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真实故事 联想今日暴死者的祸从口出(图)
 
作者:刘葆民
 
2005-8-20
 
【人民报消息】宋朝淳佑年间,江西南昌的孔庙因为年久失修倒塌。南昌知县李纯仁,在县城的南方盖了一座新庙。当新庙落成时,就要把旧庙的孔子圣像移到新庙。泥塑的圣像很重,十几个人抬都抬不动。

有一个读书人在旁看见了,开玩笑的说:“难怪孔子叫做‘重泥’啊!”因为孔子的字叫仲尼,这个读书人在此是一语双关,以孔子的名讳戏称很重的泥土。知县李纯仁立刻正色指责他,这个读书人就很惶恐地退下了。

到了半夜,这个读书人恍惚之间被捉到了阴司,阴官责骂他:“你竟敢轻谩侮辱先圣,判杖击二十!”醒了以后,他好像痴人一样,一个字也不认识了。

中国人讲“以史为镜”,这个事虽然发生在宋朝,可是让我一下想到在大陆,这几年发生过的许许多多、实实在在“祸从口出”的真实故事。下面把其中的少部分故事讲出来,有的有名有姓,有的列举确切地点,读者不妨可以去查问寻访,也一定可以从故事中得到启示。

※  原重庆市华岩寺主持和尚心月,是重庆地区所有寺庙的“负责人”,局级待遇,配有专车和司机,经常参加国内外佛事活动。此家伙只图名利,并不真心敬佛信佛,1999年初月以后,跟随江泽民经常无端攻击法轮大法,把寺庙当作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场所,结果,在一次车祸中肋骨断了三根,心、肝、肺损伤,死于非命。

※ 原吉林省红石林业局资源管理处副处长矫生廷,男,41岁,经常诽谤法轮功。2001年元月,矫生廷逼迫本单位学员诬蔑法轮功,事隔不久,矫生廷得脑出血身亡。

※ 湖北省武穴市大金镇前组织委员王永球,在学习“三个代表”总结中讲:“要加大打击法轮功力度。”诽谤法轮大法,于2002年元月份(腊月二十几)深夜睡在床上无故死去,年仅二十八岁。

※ 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伍明镇原农机站站长亓帅,在“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参加非法搜查、绑架、非法关押伍明镇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并且不听劝善,张狂叫道:“我就骂大法看看,我真能死?”2004年3月7日,亓帅在打麻将时暴死,死时43岁。

※ 黑龙江省大庆石油化工总厂消防支队党办主任兰俊梅,女,48岁。2001年编造了一些污蔑法轮大法的材料到东三省演讲。讲完回家后,感到全身疼痛,医院诊断为骨癌,住院一个星期后死在医院。

※  河北省饶阳县退休副县长尹玉波2001年“五四青年节”与老干部刘芳一同去一所学校给学生讲政治课。刘芳讲了“五.四”的来历,尹玉波则在课堂上大骂法轮功。讲完课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雨来,天阴得很沉。在穿越铁路桥的桥洞时,尹玉波被迎面而来的汽车撞死,头部被撞烂。而刘芳却安然无恙。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村68中学美术教师张同兴,曾组织学生在诽谤法轮功征签活动中签名,且画漫画攻击谩骂法轮功创始人。2003年8月11日,张同兴在一树下避雨,遭五雷轰顶,张应声倒地而亡,情景恐怖:头部有大洞,后脑流血,前胸、头发焦糊。

※ 2004年4月,吉林省集安市一中的不法官员让老师、学生写诬陷、诽谤法轮功的“文章”。结果,所有写诬陷、诽谤法轮功文章的师生全部患上“猩红热”,没写的什么事都没有。闹得全市一阵慌乱。

※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教委主任张玉梅,让辖区内所有小学的学生都“宣誓”、“签字”反对法轮大法,毒害孩子们。2001年大年三十,张玉梅突然发病,初一就死亡,在医院解剖时发现其腹腔内全是脓。

※ 山东省莱西市姜山镇财政所负责人李忠德,男,2000年春在姜山月报上发表诗歌攻击法轮大法,夏天在地里干活遭雷击死亡。

※ 山西省汾西县一双孪生兄弟逯嘉奎、逯嘉祥多次在不同场合编快板词、顺口溜等诋毁法轮功,兄逯嘉奎于2002年立秋之日暴死,弟逯嘉祥于2003年立秋之日暴死。

※ 河北保定地区安国市祁州镇一村民,经常说一些对法轮大法不敬的话,2002年,心、肝、肺主要器官都患了严重疾病,花光了一生积蓄的钱,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几个月后死亡。

※ 黑龙江省木兰县建行已退休的行长王勃,在99年7.20以后曾多次在建行门卫室讲:“如果我是中央主席,把炼法轮功的人一个个用铁丝穿一串,推大江里再坠上石头,叫你再炼。”结果在2001年初秋的一天夜里,突然暴病身亡。

中共和江泽民互相勾结,开动所有的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调动所有的宣传机器和造谣媒体,电视、电台、报纸、杂志、戏剧、相声、电视、电影等等等,开足马力,指鹿为马,编造谎言,颠倒是非黑白,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并且还把黑手伸到海外……,结果的确欺骗了不少对中共忠心耿耿的人,听信中共造谣媒体的诬蔑之词,仇恨、仇视法轮功。

以上列举的恶报事例只是冰山一角,希望读者看了之后,吸取这些人的教训。假如有人在你面前重复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词,不妨正色制止,避免害人害己。

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只要不听信中共的谣言,在心里明白和记住“法轮大法好”的人,一定会有福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