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無法得到承諾 布胡會最應談兩件大事
 
龔平
 
2005-8-29
 
【人民報消息】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今年九月初將開始他上任後的第一次訪美之行。布什和胡錦濤將在哪些方面進行會談,美方將傳遞怎樣的資訊,備受外界關注。

布什無法得到的承諾

胡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外界仍然知之甚少。胡的這種神秘,部分來自於他的個性,但更多的顯然與他所在的體制相關。胡的成長與教育與共產黨的統治時段幾乎完全重疊,胡受黨文化薰陶頗深。胡在中共體制的發展,養成了他謹慎與審時度勢的性格。胡的父親屈死於文革迫害、胡要求平反而不得的遭遇,對胡的性格也不可能不打上某種烙印。

更重要的是,共產體系不同於任何一種其他意識形態。正如《九評共產黨》所指出,在共產專制下,其實任何人都是黨利益的傀儡,是黨性的奴隸。在共產主義下,沒有人是自由的,包括黨魁自己。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沒有幾個有好下場。

因此,雖然胡名義上掌握了最高權力,但胡的性格和共產體系的特質,決定了胡在訪美中不會有太多真實想法的流露。而且就現實情況來看,胡並沒有完全走出前獨裁者江澤民的陰影。為了進行垂簾聽政,江曾提拔了數百名將軍,僅上將軍銜警銜就有近百個;在政治局常委裏,江安插自己的親信成為多數,即使他們可能劣跡斑斑,臭名昭著。

胡錦濤訪美,布什預計將會就北韓問題、反恐以及臺海等問題進行討論,那是美方最關心的議題。這些話題當然應該涉及,但布什顯然不應對結果抱太高的期望。北韓問題和反恐是中共與美方進行討價的最重要籌碼,中共是能玩到什麼地步就會玩到什麼地步,能拖到什麼時候就會拖到什麼時候。共產主義的特質,註定會用謊言和拖延來耍弄世界。無論布什怎樣殷切期盼,他都無法從胡身上得到任何實質性的承諾──只要胡順從於黨性,只要他認為自己的權力地位還沒有完全穩固,他就永遠無法作出承諾,他也不會那樣做。不管胡的心裏如何想,他的表態都只會是一個標準的官方口徑和表面姿態。

布胡最該談的兩件大事:

但那並不意味著布什一無可為。胡希望利用這次訪問來加強自己的地位,展示自己的形象,向世界表現他與布什的親近關係,儘管他也會保持適當的距離以表示自己不卑不亢,不給政治對手以任何把柄。胡謹慎的隱藏著自己的真實想法,但他也會用同樣的謹慎去觀註外界的反應以決定下一步路。因此,布什此次會談傳達的資訊會對胡錦濤產生影響作用。

布什可以支持胡的領導地位,幫助他迅速走出江的陰影,大膽按胡自己的真實意圖行事──如果胡真心希望有所作為。但美方的資訊,應避免被解讀為對一個共產黨最高權力者的支持。布什應該明確表示,他對胡的支持,是因為希望看到胡成為一個負責任的、能夠共同捍衛人類基本人權和自由價值的現代領導人,而不是讓胡去加強共產黨統治。布什還應該利用這次機會,呼籲胡改善人權,促進中國社會的自由。至少在現階段看來,胡離這種期望還有很大一段差距──大量的民間異議人士、新聞記者、基督徒、天主教徒、地下教會成員和其他信仰團體仍然遭到嚴重迫害。

其中有兩個是布胡最有可能略過,但卻是最應該談的問題。這兩件事情將直接關係到布胡的歷史位置。

第一件是法輪功問題。對千百萬無辜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持續了6年,被虐殺者成千上萬,至今仍死亡案例仍源源不斷地傳出。作為人權、自由價值的最有力捍衛者,布什總統對這樁當代世界最大的人權災難如何表態,盡下什麼樣的責任,影響著他日後的歷史評價。毫無疑問,布什應該堅決大聲對這場迫害說“不”並幫助制止。而胡錦濤作為中國的最高權力者,如何對待這千百萬無辜法輪功民眾,還有他們所牽連的更大的親朋好友群體,決定了他未來的出路。加劇迫害不是他的選項,因為那是一種直接的犯罪。漠視這場當代中國最大的人權迫害同樣不是一個選項,因為作為一個最高權力者,面對災難沒有履行職責即為犯罪。胡錦濤如果要成為一個走向世界的現代領導人,就必須拿出膽魄和勇氣,迅速停止這場迫害。

或許,布什會考慮避免尷尬或觸怒中共而試圖繞開法輪功這個所謂敏感話題,但那不是一個正確的做法。布什以堅定捍衛自由的理念和堅強意志著稱,人們期待他在這個涉及人類基本道德價值的問題上堅守立場。胡錦濤或許不願觸及這個話題,但作為一個最高權力者,在對無辜的屠殺面前,從來都沒有逃避責任的餘地。在法輪功學員的長期和平抗爭之下,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已經註定以慘敗告終,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如果布什和胡聯手發出強大聲音,迫害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被制止。現在的問題,是布胡是否願意正視這一切,把握這個名垂青史的機會,履行自己的領袖職責。

第二件是共產主義的終結問題。布什應鼓勵和支持胡放棄共產專制。這似乎是個難度很高的問題,但其實中共官員都知道共產主義已經走入了死胡同,沒有人真心相信共產主義。很多高官都在觀察時局的演變和外界的態度──他們只是在等待一個充分有利的外部環境相機以動,改旗易幟。在過去8個月裏,中共剋星《九評共產黨》廣傳中國大陸,近400萬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可以說,歷史的轉型已經具備了充足的條件。在共產專制早已搖搖欲墜的時候,改變歷史只需要政治家的一點遠見和勇氣。胡布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個可以不用太大力氣就可以改變共產專制,改變中國以至世界命運、實現人類自由夢想的偉大契機,也是從根本上改變胡和廣大共產黨員自身命運的最好辦法。

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面前,胡布會如何做?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