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党「说客」的软刀子正使美国淌血
 
青晴
 
2005-8-11
 
【人民报消息】威胁世界和平的中共邪党正在用「说客」这种软刀子使美国淌血。

据英国《金融时报》8月9日报导,中国大陆聘请华盛顿赫赫有名的巴顿.博格斯公司,负责为中共游说美国国会。据巴顿.博格斯公司表示,该公司从今年7月11日开始,为中国大陆在美国国会展开游说工作,每月收取佣金。

据《国家时报National Journal》7月23日瓦达(Bara Vaida)的报道,北京现在聘用一些“涉及政治的说客,和公关公司帮助传递它的信息。”而最有效的支持来自它的商业伙伴。

8月10日,华盛顿时报发表了华盛顿特区美国工商业委员会(U.S. Businessand Industry Council)国家安全研究的高级研究员威廉.霍金斯(William Hawkins)的评论文章《北京聘“说客”欲影响美政策》。

他在文章指出,美议员强烈谴责美企业受商业利益诱惑,充当北京“说客”,而无视有野心的强权对自己国家所造成的威胁。难道美国政治的基础仅是金钱原则而不顾其它吗?

文章透露,弗吉尼亚共和党议员弗郎克.沃福(Frank Wolf)递送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给Akin Gump Gump Strauss Hauerand Feld,质问这个公司是否“在中国政府的工资单”上,和代表中国国有的中海油公司在游说。

科学国家司法商务专项小组委员会(Science-State-Justice-Commerce Appropriations Subcommittee)主席沃福先生,引证了五角大楼的报告,警告美国关注中国对石油、气体和其它能源的需求,“可能导致这个国家趋向扩张主义的极权。”

文章表示,美国企业在华盛顿代表外国利益,设法影响美国政策,已使公众大为震惊。

文章还透露,在沃福先生送信的第二天,就出现了一个例子。议院考虑表决由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亨利-海德(Henry Hyde)议员提出的,有关制裁销售军火到中国的欧洲公司的议案。

在表决这个议案时,议员们发现,中共邪党的美国「说客」公司的软刀子已经使美国淌血!自己在毁掉自己的生存环境,这和连战宋楚瑜妄图把民主台湾推向中共铡刀的卑劣行为没有什么两样!

海德主席的这个正义议案赢取了大多数支持,在215张表决票中通过了203票,但是据向中共屈膝的美联社报道透露,超过330人登记了表决。是否已经有127人经过游说后倾向中共?这确实是个值得关注的特大问题!

报导说,反对海德议案者是电子工业协会(Electronic Industries Association),它的成员与中国有紧密联系,其主管是前民主党议员David McCurdy。据几位立法委员透露,在人们得知工商业界反对这议案之后,开始改变投票决定。

中共叫嚣要用“核捆绑”让全世界和它共存亡,所以这个恶党也在疯狂的、不惜一切代价的要从美国内部操纵、分离那些议员们,用他们来控制美国,就象妄图利用国民党领导人从内部迫害台湾一样。

这种把戏在历史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文章指出,银行家和商业利益已成为诱饵,使人们被具有野心姿态的强权所迷惑,而无视对自己国家所造成的威胁。

大卫-堪那顿(David Kynaston)在《伦敦城(Cityof London)》金融历史的第三卷中,详细叙述了银行家和商业新闻界对在两次大战中间欧洲崛起的法西斯统治,所持有的乐观观点。

堪那顿先生说,当1936年希特勒长驱直入莱茵河流域,《金融时代(Financial Times)》宣称他的行动“也许最终展现出比过去任何时代都更清楚的导向欧洲和平。”同时盟国没有采取行动反对墨索里尼的侵略,并认可和“随和集体安全的观念,造成失去了几乎所有的可信度,在这个城市中很少人哀叹这个事实”。

但英国二战时的首相邱吉尔,面对希特勒控制下的德国资本主义中产阶级,知道这是错误的奢望。他警告德国增长的经济能力和它的工厂装备已达到当时最新科技水平。而最新科技水平掌握在恶魔手里,这对世界来说是最大的威胁和不幸。

类似的,在早期支持中海油投标Unocal的社论当中,《华尔街日报》(WallStreet Journal)居然用中共迷惑人的理论称,「自由贸易帮助和建立的中国中产阶级,最终将要求更多的政治自由」。

其实正相反。历史证明,越是得到经济利益,越难为了良知而与得势的独裁统治者分道扬镳,别说中产阶级,就是Yahoo, Google 等跨国大公司都在丧失良知,讨中共欢心,实行自律,更遑论其它公司。

文章还指出,北京领导关心的是谁拥有权利。当中国总理访问美国,在到达白宫之前,他去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美国银行家协会和商会。马克思主义理论告诉他们何处是美国真正权力的中心!

这个经济中心看似与民主无关,但却恰恰可以左右「民主」、毁掉「民主」,牵着「民主」的鼻子转,让「民主」变味、变质!

文章最后质问,美国政策的制定是取决于国家利益,还是外国人欣赏的特别利益?难道马克思主义是正确的,美国政治的基础是金钱原则而不考虑其它因素吗?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种从内部分化的结果比原子弹更可怕。美国国会和白宫应该立即制裁那些收中共邪恶轴心血腥钞票的美国「说客」,决不能让蛀虫、败类损害美国的根本利益!

 
分享:
 
文章二维码: