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黨「說客」的軟刀子正使美國淌血
 
青晴
 
2005-8-11
 
【人民報消息】威脅世界和平的中共邪黨正在用「說客」這種軟刀子使美國淌血。

據英國《金融時報》8月9日報導,中國大陸聘請華盛頓赫赫有名的巴頓.博格斯公司,負責為中共遊說美國國會。據巴頓.博格斯公司表示,該公司從今年7月11日開始,為中國大陸在美國國會展開遊說工作,每月收取傭金。

據《國家時報National Journal》7月23日瓦達(Bara Vaida)的報導,北京現在聘用一些“涉及政治的說客,和公關公司幫助傳遞它的信息。”而最有效的支持來自它的商業夥伴。

8月10日,華盛頓時報發表了華盛頓特區美國工商業委員會(U.S. Businessand Industry Council)國家安全研究的高級研究員威廉.霍金斯(William Hawkins)的評論文章《北京聘“說客”欲影響美政策》。

他在文章指出,美議員強烈譴責美企業受商業利益誘惑,充當北京“說客”,而無視有野心的強權對自己國家所造成的威脅。難道美國政治的基礎僅是金錢原則而不顧其它嗎?

文章透露,弗吉尼亞共和黨議員弗郎克.沃福(Frank Wolf)遞送了一封措辭嚴厲的信給Akin Gump Gump Strauss Hauerand Feld,質問這個公司是否“在中國政府的工資單”上,和代表中國國有的中海油公司在遊說。

科學國家司法商務專項小組委員會(Science-State-Justice-Commerce Appropriations Subcommittee)主席沃福先生,引證了五角大樓的報告,警告美國關注中國對石油、氣體和其它能源的需求,“可能導致這個國家趨向擴張主義的極權。”

文章表示,美國企業在華盛頓代表外國利益,設法影響美國政策,已使公眾大為震驚。

文章還透露,在沃福先生送信的第二天,就出現了一個例子。議院考慮表決由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亨利-海德(Henry Hyde)議員提出的,有關制裁銷售軍火到中國的歐洲公司的議案。

在表決這個議案時,議員們發現,中共邪黨的美國「說客」公司的軟刀子已經使美國淌血!自己在毀掉自己的生存環境,這和連戰宋楚瑜妄圖把民主臺灣推向中共鍘刀的卑劣行為沒有什麼兩樣!

海德主席的這個正義議案贏取了大多數支持,在215張表決票中通過了203票,但是據向中共屈膝的美聯社報導透露,超過330人登記了表決。是否已經有127人經過遊說後傾向中共?這確實是個值得關注的特大問題!

報導說,反對海德議案者是電子工業協會(Electronic Industries Association),它的成員與中國有緊密聯繫,其主管是前民主黨議員David McCurdy。據幾位立法委員透露,在人們得知工商業界反對這議案之後,開始改變投票決定。

中共叫囂要用“核捆綁”讓全世界和它共存亡,所以這個惡黨也在瘋狂的、不惜一切代價的要從美國內部操縱、分離那些議員們,用他們來控制美國,就像妄圖利用國民黨領導人從內部迫害臺灣一樣。

這種把戲在歷史上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文章指出,銀行家和商業利益已成為誘餌,使人們被具有野心姿態的強權所迷惑,而無視對自己國家所造成的威脅。

大衛-堪那頓(David Kynaston)在《倫敦城(Cityof London)》金融歷史的第三卷中,詳細敘述了銀行家和商業新聞界對在兩次大戰中間歐洲崛起的法西斯統治,所持有的樂觀觀點。

堪那頓先生說,當1936年希特勒長驅直入萊茵河流域,《金融時代(Financial Times)》宣稱他的行動“也許最終展現出比過去任何時代都更清楚的導向歐洲和平。”同時盟國沒有採取行動反對墨索裏尼的侵略,並認可和“隨和集體安全的觀念,造成失去了幾乎所有的可信度,在這個城市中很少人哀嘆這個事實”。

但英國二戰時的首相邱吉爾,面對希特勒控制下的德國資本主義中產階級,知道這是錯誤的奢望。他警告德國增長的經濟能力和它的工廠裝備已達到當時最新科技水平。而最新科技水平掌握在惡魔手裏,這對世界來說是最大的威脅和不幸。

類似的,在早期支持中海油投標Unocal的社論當中,《華爾街日報》(WallStreet Journal)居然用中共迷惑人的理論稱,「自由貿易幫助和建立的中國中產階級,最終將要求更多的政治自由」。

其實正相反。歷史證明,越是得到經濟利益,越難為了良知而與得勢的獨裁統治者分道揚鑣,別說中產階級,就是Yahoo, Google 等跨國大公司都在喪失良知,討中共歡心,實行自律,更遑論其它公司。

文章還指出,北京領導關心的是誰擁有權利。當中國總理訪問美國,在到達白宮之前,他去了紐約證券交易所、美國銀行家協會和商會。馬克思主義理論告訴他們何處是美國真正權力的中心!

這個經濟中心看似與民主無關,但卻恰恰可以左右「民主」、毀掉「民主」,牽著「民主」的鼻子轉,讓「民主」變味、變質!

文章最後質問,美國政策的制定是取決於國家利益,還是外國人欣賞的特別利益?難道馬克思主義是正確的,美國政治的基礎是金錢原則而不考慮其它因素嗎?

從某種意義來說,這種從內部分化的結果比原子彈更可怕。美國國會和白宮應該立即制裁那些收中共邪惡軸心血腥鈔票的美國「說客」,決不能讓蛀蟲、敗類損害美國的根本利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