的心態來聽。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幾件事。在2004年年初的時候,胡錦濤訪問法國,在胡動身之前,法輪功方面的權威網站“明慧網”即刊登文章說“法輪功學員並將在胡錦濤訪問巴黎時歡迎胡錦濤訪問法國,同時要求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應該說釋放出的善意是相當明顯的。但是結果卻不那麼令人愉快。法國總統希拉克屈從於當時還是江澤民當權的中共的壓力,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騷擾。

2004年11月中旬,胡錦濤出訪拉美四國,在阿根廷停留兩天。據現場的法輪功學員描述胡錦濤在看到請願橫幅後很認真地讀,他同行的人還有向法輪功學員招手的。然而還是發生了大使館騷擾法輪功學員、撕毀和搶走抗議“法辦江澤民”的橫幅事件。明慧網發表了青山的評論文章“胡錦濤決定替江澤民背黑鍋了嗎?”

就在阿根廷事件發生的當天,大紀元發表公告,《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正式刊出。今年七月,我在大紀元上發表文章說《九評是伸向胡錦濤的最後一束橄欖枝》。在我來看,《九評》是對胡錦濤的一次挽救,希望胡錦濤能夠通過閱讀《九評》來去掉黨性、去掉中共給它灌輸的善惡顛倒的是非觀念,恢復人性和理性。如果說胡錦濤是抱著理想主義加入中共,而對共產黨沒有一個正確認識的話,那麼《九評》說明中共從一開始就是邪惡的集大成者。

中國人說事不過三,在法國和阿根廷的表現,可以說胡錦濤不盡人意,這次美國之行,胡錦濤和請願、抗議人群的互動,就不能不成爲我們關注的問題。一年半以前,我在大紀元上發表了《歷史不會永遠等待》,今天我也想對胡錦濤說同樣的話。

機會不會一給再給,天理也不會讓罪惡沒有截止地一直進行下去,時候到了報應就會來,所以從最基本的人道出發,希望這次趨吉避兇的機會,胡錦濤能夠把握好。讓人性的一面顯露出來。實際上胡錦濤有三條路可以走,有兩條是毀滅之門,有一條是永生之門,這個我們隨後再說。而走上永生之門的光明大道,還需要胡錦濤有良知戰勝黨性的勇氣。

在人性戰勝黨性方面,胡錦濤曾經做過一件事。1967年9月,鄧小平全家從中南海被掃地出門。1968年9月,聶元梓唆使一群紅衛兵把鄧樸方關進一間被放射性物質所污染的實驗室裏,並把門封死。鄧樸方知道,如果在這間放射線已外泄的房間待太久,自己必死無疑。情急之下,想翻窗逃走,結果從8米高的地方摔落地面,脊椎骨受重傷。

當時是胡錦濤借了輛板兒車把鄧樸方拉到了醫院。胡錦濤自始至終沒有跟鄧樸方說一個字。因爲那個時候胡錦濤也是被鬥爭的對象,跟鄧樸方有瓜葛會讓胡罪上加罪。但是胡錦濤的胸前別著他的證件,上面有他的名字,這個名字也就被鄧樸方記住了。所以,胡錦濤等於救了鄧樸方一命。這個故事我聽說的時候,也不知道其真實性如何,後來查資料的時候,發現1994年元月30日的香港《信報》上刊登了一個類似的版本。後來胡錦濤受到鄧小平的提拔,平步青雲,40歲就成了政協常委,43歲就成了中國當時最年輕的省委書記。

我們能看到胡錦濤的一絲人性。至少他當時沒有因爲階級立場的問題見死不救,雖然冒了很大風險,還是做了一個人應該做的。1999年4月25日的中南海請願那天正好是清華大學的同學會,胡錦濤有個大學同學叫張孟業的,向胡錦濤夫婦介紹法輪功。4月25日晚上胡錦濤回中南海時看到了法輪功的請願人群,還給另一位同學打電話,讓轉告張孟業當心一點。

所以,胡錦濤和江澤民還是有區別的,還沒有到天良喪盡的地步。另一方面,胡錦濤的智商應該很高,他在清華讀書的時候也很活躍,還是清華大學學生文工團舞蹈隊的團支部書記,而且大學六年的學業除了一門功課是四分外,其他都是五分。所以,我想我們今天談到的問題都是從最基本的是非和常識出發,胡錦濤應該能夠聽懂。

二、中共面臨的危機和下場

今天這個研討會的題目本身“胡錦濤、中共、中國”就是想把這三個概念區別開。這種區別意味著對中共徹底的否定,但是卻給胡錦濤一次充分的機會,並對中國的未來走向進行研討和預測。

中共所走的路是一條自我毀滅的道路。它的經濟發展,我們且不論其資料的真實性,同樣會把中共引向毀滅。

關於中共的起家史我們就不說了,《九評之二》提到了它的九大邪惡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在建政後又屠殺了八千萬中國人,出賣了三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儘管中共的無恥文人編造各種理由爲這些罪惡開脫,包括是爲了更廣大人民的利益、爲了將來會更好云云,其實我們回到基本的事實和常識層面,我們都知道殺人了就是犯罪,賣國也是犯罪。那是沒有任何藉口的。

中共從出現開始就在走自我毀滅的路,儘管在某一段時間它會發展得很快。這種發展也是自我毀滅,就像癌細胞一樣,比它周圍的正常細胞成長和分裂快得多。暫時看起來好像其成長勢頭一發不可收拾,但等到它成長到一定程度開始擴散全身的時候,也就是它毀滅的時候。因爲那個時候人死了,這些癌細胞自然也就死了。

我們現在所做的工作,就是把這個癌細胞從中國摘除,否則中國會被中共捆綁著一同毀滅的。

中共的意識形態受過幾次比較大的質疑,林彪出逃、改革開放和六四事件是三次最嚴重的衝擊。六四以後,特別是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中共意識形態迅速死亡。中共爲延續其統治採取的辦法就是:你不相信我可以,但是你什麼都不能信。所以它鼓勵老百姓沉迷物質享受,而放棄精神追求。時至今日,中共已經不需要人們對它的信仰,而只需要人們對它的服從,把僞裝撕去,變成了赤裸裸的暴政。

在人們對中共的意識形態毫無興趣之後,中共開始用經濟發展作爲它的合法性證明。然而中共的制度決定了它選擇一條自殺性的經濟發展之路。這個問題講起來很大,我簡單地談三點。

1.因爲中共拒絕民主的藉口之一是人民素質太低,不適合搞民主。且不論這種說法有多麼荒謬,但是中共也確實通過削減教育經費的辦法降低人口素質,在聯合國一次排名中,中國在120個國家中名列第113,比烏干達還落後。這種教育程度決定了中國的産業結構不是資本密集型或技術密集型的,而是勞動密集型的。所以中國出口的産品,技術附加值相當低。

勞動密集型産業會帶來兩個嚴重問題:

(1)勞動密集型産業要降低生産成本,産業工人就只能保持低工資。如果工人工資高起來,那麼中國的出口優勢就要打很大折扣(人民幣升值2%都給中國很大壓力,如果工人工資提高10%,那麼效果會更加顯著)。同時,對於污染不治理,對於工人不提供福利和勞動保護,同樣可以降低成本(看一看大陸的礦難就知道了),這也會造成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

(2)勞動密集型産業的能源消耗非常可怕,尤其是中國這種能源效率低下的國家。比較中國占世界4%的GDP卻消耗30%的能源,沒有什麼實質意義,因爲中國的産業結構本身就是消耗能源的。日本因爲走技術密集型的發展模式,它的産業結構本身當然就節約能源。但是同類的産業可以比較,比如中國冶煉一噸鋼消耗的成品煤是日本和韓國的兩倍以上。同時這種能源消耗,也對環境有更大的破壞力。

關於中國的生態災難問題,這裏不講了。也就是中共的經濟發展既不能讓人過好日子,又在把中國拖向生態崩潰的深淵。

2.與經濟改革伴生的不是腐敗,而是搶劫。按照中共的理論,資産、至少是國有資産應該是全民所有。而在1998年以後,大量的國有企業破産兼並,國有企業的廠長經理可以把上億的資産以極其低廉的價格(比如幾百萬)賣給私人或者外國人,拿到上千萬、甚至幾千萬的回扣。這就是搶錢。因爲國有企業不是他們私人的財産,而是全民的財産,是在中共建政後工人幾十年勒緊褲腰帶攢下來的,所以相當於把大家的財産賣了後,錢裝到了廠長自己的腰包裏。而工人卻下崗回家了。這給中國未來發展埋下了深重的危機。即使中國私有化了,這裏還是一筆糊塗帳,因爲錢可能已經被廠長們洗白了、揮霍了、轉移到國外去了。

3.經濟發展會削弱中共控制社會的能力。海耶克在《通向奴役之路》中曾經表達過這樣的理論,經濟上的被剝奪會導致精神和自由上被奴役。中共邪黨在奪取政權初期也就是通過攫取經濟的絕對控制權達到讓全民低頭的。劉少奇後來被毛打倒後曾經找到毛,說,如果不行我回農村種地行不行?當然不行。

中國古代的知識份子之所以有骨氣,因爲最多不做官了,回家刨塊兒地也不至於餓死。而中共在農村把一切土地從農民手裏搶來給了“人民公社”,“統購統銷”不讓農民自己經營;城市裡一切生産資料也都被中共搶走。如果不聽中共的話,除了餓死之外,沒有別的出路。這是中國人能夠被中共掌控的一個重要原因。

中共發展經濟是死,不發展經濟執政合法性就沒了,死得更快。

中共維系統治的重要手段就是淪喪人的道德。這也是一種飲鴆止渴式的自殺性方式。雖然中共好話說盡,但畢竟壞事做絕。如果人能堅持最基本的道德判斷,也知道這個制度是問題叢生的,稍微深刻一點的人就會看到這個制度是反人性的,更深入思考就會知道這個制度根本就不應該存在。因此,中共需要一個生存環境,也就是大家對它的邪惡習以爲常。這本身就是在淪喪人的道德了。而道德是一個社會的粘合劑,道德淪喪的社會人人勾心鬥角、做一些毒酒、毒米、毒面、毒奶粉之類的就司空見慣了。這豈止會導致社會的不和諧,更會導致社會的崩潰。

所以中共進行真正的道德建設就等於自殺,但是淪喪人的道德同樣會使它解體。

時至今日,老百姓對中共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此時的人入黨基本上是完全出於利益考慮,黨內的人不退出也是出於利益的考慮、或者自身安全的考慮。其實胡錦濤不用做什麼社會調查。 看看他自己周圍的那幾個常委,黃菊、賈慶林都是大貪官,曾慶紅、羅幹和吳官正則血債累累。黨員們早就從心理退黨了。體制內良心未泯的官員,如韓廣生、陳用林、郝鳳軍等則公開挺身而出,告別中共。

中共除了造成經濟危機和道德危機之外,政治危機和金融危機也同樣迫在眉睫,上訪人員此起彼伏的抗爭已經使鎮壓策略漸漸失效了。所有的危機都是不解決就會令中共崩潰,解決的話,中共崩潰得更快。區別只在於,這些危機的積累不僅對中共是個威脅,對於中華民族都是威脅。危機的解決雖然會解體中共,但是對於中國和中華民族都是有好處的。

胡錦濤應該看到,中共運用成熟的那些手段,如欺騙、鎮壓、統戰、收買等等都已經是強弩之末,特別在《九評共產黨》出來後,中共解體已經是大勢所趨。雖然,中共在《九評》後搞了一系列的活動轉移民衆視線和國際輿論,包括通過反分裂法、反日、“保先”、核武威脅美國等等,但是退黨大潮不但沒有遏制,而且日益高漲,同時《九評》在國內也越傳越廣,在國際上也越來越受到重視。所以中共解體不僅僅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而且是在很近的將來就要發生。

第三、關於中國的前途

剛才講的是胡錦濤和中共的關係。下面再說說中國。中共不等於中國,保留中共等於反中國。中共不僅如九評指出的是黑幫、邪教,而且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反華勢力。

中共爲自己執政合法性辯解的藉口之一就是“它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歌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中國的經濟發展不僅僅是老百姓努力工作的結果,也恰恰是中共放棄管理的結果。農村改革實際上就是中共放棄管理,城市改革的初期也是中共放棄了部分管理(搞承包,廠長負責制,黨政分開,政企分開等等)。現在中國經濟的外貿依存度達到70%,而出口基本上是靠私營企業、合資企業或者外資企業,這些都是中共管不到的地方(至少是從經營上)。而中共管理的國營企業,如果不是靠壟斷搶錢(比如電信業、石化業),要麼就是奄奄一息。 所以沒有了共産邪黨,中國經濟會更好。

同時,沒有了共產黨的邪惡意識形態,中國將更順利地走入道德重建,生態的壓力也將得到緩解。

四、胡錦濤的路:廢中共另立新黨

從天理來講中共已經十惡不赦,惡貫滿盈了。神不會容忍它繼續爲惡。歷史上的預言,從西方的《聖經啓示錄》,到東方的《馬前課》、《梅花詩》等等都預言了中共的滅亡,而且從時間上推算已經迫在眉睫。

我非常喜歡小布希在九一一之後對國會演講的結束語,他談到反恐戰爭的時候說:“The course of this conflict is not known, yet its outcome is certain. Freedom and fear, justice and cruelty, have always been at war, and we know that God is not neutral between them.”就是:“這場戰爭的過程還不明朗,但結果昭然若揭。自由和恐懼,正義和殘暴,在歷史上一直發生著較量,而我們知道在它們之間,上帝不是中立的。”

五、西方社會的責任

中共存在的本身會侵蝕我們的道德,甚至讓世界流氓化,唯一能與中共對抗的只有信仰。

我舉個例子,我在去年去加油站的時候覺得2美元一加侖汽油實在是太貴了,今天我要是看到2.5美元一加侖的汽油,就會覺得好便宜。所以油價本身並不是造成我覺得貴、或者便宜的原因。而是我所預期的油價和實際價格之間的差異決定了我的感受。

人的適應性很強。在二戰時期,很多剛到集中營的黨衛軍看到對猶太人的大屠殺覺得噁心,兩個星期下來就習慣了。而我們對中共的邪惡也形成了一種習慣。只要中共做一點好事,全世界歡呼雀躍。因爲超過了人們的預期。而中共殺了人,大家卻覺得很正常。還找各種藉口幫助中共開脫。

長期下去,我們就會習慣於中共的暴行,這是對我們自身道德的挑戰。因此民主社會也必須攜起手來。對中共說不。盡快終止這場已經在中國持續了五十多年、甚至八十多年的浩劫。

我們希望胡錦濤自己能爲自己的生命負責,作一個正確的選擇。機會是稍縱即逝的。

胡錦濤作爲中共黨魁,掌握黨政軍大權後,在中華大地上發生的罪惡不能再說他沒有責任,但是他的地位又決定了他有得天獨厚的條件贖回罪過。

我想引用《九評是伸向胡錦濤的最後一束橄欖枝》的最後一段話來結束我的發言:

歷史上阿育王的故事,或許可以爲胡錦濤所借鑑。此人篡位得國,將王族政敵全部殺掉,被認爲是暴虐之君,後來遠征羯陵伽國,屠殺十萬人,造業無數。後深感悔悟,遂皈依佛法,停止武力擴張,在全國修建84000座佛舍利塔,集結佛經,派使團四方傳教;推行公益事業,如爲平民建立醫院、爲旅遊者建休憩之地;對貧民施捨等,使印度大陸得以統一,孔雀王朝盛極一時。至今寧波仍有阿育王寺,以緬懷這位偉大的君主。

陽關大道已在腳下。一切的勸善之言也都出自對所有生命的慈悲與珍惜。我們希望——但並不是指望,胡錦濤能及早回頭。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