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瞅!交给联邦安全部门的中共特务照片(多图)
 
鄂新
 
2005-8-12
 
【人民报消息】过瘾!今天大纪元上刊登了一组照片,是在澳洲西部偏僻城市PERTH(佩斯市)活跃的部分执行拍摄任务的中共特工们的图片。

原中共驻澳总领馆的高级外交官陈用林先生脱离中共后,揭露中共在澳洲派驻了一千多特工和线人,引起全世界尤其是澳洲社会的震动。

对于陈用林的指控,中共驻澳洲大使傅莹作了否认。悉尼晨锋报6月11日报导,澳洲联合新闻社驻京记者(Hamish McDonald)写道:中共驻澳洲大使傅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在记者招待会上保证:「我不知道中国在澳洲有任何间谍活动」,「我可以保证陈用林回到中国是安全的。」,「陈用林回到中国将不会受到法律制裁」,其后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电台访问中,当傅莹并被要求保证他不会遭受伤害时, 她表情坚决的否定了自己此前的说法,她表示:「‘保证’不是我会使用的词,因为不会由我来审判他。」

这些行为,使得傅莹被澳洲主流媒体认定为是一个「Shammer」。「Shammer」的中文意思是「骗子」!中共大使是个「骗子」──在中共看来,这是对傅莹的最高奖励。不是「骗子」中共岂能放心让她当大使?


中共驻澳大使傅莹,被澳洲媒体称为骗子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既然骗子大使傅莹否认中国在澳洲有任何间谍活动,这没有关系,大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你有照像机,人家也有,你拍摄人家,人家也拍摄你,你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拍下来偷偷送给中共卖钱,人家比你厉害,拍到你就给你上网曝光,不但曝光,还把你的照片交给联邦安全机构,判你有罪,把你驱逐出境!

还有,曝光可不是好玩儿的,让海内外的人、包括你在大陆的亲人、朋友、同学、同事都好好瞅瞅这些照片,对对号,看看谁跑到民主国家去当了中共特务!年轻的学生特务,除非你找和你一样的臭鱼烂虾,否则哪个正派人也不愿意和你结婚,也不敢让自己枕头边上躺个特务!

下面是笔名「西部守夜者」提供的图片,刊登在大纪元上。一些热心人士捕捉到部分执行拍摄任务的中共特工们在澳洲西部偏僻城市PERTH(佩斯市)的活跃图片,这些特务多次重复出现在不同的场合,他们的年龄、身份各不相同,相同的是他们总是在反对中共的活动和集会中,在精准的时间内不请而至,他们大部分手里拿着照相机,他们中还有人负责望风、通风报信。

俺老婆气愤的说,这也太猖狂了,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呼吁全世界、特别是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的正义人士,有经济能力的把手机都换成能摄像那种的,或者买个数码照相机,看到这些特务就立刻给他们拍摄下来,立刻上网曝光。

别看俺老婆穿戴没进21世纪,但思路绝对一流,她嘱咐俺一定要把注意事项写出来:拍摄特务注意动作要快,尤其要把脸部拍摄清楚。非要搞到特务看到有人靠近就两腿打战战,不发烧就浑身流汗,看见人扭头就跑!

另外,希望网友们看出这些特务是谁之后,请给刊登这篇文章的网站去信,把他/她们的名字和背景公布于世。让坏人无处藏身!

特务假扮游客 伺机拍摄他们认为重要的目标


4月22日,西澳洲佩斯唐人街的特务

那几个特务拍摄的「景点」。

2005年4月22日,西澳洲佩斯唐人街。中共派出的特务假扮游客,偷偷拍摄发放《九评共产党》的义工,被发现后赶紧转移镜头,假装是游客在游览拍照。右图是这些中共特务拍摄的「景点」,当时是义工们发放大纪元《九评共产党》的地方。


赚什么钱都能生活,为何干这种送命的勾当!

上图中手持相机的两个年轻的家伙被发现后,走入网吧离开现场。在5月13日再次出现在发放《九评共产党》 活动中,进行拍照搜集情报。

特务分工 搜集情报

望风


联邦警察在现场保护退党集会顺利进行。

2005年6月4日,州立图书馆前,《自由中国》正组织纪念“6.4”和声援200万人退党的集会。中共派出不少特务来这里拍摄参加活动人员的相貌。因为当时有联邦警察在现场保护活动,所以这些特务做了分工,进行搜集活动,有的负责看风的,有的进入会场拍照。


望风的离现场不远,装着看报纸听MP3。

“喂,警察走了,你快来拍!”

上面这两个特务坐在离集会现场不远的地方,假装听MP3和看报纸,好像没有什么异样,就是呆的时间长了点。其实他们是中共特务,负责望风的。等联邦警察离开后,望风的特务马上站起来打电话通报:“喂,警察走了,你快来拍!”。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个人右手伸进报纸中干什么?


原来报纸里藏着照相机,是个特务!


特务发现自己被人拍摄,吓得动弹不得!

这三张图片是一个系列,瞧,接到电话,这个隐藏起来的家伙上场了。他拿着一份报纸,假装着看报纸,其实报纸里藏了一架照相机,走到集会近处,掏出相机就猛拍。当他注意力完全在拍摄别人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也被别人全部拍下。这时,沉浸在即将获得肮脏黑钱的快乐中时,特务惊慌中变成了痴呆!

雇佣学生进行窥视

中共特务中有不少是学生。在民主社会里,他们不是没有机会了解中共的邪恶,但是他们拒绝了解。这种人很容易辨别,因为相随心变。


6月4日“6.4”和声援200万人退党的集会,
这两个特务整整花了三个小时搜集情报。

(与上面痴呆的那位在同一现场)这两位年轻人真有耐心,整整在现场观看了3个多小时。要离开还不忘和「西部守望者」等人打个招呼。左边那位拎了个大相机。右边带MP3的那位自称老爸当年就是参与镇压“6.4”的北京警察,自己也曾在公安系统工作过”。讲话时大概把州立图书馆广场当成了天安门广场,扬言要砸掉正在拍摄他的相机。7月16 日,这两位又不请自来,不过地点改在州立图书馆里面三楼。


这两个特务是学生身份!

7月16日在州立图书馆三楼,举办了西澳洲佩斯的首次九评共产党座谈会。中间休息时,出席研讨会的袁红冰教授示意主办单位要注意这两个学生,袁教授说:“我看他们两个就不对劲!”这两人在一星期后被人看见在佩斯的Curtin Technology University的公交车站等公交车,原来还是学生!


学生特务听袁红冰演讲时的眼神特写

学生特务听袁教授演讲时的凶狠表情

上面是这两个学生特务听袁教授演讲时的脸部特写,左边的是6月4日那个扬言要砸掉正在拍摄他的相机的那个特务,右边那个是6月4日拎个大相机的特务。人们确实发现了一个特点,凡是跟着中共跑的人都是眼露凶光;一接中共的钱,面部肌肉就错位,都没在生下来原有的那个位置上。

中共派人进行偷拍录像


2005年6月12日,西澳洲前州长在集会上演讲

2005年6月12日,佩斯的市政厅。西澳洲前州长Dr. Cowmen Lawrence亲自主持“SAFEGUARD ASTRALIA ,EXPEL CCP SPIES ”,也就是“保卫澳大利亚,驱逐中共间谍”的集会。有多家主流媒体参加和报道了这个集会。中共当然也派出特务监视这个活动。


这个特务躲在柱子后面,从外面朝会场里猛拍后匆忙离开。


处在两台相机的夹击下,这个特务露出尴尬苦笑。

上面这两张图片是一个中共特务站在集会会场的外面,躲藏在柱子后面,拿着摄影机朝会场里猛拍了半天,拍够了以后,就匆匆忙忙想离开,他没有想到他的行为早就被人拍摄下来。当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人发现,处在两台相机的夹击下,无处可逃,只好露出尴尬的苦笑,冒着大雨,匆忙离去,匆忙间连镜头盖都没有关。

黑色幽默


专栏记者Gary Adshead幽默中共

西部澳洲本地主流媒体《The Western Australian》(《西澳大利亚人报》)在6月14日第二页的“InsideCover”栏目里,专栏记者Gary Adshead给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发了一封邮件,专门询问照片上那个人是不是个以Perth为基地的1000个中国间谍中的一个。

Gary Adshead记者在他的专栏中非常幽默地写到:“我们能否得到(大使馆)的回应还是个问题,可是关于周末的“间谍事件”这里也许有另外一种解释:也许那个正在向抗议者们摄像的人是一个中国游客,他也许想把录像带带回中国向人们展示澳洲的人民是多么的自由呀。可是当两个人同时向他拍照时,他吓坏了,因为他认为这两个人是为中国情报机构服务的人员……。”

图片上的特务正被澳洲联邦安全机构调查处理

图片提供者说,有一个消息必须说明,本文图片上出现的这些特务,都已经交给了澳洲联邦安全机构去调查处理。

他们到底在澳洲干了什么,相信不久就会公布。中共这一丑闻又将会轰动全世界。随着英国新的反恐怖法的出台,澳洲也将制定自己的反恐法案。在目前已有350万人退出中共邪党,随着退党人数的增加,中共解体的日子不远。中共作为世界上最后的邪恶大本营,垂死挣扎,威胁不惜以十三亿人民为人质而发动核战。中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流氓的恐怖组织,必将被列入各国的恐怖组织名单而,加以驱逐和清除。希望中共的追随者能赶紧悬崖勒马,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